午门训子

时间:2020-11-12 作者:hulupan.com

野史揭秘:明朝午门杖刑施行有哪些潜规则

行刑的监督的都是太监,这群身残志坚的人最为变态,据说看监督的那位太监的脚就可以判断被打的人的生死了!脚尖向内,就是往死里打!脚尖向外,就可以网开一面!另外打板子也是需要练习的!有的是表面看起来没事,但是皮下已经烂了,治不了只有等死,另一种是表面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惨不忍睹,但是实际上一点事没有,抹点药,养几天就没事了!

明代,议事时触怒了皇帝老子的文臣武将,常常被绳缚两腕从“会议室”拖到午门之外,接受“廷杖”。监刑官端坐午门西墀下,左锦衣卫使陪坐,军校百人执棍环立。施刑者每敲一杖即大喝一声,环立军校则应和一声。施刑者体力消耗可能不小,因而每打五棍就易一行刑人。杖而至死者,不乏其人;侥幸活下来的,实际上比死了还难受。

万历五年十月二十二,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翰林院编修吴中行、翰林院检讨沈用贤,各被杖了六十。杖毕,吴中行已经气绝;大胖子沈用贤经得住敲打,一息尚存。二人被拖至天安门前的长安左门外,用门板抬出京城。中书舍人秦柱找来医生,把沈用贤救活。但是,从他腿上取下数十块烂肉。沈用贤的夫人,把从丈夫腿上取下的一块巴掌大的烂肉,风干保存,留作子孙的“家训”。

刑部员外郎艾穆、刑部主事沈思孝,各被杖了八十,又加桎梏,监禁三天,再发配充军。

新科进士、刑部观政邹元标,被杖八十,落下终身残疾,步履维艰。四十多年后,在为熹宗朱由校“进讲”时,摔了一跤。朱由校同情邹元标,未追究他的“君前失仪”,还对他表示慰问。

皇家使用的刑杖,头圆而大,刻着寿字纹;尾端极有韧性。受刑的人,往往肌肉被打烂了,皮肤却无破绽。清代对刑杖加以“改进”,杖中灌铅,用以惩治“犯罪”的太监,十杖之内,少有生还。就这么一件“凶器”,却美其名曰“寿杖”。

施杖刑有很多讲究。监刑官不动声色,名堂全在脚上。监刑官双脚呈“外八字”摆放,暗示“手下留情”,施刑人把“寿杖”举得高高的,狠狠地砸下来,落在受刑人身上却是“轻轻的”,旁观者还啥也看不出来。监刑官双脚呈“内八字”,施刑人就往死里打;双脚“平行”,则示意:千万别打死,怎么着也得给留口气~

午门囧事中的经典台词

第一章

哗,爱吃都可以掀翻朝野,真是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哦,姨娘姨娘,为何你们都喜欢姓赵?

她想起雪芹大叔,心中哀号一句。

“很好,阿达,以后要用猪骨熬汤底。”向来挑剔的她吃的眉开眼笑,“记得再多放点胡椒。”

从此,礼部尚书家每年都吃这奇怪的肉元宵。

厨子阿达,一战成名了。

“……你说的对。”小姐望着她笑,笑容分外奇异,“不穿会着凉。”

然后小姐放开她,亲自查看她被掐红的胳膊。

“对不起,我不应该学景涛大哥。”小姐的声音非常温柔,仿佛一团甜美的泡沫,“以后我坚绝脱离咆哮教,你就放心吧。”

景涛哥?咆哮教?

冬喜听的云里雾里,但那是她第一次觉得,信誓旦旦的小姐是这么的好看。

好看的远远赛过她见到的任何人。

可惜后来小姐又很少正常了,她常常哀叹:“其实我真的不想穿。”

有时甚至还嘟哝,自己应该叫“马屁”。

“这是为何?”老爷听见了很生气。

“因为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呀。”

小姐嫣然一笑,姿容分外美妙。

真脏,冬喜悄悄往远处挪了挪,不动声色。

“段誉?真有个叫这名字的王爷?”小姐呆呆看她,随即又像想起什么似的,仰天长叹,“哎哟我可怜的乔大侠,你说阿朱是……”

“你为什么哭?”

忽然有个声音问她。

“因为红烧肉太好吃了。”

她下意识回答着,同时转过头去。

第二章

于是她第一百零一次摆上官方表情,大眼忽闪做天真无害状:“我叫小肉,已被老爷许给厨子阿达了。”

话一出口有些懊恼,偷偷观察,却发觉帅哥面色如常,只是轻轻“哦”了一声。

心中莫名失落,她只好拿阿达撒气:“奶奶个熊,今天本小姐就让你占个便宜,回头看我不找个全城最大的肉球嫁你!”

正在厨房里爆牛肚的阿达,面对熊熊烈火,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

后半夜月亮终于打败乌云,露出全脸来了。这可真不容易,想那乌云乃天界第一小强,即使被风吹散仍可再次聚拢,号称“打不死的黑凤凰”。洋洋得意间,月亮忽见地面美男,心中立刻摇旗呐喊——喂喂!那个什么王爷,你不是惊才艳绝吗?你不是当朝第一才子吗?快来学学李X杜X们,吟两首诗歌颂一下我呀!

第三章

那满满十张小楷,字字珠玑,真情流露,通篇都表达着对该门婚事的无限忧虑,真乃写实派与探索派完美结合之不可多得佳作也!

如他所愿,美人一脸茫然朝他看来。

“——啊,铁锅王爷!”

三秒钟后,混沌里终于射进第一道光线了。

“……顾小姐。”

段玉恼火于这个别称,却不好发作,只能皮笑肉不笑。

坊间传说,为他俩牵上线的是一碗美味的烧肉,因为顾小姐命人在厨子阿达的房前挂起一块金匾,上书四个大字——“一代肉亨”。

又有人说,顾小姐和段王爷的定情信物是一口熬肉的铁锅,顾小姐还曾亲笔在锅盖上提诗咏志,抒发她对红娘的无限感激。

该诗言简意赅,全文如下:“肉的伟大,肉的光荣。”

一时间,京城肉贵,猪情大涨,猪肉贩翻身为最令人尊敬的行业之一。

第四章

好不容易摸到洞口,她怒了,凌空一脚朝大门踢去:“奶奶个熊,还不出来接你大爷!”

洞中静默片刻,“啪!”

一道碧绿的闪电探出,飞快给了她一个耳刮子。

“呜呜。”她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即刻改口,“大爷饶命。”

第五章

“爱是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她开心,你便开心;她伤心,你便跟着伤心;你的世界有一半都是她的,她的幸福便是你最大的幸福——我这样讲,你听不听的懂?”

段玉却满脸的不以为然:“我的世界向来都由自己掌控,怎会由他人的喜怒哀乐操纵?”

就知道这厮会这样讲,清乔心中暗骂,如此自我主义,迟早会老天遭报应。

“王爷,我恰好知道一个与你名字相似的公子。”烛光下,她脸上笑容恍然如蜜,“他以前也是不知爱为何物的,直到某日遇见一个天仙般的少女,他爱上少女,叫她神仙姐姐,把她捧在手心里,为她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可这美人心中偏偏另有他人,根本不屑多看他一眼。你说如果你是他,后面该怎么办呢?”

“那神仙姐姐叫什么名字?”段玉狐疑看向她,“真能貌比天仙?我怎么没听说过?”

清乔绝倒。

“美人姓王名语嫣,乃小门小户之女,王爷自然没听过。”她咬牙切齿从嘴里哽出一句。

段玉从鼻子里哼一声,淡然道:“既然不能留在身边,那么便让他们统统消失,眼不见了才干净。”

~~~~~~~~~~~~~~~~~~~~~~~~~~~~~~~~~~~~~

“大侠,你叫什么名字?”她迅速冲到黑衣男面前,眼里闪耀着崇拜的星星。

“小的姓乔名风。”黑衣男朝她一拱手,态度恭谨。

“乔峰?”只听一声尖叫,黑衣男的衣衫已被清乔牢牢拽在手里,死也不肯松开,“你真是乔峰?天哪我居然见到乔峰本人!我说这里怎么会有个段誉呢,没想到居然还有个乔峰?!乔大侠,你从丐帮出来了吗?你家二弟虚竹在哪里?对了我十分地想见阿朱,你给我安排个机会——唔”

~~~~~~~~~~~~~~~~~~~~~~~~~~~~~~~~~~

“原来又是一个名字相似的……”她耷拉下脑袋,悻悻然自言自语,“我真蠢,怎么会以为自己穿到武侠世界里去了呢?”

段玉只听得前半句,见她如此失魂落魄,托起她的小脸柔声问:“那个叫乔峰的,是你的什么人?对你很重要么?”

“……很重要。”清乔瞄见角落身形僵直的赤膊男子,微微闭了闭眼睛,“他是烹调界一代传奇名师,尤其擅长做蒜泥白肉,我想吃他煮的菜,已经很久了。”

段玉轻轻“哦”了一声,松开钳住她的手,顺势将她揽往怀里:“原来有这么个精通厨艺的大侠,我都没听说过。不过没关系,我马上派人去寻,你也用不着这么伤心。”

~~~~~~~~~~~~~~~~~

“邢四。”他忽然抬起头,淡然吩咐着身边的黑衣人,“你去发下通缉令,彻查全国所有胸前纹有狼头的青年男子,如果恰好姓乔—— 一律杀无赦。”

邢四领命,即刻退下了。

段玉目送他离去,无意中瞥见窗外明月,随口道:

“今晚的月亮怎么这般丑陋?真该砍了再造一个。”

第六章

“我道顾尚书家的千金如何狐媚,没想到却是这般姿色平庸!”

对面的美人对着她冷冷开口。

“是是是。”她对着杜若云笑,满脸讨好,“清乔确实比不得杜小姐狐媚。”

~~~~~~~~~~~~~~~~~~~~~~~~~~~~~~~~

杜若云像所有小言标准女配一般,摆出了经典的咬牙切齿恶狠狠POSE,“这世上根本无人能配段大哥,我倒要看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世上根本无人能配?和尚都有尼姑配呢,你当段玉是畜生啊?

~~~~~~~~~~~~~~~~~~~~~~~~

你……”杜若云平日里娇生惯养,此时只能气的干跳脚,“段大哥怎么找了你这样一个怪胎?!”

怪胎?清乔转念一想,自己莫明其妙穿过来占了别人的身子,确实是个怪胎。于是非常诚恳地望向杜若云:“杜小姐说的太好,太精辟了!您居然能透过现象认识本质,实在令清乔好生惊讶!我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

天上白云朵朵飘,地上羊儿噌噌跑。

顾清乔僵着一张脸,很想破口大骂。

他奶奶的,谁说飞行是人类毕生追求的终级梦想?有种你让人把你夹在胳肢窝里飞上半小时看看,姑奶奶看你难受不难受!

“怎么,很辛苦?”头顶隐隐有声音穿来,“要不要把你扔下去?”

“不会不会!”清乔即刻变脸,满面陶醉作销魂状,“简直舒服极了——”

第七章

这短短一个“嗯”字,音调千绕百转,宛若珠落玉盘余音绕梁,屋里一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唯有清乔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

——好黑,他的眼睛好黑,像半夜里少了灯又缺了盖的下水道……

——好冷,他的手也好冷,像超市里至少藏了半月的冻猪腿……

呜呜,恐怖。

她一下子将脸埋进段玉怀里,心想眼不见为净,眼不见为净。

~~~~~~~~~~~~~~~~~~~~~

冬喜,你要记得,无论做人做物,都不能被人玩弄于股掌间,即使被捧在手心也是很危险的。”小姐拿起手帕擦手,语气淡漠,“今日虽是怜爱疼惜,也许明天就换成刻骨的恨了。”

“……小姐……你想做什么?”冬喜傻傻问。

“我么?”

小姐对着她,露出一个极诡异的笑——“我自然要做这只手,将命运牢牢捏在掌心里。”

第八章

“劳烦小师傅帮我传句话——”小姐忽的压低声音,“天王盖地虎!”

小和尚嘴巴呈“0”型,眼瞪如铜铃:“宝……宝塔镇河妖?”

“对待和尚要像春天般温暖!”小姐微微一笑,胜券在握。

“……对,对待猪肉要像冬日般残酷无情……”小和尚结结巴巴说完这句话,已是面色大变。

“原来是你!”他一边后退开门,一边喃喃自语,“原来是你……”

“哦,原来小师傅也听说过我?”

小姐来了兴致,笑意深了几分。

小和尚慌忙点头:“听说过……原来你就是师父口中所说那‘百年难的一见的枇杷’!”

说罢立即回头,飞快通报去了。

留下小姐在后头拼命喊:“喂!是‘奇葩’!是‘奇葩’!”

~~~~~~~~~~~~~~~~~~~~~~~~~~~~~~~~~~

夕阳,碧树,晚霞。

一青袍男子伫立于寺庙正殿门口,遥遥凝望北方。

清乔在远处端详片刻,终于按耐不住胸中巨浪翻腾,上前一步,沉痛吐出五个字:

“大师——你、胖、了。”

男子暮然回首,却是一张糯米老头脸,笑颜如山花烂漫。

STOP!请不要问为什么每个穿越女主都会爬屋顶,清乔不会的,她的运动细胞与常人无异(甚至可能还要更加萎靡),而那些满是瓦片的屋顶对她来讲也根本没有吸引力——21世纪36层公寓电梯直达的平坦屋顶她都不愿去,干吗去古代凑热闹?

当初之所以会爬上这个偏殿顶,只因为它旁边正好架了架木梯。

空空大师是个很有才的人,上清寺的建筑全部由他设计。这偏殿造得十分像一座观星台,屋顶还有斜坡一个供人仰躺休息。

~~~~~~~~~~~~~~~~~~~~~~~~~~~~~

“……那个,如果,我是说如果哦——如果我刚刚说段玉比较好看,你会不会很伤心?”

“伤心?那倒不会,我只会划花他的脸,打断他的腿,掐掉他的命根子,然后再将他卖去妓院做伶官……总之要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

“我如何?”

“……没事,你继续笑吧。”

~~~~~~~~~~~~~~~~~~~~~~

郊外绿荫葱葱,碧空如洗,清乔难得情绪高涨,气壮山河忍不住放歌一曲——

“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

花儿~醒来了,鸟儿忙梳妆。

小喜鹊,盖新房,

小蜜蜂,采蜜糖,

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

要靠劳~动~来创造!”

可惜只唱了半首,她就僵住了,一口气提不上来,呆愣在原地。

~~~~~~~~~~~~~~~~~~~~~~

小乔啊,我若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因此才心心念念前来寻你,你高兴么?嗯?”

段玉心满意足搂着美人,贴着她的发鬓无比亲昵。

囧。

清乔两眼一翻,四肢一蹬,立刻被雷的外焦里嫩死去活来不省人事了。

第十章

清乔冷冷抿嘴,寒光中满脸不肖:“不是疾风就是踏雪,不是惊雷就是闪电,反正与自然界脱不了干系。”

“都不是,不过倒也有些沾边……”段玉有些诧异地看她一眼。

哦?根据穿越定律,神驹里叫“风”的似乎多些,于是清乔挑眉做未卜先知状:“暴风?狂风?还是龙卷风?总之我知道它不会叫抽风。”

王爷和神驹不约而同沉默一下。

~~~~~~~~~~~~~~~~~~~~~~~~~~~~~~~

“左青”似乎感受到身上男子的怒气,撒开四个蹄子跑的飞快,马鬃全都竖了起来。

忽然,它听到有个极其古怪的声音在小声吟唱,似乎十分陶醉: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

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

把浩瀚的海洋装进我胸膛,

即使再小的帆也能远航。

哦~~

随风飞翔有梦做翅膀,

敢爱敢做勇敢闯一闯

……

噗~魔音穿脑~

还没等到它吐血,终于有人先一步捂住了那妖婆的嘴。

世界顿时恢复安静。

~~~~~~~~~~~~~~~~~~~

美男子飞身下马,双手负后朝少女命令:“下来!”

面色铁青,语气僵硬。

“好高……我怕……”

少女摇摇头,往后一缩,烟眉轻蹙,樱唇微噘,似乎十分为难。

美男子冷冷一哼,不为所动。

咦,看来不是佳偶,莫不是对外出游玩的兄妹?

钱掌柜瞅着马上正左右为难的可爱女子,心中欣喜异常。

“谁、谁来帮帮我?”少女环顾四方,可怜巴巴,“借我一只手就好……”

钱掌柜赶紧上前几步,按奈住胸中热血澎湃,朝佳人颤巍巍伸出了双手……

“退下!”美男子瞪他一眼厉声喝止,威风凛凛充满王者风范。

钱掌柜只好灰溜溜隐身。

“谁都不许帮!自己想办法,摔死也要给我下来!”

美男子扔下这句话,扬长而去,丝毫不留情面。

这位小哥,你太狠了!人帅也不是这么个拽法,你看马背上那瑟缩的少女是多么惊惶,多么惹人怜爱……哦,可怜的小心肝……叔叔马上来救你……

钱掌柜的眼中满是心形泡泡。

“……王爷……”

少女这下似乎的确慌了,断断续续响起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想不到……王爷今天竟会为了区区一首歌而弃小乔于不顾……呜呜……看来那些穿越书都是骗人的……本以为王爷会喜欢我……”

“唱的歌”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美男就已经光速冲回马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少女稳稳抱下了马背。

“莫哭莫哭,我自然十分喜欢。”

一边说还一边吻那少女的眼睛,满面红光,喜气洋洋。

于是漫天都是粉红色的泡泡,飘呀飘。

第十一章

“……我为你准备了一件小礼物。”段玉着清乔,表情甚为宠溺,“准备好,可莫要太吃惊。”

顾清乔心想我等言情小说泡大的人物什么稀罕物没见过——能招来蝴蝶蜜蜂的百花玉钗,可保尸身千年不腐的寒冰玉佩,让人青春永驻百毒不侵的灵丹妙药,还有虐恋系列必备“量身定做爱的锁铐”……这年头,连玉玺都被YY的有昏君拱手相送以博女猪一笑,你给我看啥我都不吃惊。

于是风轻云淡,泰然一笑。

乌衣卫甲得令,赶紧清了清嗓子,以一种中气十足刻意拉长加工过的变态声调喊道:“来——人——,蒜、泥、白、肉伺候——”

一盘香喷喷的蒜泥白肉,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以七星供月之姿小心翼翼捧到清乔面前。

囧。

~~~~~~~~~~~~~~~~~~~~~~~~~~~~~

于是乌衣卫乙又以同样一种中气十足刻意拉长加工过的变态声调朝外大声喊道:“带——乔——峰——”

悉悉索索一阵忙乱后,一双青色布鞋静静出现在小乔的视线里。

烹调界一代传奇名师,蒜泥白肉派的巅峰代表,乔峰乔大侠,终于驾到。

“西域野厨乔峰见过段王爷,顾小姐。”

~~~~~~~~~~~~~~~~~~~~~~~~~~~~~~~~~~~~

“哪里,哪里,人家只是有点吃惊。”清乔有气无力干巴巴哼唧几下。

“哦?为何事吃惊?”

“人家没想到乔大侠居然如此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嘛……”

画个丁老头~

一个丁老头(鼻子)

给我两泥球(眼睛)

他说三天还(抬头纹)

四天也没还(嘴巴)

买了一抛肉花了三毛三(脸,耳朵)

买了三根韭菜花了八分钱(头发,胳膊)

买了一串糖葫芦花了一毛一(扣子,上衣)

买了一尺步花了六毛六(腿,脚)

买了两个猪爪花了五毛五(手)

十一章

清乔被这信誓旦旦的话语弄的忐忑不安,只好红着脸结巴:“……王、王爷何须如此对我,为、为小乔不值得……”

“……当然不是为你。”段玉却迅速抬起脸,笑嘻嘻露出一口白牙,“我只是吃饱了没事,逗你玩~~”

啊,未来王妃有灵感了,一首即将流传千古的好诗即将诞生了!

——只见顾清乔大笔一甩,在宣纸上挥就下一行大字:

“爱她,就带她去吃蒜泥白肉。”

黑加白,白加黑,现在眼前就这两个颜色。晃过来晃过去的有点单调。

她百无聊赖地想着。

怪不得要叫馒头教,原来教众个个都穿白袍,活像一群刚刚蒸出锅的大白馒头。

可白袍不是很不耐脏吗?整天这么打打杀杀的要换多少套衣服啊!看来他们教主一定是个喜欢附庸风雅不知人间疾苦的BT。

还是段玉精明,你看人家的护卫叫乌衣卫,都穿黑衣服嘛——流血?干了就好;有灰尘?弹了就好;夜晚杀人放火,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既省钱又环保,你说是不是最佳选择?

“对了,他们为什么要打架?”痞子男突然开口又问,兴致勃勃。

“为了我。”清乔脱口而出,随即又懊恼自己的嘴快。

“为你何事?”那人却不依不饶,似乎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这个么……”

叹口气,脑子一转。

“——因为我貌美如花人见人爱车见车载,他们老大对我一见钟情,想将我硬抢过去做妾。”清乔左手指指这群白衣人。

“——无奈小女子已经有婚约在身,未婚夫也是颇有身份之人,于是便派人和他们打了起来。”清乔右手指指那边黑衣人。

一边说一边豪情激荡,很有一种天气预报员在卫星云图前指点江山的气派感。

“哦,原来如此。”痞子脸笑笑,只是面部肌肉稍嫌僵硬。

“敢问小美人芳名?”

“我?区区贱名何须挂齿,小女子名叫丁丁。”

“哎呀太巧了!我叫当当,咱俩岂不是天生一对?”

“……”这位大哥如此无耻的搭讪话语你都能脱口而出,佩服佩服。

“怎么,丁丁妹不喜欢当当哥这个名字?”

“……没有,大哥这名字十分的好,通俗易懂琅琅上口且透露着几分俏皮的小可爱,实乃姓名界为数不多可与小妹名字相匹敌的佳作呀!”

“……丁丁妹你真可爱。”

“哪里哪里,还远远不能和当当哥比。”

~~~~~~~~~~~~~~~~~~~~~~

叮叮当当华丽登场~!!!!!!!!我的最爱啊~

自此这段以后彻底变成了“粉蒸肉”~~~子筝的FANS是也

清乔对上眼前这明媚肆意的笑容,心里颇有几分哀怨。

——什么,才晕一百零一下?那岂不是才一分四十一秒?

真是的,为什么人家一晕就是半天十天的,我顾清乔一晕竟然只晕一分四十一秒?!

当当哥,真不知道该说你下手太轻还是我体质太好,既然你都决心下手,为什么不让我晕的久一点,晕的彻底一点呢?你可知道,穿越大全里的那些女猪两眼一黑后,醒来都有怎样一番惊心动魄的新天地?前天她们晕倒,身边的冰块GG大受刺激认定命中真爱任她泡;后天她们晕倒,不是是被圈圈王子就是被叉叉教主抢跑;虽然偶尔她们也可能会被安放到一个十分陌生的险境里面,但按照惯例,该险境的最高领导人(备注,99.9999%是绝美邪妄酷帅且身怀不凡绝技的)一定会疯狂爱上她! 然后就纠缠——分开——再纠缠——再分开~~总之翻来覆去就像烤红苕。

啊,晕倒,每当需要体现女猪娇美柔弱时就来这招!

啊,晕倒,每当一个邪妄酷帅的反派登场时也要来这招!

啊,晕倒,每当作者们情节开展不下去了需要转换场景时就都要来这招!!

可现在……

总之一句话,铁板定钉钉的穿越规律在她这里全乱套。

“有暗器!”清乔正想展开撕心裂肺的尖叫,只见当当哥袖子一摆,那个物体就被活生生pia飞了。

“扑通!”不明物体重重落在地上,挣扎几下,终于不动了。

地上冒出好多的番茄汁……

定睛一看,原来那暗器是个人,还是个馒头教的人!

“他、他、他不是你们教的?”清乔颤巍巍指向死者,声音发抖。

“是又如何?”当当哥支着下巴,微微昂起首。

“你、你、你不救他?”清乔瞪大眼,嘴巴里面可以塞下足足一个鸵鸟蛋。

“为何要救?反正是要死的人,救他也只是脏了我的手。”当当哥嫣然一笑,妩媚如春花。

多、多经典的台词啊……此台词一出,妖孽必将驾到。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疯狂~

冬喜一边哼着歌,一边守着灶台上的蒸笼,小屋里白雾缭绕。

话说自打小姐从上清寺祈愿回来后,好几天里一直厌恹恹的提不起精神,就连一向喜欢的红烧肉也不碰了。老爷瞧着小姐日渐苍白的小脸实在心疼,一声令下,怒命厨师们务必烹制出能让小姐生龙活虎的佳肴,于是大师傅们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用上了各种名贵材料:虫草,燕窝,鱼翅,熊掌,鹿茸……最后还搬出了壮阳界一代泰斗——十全大补汤。

“什么东西这么稀罕?”冬喜顿时对这连皇帝都拿不出的食材充满好奇。

“……黑黑的,味道很浓很厚,有些苦,又有些甜,入口即化,余味不绝……”小姐的眼睛里渐渐有柔和的光,声音里满是怀念与向往,“那丝滑一般的感受……你们不会懂的。”

于是她得了特赦令,挑了平日里相熟的人去花厅唱大戏。其实这戏是她排给顾尚书的,她打算在自己离开尚书府前,演一出给老爹作纪念。为此她已秘密训练仆人们太久太久,今天算是提前验收成果。

首先登场是尚书府的丫鬟们,只见春香夏艳秋梅大三美女腰系鲜红丝带,脚度方步闪亮登场,边扭边唱满面春光: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顾尚书的恩情说不完哪,

呀呼嗨嗨,一个呀嗨,

呀呼嗨呼嗨,呀呼嗨嗨嗨,

呀呼嗨嗨一个呀嗨!”

莺莺燕燕的那叫一个哈皮。

接着是厨房伙夫代表登场,只见肉亨阿达深深一鼓胸,气运丹田大声喝道:“浪奔——”

立刻有俩小厮自他腋下左右穿出,手持一把大蒲扇边扇边做回声状:“奔奔奔奔奔奔~~~~”

阿达似乎十分陶醉,拔高一个声调继续嚎:“浪流——”

俩小厮头如捣蒜,赶紧把蒲扇摇的飞快:“流流流流流流~~~”

阿达一甩秀发做霞飞状,继续深情吟唱:

“万里涛涛 江水永不休 淘尽了世间事 混作滔滔一片潮流……”(上海滩——叶丽仪)

阿达的粤语自然是不像的,而且唱着唱着全走了调,清乔趴在竹塌上乐的前俯后仰,笑声咯咯如银铃。

“哈哈哈,阿达你好强……”她手指厅中歌者,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姑奶奶总算没白疼你……”

兴许是懒,她没有梳髻,只将一头乌发用丝带松松缳于脑后,身上还披了一件五成新的碎花棉袍,言谈间举止粗鲁笑声放肆,怎么看怎么像村妇,全然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厅中人换了一波,童厮们开始轻轻唱起《夕阳红》:

“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陈年的酒……”

清乔敛了放肆的笑,脸上满是烟云的雾霭温柔。

他似乎是笑着的,可那笑却分明有几分凉,他似乎皱了眉头,但眼中却有掩不去的亮光,他确实是美的,如同天人一般美,仿佛绝望中的希望。

驴就是上了户口的马

敢问小美人芳名?”

“我?区区贱名何须挂齿,小女子名叫丁丁。”

“哎呀太巧了!我叫当当,咱俩岂不是天生一对?”

“……”这位大哥如此无耻的搭讪话语你都能脱口而出,佩服佩服。

“怎么,丁丁妹不喜欢当当哥这个名字?”

“……没有,大哥这名字十分的好,通俗易懂琅琅上口且透露着几分俏皮的小可爱,实乃姓名界为数不多可与小妹名字相匹敌的佳作呀!”

“……丁丁妹你真可爱。”

“哪里哪里,还远远不能和当当哥比。”

跟着你,有肉吃嘛~

爱她,就带她去吃蒜泥白肉。。

然后二人猫着腰从牌坊下穿过。

俊男美女渐行渐远,留下身后羞愤难当的牌坊。

——在它不足一人高几乎风吹就倒的脆弱身躯正中,赫然刻着两个簸箕般大的字:

“巍、峨”。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iang.zhang@163.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作文假期难忘的事200字-500字难忘的事作文200字

难忘的事作文200字 难忘的事作文200字 我三岁的时候,走过一次鬼门关。 一个寒风凛冽的早晨,我和伙伴一起去江边玩“扔石头”。到达目的地后,我们就开始比赛。我决心要争得第一名,便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抛出 …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