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邈传的文言文翻译

时间:2020-8-11 作者:hulupan.com

董昌传文言文翻译

董昌,杭州临安人。最初隶属土团军,因功逐步提升为石镜镇将。中和三年(883),刺史路审中到州里来,董昌率兵挡驾,刺史不得进,董昌就自己管理州事,镇海节度使周宝控制不了他,于是上表请任董昌为刺史。董昌击破了刘汉宏,兵力增强了,晋升为义胜军节度使、检校尚书右仆射。僖宗回到京师,董昌取越名裴氏的藏书入献,补秘书之缺,任董昌兼诸道采访图籍使。

一开始,董昌为政廉正公平,人民安居乐业。当时,天下的贡奉不齐,独董昌赋外常有加倍贡献,他每十天派人征收一次,以五百人为一组,有谁误期即杀。

朝廷依赖他的贡奉,所以对他步步晋升直至检校太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爵陇西郡王。董昌看完诏书,赏使者每字一匹缣,即依制设官。董昌小人得志,逐渐自高自大,假托神灵以欺骗众人。为自己立生祠,用香木雕刻自己的像,内部挖空,用金玉丝绸做内脏,戴着官帽坐着,又做妻妾在旁边侍候,各种优倡在前面鼓吹,又有属兵排列守护在门阶两旁。

其属州做了个土马献到祠里,摆上供品祈福,编出话说什么祭祀后,土马若嘶鸣且流汗,就能得赏赐。董昌则说:“有人来祭供酒菜,我就会感应而醉。”那年蝗虫飞集祠旁,董昌派人捕捉后将它们沉入镜湖,告之说:“不为灾。”有个客人曾说“:我曾到吴隐之的祠堂里去游览过,只有一个木头人。”董昌听说后,生气地说“:我不是吴隐之那样的人。”就将那客人在祠前杀害并分尸。

最初,董昌取消盐的专卖取悦人民,使人民能丰衣足食。后来法规日渐严酷,笞刑往往达到百千下,或是有小过错就杀全家,刑场上血流成河,地都染成了赤色。据他的刑律,有五千多姓的人家要遭灭族,董昌说:“谁能孝顺我,就免谁死。”大家都说愿意效忠。董昌用优厚的待遇养着他们,称之为“感恩都”,在他们手臂上刻上这三字然后宣誓,亲属们都号哭着与他作别。凡有人告状,董昌从不审查案情,而是与他们赌博,输了的就死。他所用的人也都取赌博中的得胜者。

董昌得封爵为郡王,不满而叱:“朝廷有负于我,我奉献的财物数不清,为什么还舍不得把越王给我?你不给,我就自己去取。”属下为满足他的贪欲,劝他称帝,附近几县均喧闹着呼喊要他称帝。

董昌下令说:“时机到了,我一定应天顺人即帝位。”其下属吴繇、秦昌裕、卢勤、朱瓒、董庠、李畅、薛辽与妖人应智、王温、巫韩媪都附和。董昌在州城及四县增兵自防。山阴老人向他献假民谣“:欲知天子名,日从日上生。”董昌很高兴,赐老人缣百段,且免他税赋。又命方士朱思远筑坛祠天。假装天符夜间降落,绿纸红字谁也不认识。董昌说:“谶言说‘兔上金床’,我生于卯年,明年正是卯年,二月朔的第二天也是卯日,我在那时即帝位。”客人倪德儒说“:咸通末年,《越中秘记》上说:‘有罗平鸟,主管越地的祸福。’中和年间,此鸟曾在吴、越出现,四只眼睛三条腿,它的叫声就像‘罗平天册’,百姓们都祭祀以除灾。现在大王署名,文字与鸟很相像。”还拿出图来给董昌看,董昌十分高兴。

乾宁二年(895),董昌称帝,国号“大越罗平”,建年号为“天册”,自称“圣人”,铸银印,四寸见方,印文为“顺天治国之印”。又拿出小民所献铜印铅石印十个及其他鸟兽龟蛇陈于廷前,指称这些东西为“天瑞”。他下发诏书制文,都自己署名。有人对他说帝王不在诏书上签押,董昌说:“不亲自署名,怎么知道天子是我呢?”并指定南门为天册楼。前些时,州里寝居有赤光,长十多丈;又有一尺多长的金蛇出现在思道亭。董昌就将那寝居题为明光殿,思道亭改名为黄龙殿,自称其为神。又依次设授百官,原监军与官属都面朝西北痛哭,然后向董昌称臣。有人请设置近侍。董昌说“:我处于此位,怎能像宫禁一样用阉人?”没有批准。还下书给所属州县“:我已在某日暂即帝位。但董昌蒙受天子恩泽,至死不敢有负国家。”

当初,官属中不遵循董昌旨意的如节度副使黄碣、山阴令张逊,都被杀害。

镇海节度使钱镠写信责备董昌说“:你开府领受节度,终身富贵,却不能守;你闭城自称天子,诛灭亲族,你有何倚仗?希望你赶快醒悟改正。”董昌不听,钱镠率全部兵力三万人来攻他,望城再次劝谕:“大王已位居将相,竟然有失臣礼。如能改过,我即撤军。”董昌害怕了,献钱二百万缗给钱镠犒军,将应智、王温、韩媪、吴繇、秦昌裕捆送给钱镠处置。钱镠撤军,上表朝廷,认为董昌之罪不可赦。乃再度来讨伐,围城筑工事。董昌又绑了朱思远、王守真、卢勤送到钱镠军中请求解围。昭宗派中人李重密犒军,削除董昌官职爵位,升任钱镠为浙东道招讨使。

董昌乃向淮南杨行密求援,杨行密派将领台蒙去围苏州,安仁义、田君页去攻杭州,用以救董昌。钱镠的将领顾全武等人多次打败董昌的队伍,董昌的将领好多都投降,于是钱镠进围越州。

侦察兵如果报告外面的兵强盛,就被斩首示众;若报告钱镠的兵疲惫无士气,就得到赏赐。董昌亲自在五云门阅兵,拿出钱来收买钱镠的人。顾全武等将格外猛勇,董昌的军队大败,于是回来,削除帝号,说:“越人劝我做天子,实在没什么好处,我还是当节度使。”顾全武四面齐攻,不胜。此时苏州方面台蒙胜,钱镠乃召顾全武回来,全武说:“贼人的根本在瓯、越,现在丢失一个州就让贼人喘息,不是办法。”攻城更紧。城中按人头敛钱,即使是发簪、耳环也都送交军用。董昌的侄子董真很得人心,董昌听信谗言杀了他,群众就不肯听命了。董昌又减战士口粮想用来犒劳外军,下属更怨,反戈击董昌,昌退保子城。钱镠将领骆团入城见董昌,骗他说:“我奉皇帝诏来迎您到临安去。”董昌相信了,出来,顾全武将他抓了回来,走到西江,杀了他,投尸于江。传头去京师,将其族人全部夷灭。又斩伪大臣李邈、蒋瑰等一百多人,挖开董昌祖先的坟墓,将尸骸全部烧毁。董昌败后,还有积粮三百万斛,金币大概有五百多帑,而其兵却还不到一万人。钱镠于是任镇海、镇东两军的节度。

王继英传文言文翻译

王继英是开封人,出身贫寒,幼年丧父,寄育在外祖父家。大概是因为家里太穷了,少年时便跟随赵普,做铺纸研墨、收拾书房一类的杂事。这时赵普还没有闻达。赵普升任宰相,因雷德骧、雷友邻父子弹劾而罢相,被宋太祖贬出京城,期间王继英一直追随赵普。此时他已27岁,算是赵普的亲信随从了。

王继英是开封人,出身贫寒,幼年丧父,寄育在外祖父家。大概是因为家里太穷了,少年时便跟随赵普,做铺纸研墨、收拾书房一类的杂事。这时赵普还没有闻达。赵普升任宰相,因雷德骧、雷友邻父子弹劾而罢相,被宋太祖贬出京城,期间王继英一直追随赵普。此时他已27岁,算是赵普的亲信随从了。

王继英是开封人,出身贫寒,幼年丧父,寄育在外祖父家。大概是因为家里太穷了,少年时便跟随赵普,做铺纸研墨、收拾书房一类的杂事。这时赵普还没有闻达。赵普升任宰相,因雷德骧、雷友邻父子弹劾而罢相,被宋太祖贬出京城,期间王继英一直追随赵普。此时他已27岁,算是赵普的亲信随从了。

王继英是开封人,出身贫寒,幼年丧父,寄育在外祖父家。大概是因为家里太穷了,少年时便跟随赵普,做铺纸研墨、收拾书房一类的杂事。这时赵普还没有闻达。赵普升任宰相,因雷德骧、雷友邻父子弹劾而罢相,被宋太祖贬出京城,期间王继英一直追随赵普。此时他已27岁,算是赵普的亲信随从了。

王继英是开封人,出身贫寒,幼年丧父,寄育在外祖父家。大概是因为家里太穷了,少年时便跟随赵普,做铺纸研墨、收拾书房一类的杂事。这时赵普还没有闻达。赵普升任宰相,因雷德骧、雷友邻父子弹劾而罢相,被宋太祖贬出京城,期间王继英一直追随赵普。此时他已27岁,算是赵普的亲信随从了。

文言文《张宗琏传》的原文与翻译

原文:

张宗琏,字重器,吉水人。永乐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刑部主事,录囚广东。仁宗即位,擢左中允。会诏朝臣举所知,礼部郎中况钟以宗琏名上。帝问少傅杨士奇曰:“人皆举外吏,钟举京官,何也?”对曰:“宗琏贤,臣与侍读学士王直将举之,不意为钟所先耳。”帝喜,曰:“钟能知宗琏,亦贤矣。”由是知钟,而擢宗琏南京大理丞。宣德元年,诏遣吏部侍郎黄宗载等十五人出厘各省军籍,宗琏往福建。明年坐奏事忤旨,谪常州同知。朝遣御史李立理江南军籍,檄宗琏自随。立受黠军词,多逮平民实伍,宗琏数争之。立怒,宗琏辄卧地乞杖,曰“请代百姓死”,免株累甚众。初,宗琏使广东,务廉恕。至是见立暴横,心积不平,疽废背卒。常州民白衣送丧者千余人,为建祠君山。宗琏莅郡,不携妻子,病亟召医,室无灯烛。童子从外索取油一盂入,宗琏立却之,其清峻如此。

翻译:

张宗琏,字重器,吉水人。永乐二年进士,初为庶吉士,后授刑部主事,负责审察广东囚犯的罪状。仁宗即位,升左中允。皇帝令朝臣荐举所知贤才以备任用,礼部郎中况钟荐举宗琏。仁宗问少傅杨士奇:“别人都举荐外官,而钟举荐京官,何故?”士奇回答道:“宗琏是个贤才,臣与侍读学士王直正准备荐举,不料况钟先行一步。”帝高兴地说:“钟能知宗琏,也是个贤才。”于是提升宗琏为南京大理丞。

宣德元年,朝廷令吏部侍郎黄宗载等十五人至各省订正军籍,宗琏被派往福建。第二年因奏事有违皇帝旨意,而贬为常州同知。朝廷遣御史李立去整理江南军籍,令宗琏随从。李立听信一些狡猾军人的话,多强制平民充实军队,宗琏多次反对,立怒,宗琏立即匍伏地下请求鞭打,愿代百姓而死,以免株连众人。宗琏原出使广东时,就十分廉洁,对人宽恕,现看到李立横暴,内心不平,激愤攻心,终于病逝。常州百姓千余人穿着白衣送葬,为他建祠于君山。

张宗琏在常州为官,不带妻室儿女,病重请医时,室内连灯也没有。书童从外面要了一盂油来点灯,宗琏令他立即退还,其清贫如此。

张宗琏简介:

张宗琏(1374年-1427年),字重器,江西吉水人。明朝政治人物、进士。永乐二年,其中进士二甲第五十五名,后累任至南京大理寺丞。后贬为常州同知。当时明廷派遣李立治理江南军籍,后擅自逮捕平民,张宗琏与之相争,使大量平民幸免。后因背部生疮而死,葬时有上千名常州百姓衣著白衣送葬。

原文:

张宗琏,字重器,吉水人。永乐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刑部主事,录囚广东。仁宗即位,擢左中允。会诏朝臣举所知,礼部郎中况钟以宗琏名上。帝问少傅杨士奇曰:“人皆举外吏,钟举京官,何也?”对曰:“宗琏贤,臣与侍读学士王直将举之,不意为钟所先耳。”帝喜,曰:“钟能知宗琏,亦贤矣。”由是知钟,而擢宗琏南京大理丞。宣德元年,诏遣吏部侍郎黄宗载等十五人出厘各省军籍,宗琏往福建。明年坐奏事忤旨,谪常州同知。朝遣御史李立理江南军籍,檄宗琏自随。立受黠军词,多逮平民实伍,宗琏数争之。立怒,宗琏辄卧地乞杖,曰“请代百姓死”,免株累甚众。初,宗琏使广东,务廉恕。至是见立暴横,心积不平,疽废背卒。常州民白衣送丧者千余人,为建祠君山。宗琏莅郡,不携妻子,病亟召医,室无灯烛。童子从外索取油一盂入,宗琏立却之,其清峻如此。

翻译:

张宗琏,字重器,吉水人。永乐二年进士,初为庶吉士,后授刑部主事,负责审察广东囚犯的罪状。仁宗即位,升左中允。皇帝令朝臣荐举所知贤才以备任用,礼部郎中况钟荐举宗琏。仁宗问少傅杨士奇:“别人都举荐外官,而钟举荐京官,何故?”士奇回答道:“宗琏是个贤才,臣与侍读学士王直正准备荐举,不料况钟先行一步。”帝高兴地说:“钟能知宗琏,也是个贤才。”于是提升宗琏为南京大理丞。

宣德元年,朝廷令吏部侍郎黄宗载等十五人至各省订正军籍,宗琏被派往福建。第二年因奏事有违皇帝旨意,而贬为常州同知。朝廷遣御史李立去整理江南军籍,令宗琏随从。李立听信一些狡猾军人的话,多强制平民充实军队,宗琏多次反对,立怒,宗琏立即匍伏地下请求鞭打,愿代百姓而死,以免株连众人。宗琏原出使广东时,就十分廉洁,对人宽恕,现看到李立横暴,内心不平,激愤攻心,终于病逝。常州百姓千余人穿着白衣送葬,为他建祠于君山。

张宗琏在常州为官,不带妻室儿女,病重请医时,室内连灯也没有。书童从外面要了一盂油来点灯,宗琏令他立即退还,其清贫如此。

张宗琏简介:张宗琏(1374年-1427年),字重器,江西吉水人。明朝政治人物、进士。永乐二年,其中进士二甲第五十五名,后累任至南京大理寺丞。后贬为常州同知。当时明廷派遣李立治理江南军籍,后擅自逮捕平民,张宗琏与之相争,使大量平民幸免。后因背部生疮而死,葬时有上千名常州百姓衣著白衣送葬。

宋史.忠义传中李邈的翻译

参考译文

李邈,字彦思,临江军清江人,唐宗室,宰相李适之的后代。年轻时就很有才能和谋略,凭父亲的官职任太庙斋郎,提拔任河间府通判。因为触犯蔡京、童贯调任霸州知州,任辽国贺正副使。回到朝廷,童贯将要联合金人夹攻契丹,召李邈到自己的府第,想用语言打动李邈使他依附自己。李邈说契丹人还没有厌弃他们的君主,于是教童贯暗中联合契丹来图谋金人。童贯不能采用他的话,李邈就向 朝廷请求辞官还乡。感叹地说:国家的祸乱从这里开始啦!

金人侵犯京师,皇帝命他急速入见,李邈激昂振奋,再次出仕上路。到达朝廷后,恰逢姚平仲战争失利,京师震惊恐惧。皇上问怎样抵御敌人,李邈说:“胜负是兵家之常事,陛下不用过于担忧,只是自古没有讲和或战争还没有确定的时候就能够成功的人。”于是说:“种师道是名老将,有盛名,金和契丹都畏惧他。朝廷自管主持和谈,而把各道的军队都交给师道,看敌人的情况决定是进攻还是后退。将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接受。使他见可以攻击的机会就进攻,战胜了固然是国家的福分;不胜,也足以使敌人知道我们有以国家为重任的将帅。”皇上认为很好。

镇守真定,士兵不满二千人,铜钱不满二百万,自己估计无法抵御敌人,于是出示告示让百姓拿出钱财,共同死守。不几天,筹得铜钱十三万贯、粟十一万石,招募百姓组成英勇敢死队伍的也有几千人。金人到了,李邈向宣抚副使请求援军,并且抄小路传送密信上报朝廷,都没有得到答复。真定城被围困,边战边收,相持四十天。城池被攻破,李邈进行巷战不能取胜,将要投井而死,身边的人拉住他不能投井。斡离不胁迫李邈下拜,李邈不拜,就用火烧他的胡须和眉毛以及两个大腿,他也不顾惜,于是把他关押在燕山府。

金人问说:“召集民兵攻击我们,说我们是贼人,为什么呢?”李邈说:“你违背盟约,所到之处抢掠我们的金银布帛和人民,为什么还顾忌我们说你们是敌人呢?”金人不能使他屈服。时间长了,想让李邈作沧州知州,李邈笑而不回答,且游说他说:“你不在此时送还我们的两位皇帝和两河地区,每年像契丹一样收取丰厚的财物,来谋求长久之利,难道将来你们的强大还可以依赖嘛?”金人忌讳他的话,命令李邈披散头发衣襟左开,李邈大怒,诋毁金人更加有力。金人大怒,于是遇害。将要死的时候,李邈面色不变,面向南拜了两拜,端坐着接受刑戮。燕人为他流泪。

萧燧传文言文翻译

译文:

萧燧字照邻,临江军人。高祖萧固,皇祐初年为广西转运使,知道侬智高凶恶狡猾,逐条开列约束他的办法给柜密院,没有被采纳,侬智高后来果然叛变。父亲萧增,绍兴初年曾参加过制举考试。

萧燧生来就特别聪明,很小就能做文章。绍兴十八年,以优秀成绩进士及第。授为平江府观察推官。当时秦桧把持朝政,他的亲信秘密告诉萧燧,秋天考试时你必定在漕司当主考官,萧燧询问原因,说:“丞相有个儿子参加考试,想把他托付给您。”萧燧发怒说:“我刚做官就敢昧良心吗!”秦桧怀很他。过后接到文书到秀州,到达那里时名额已经满了,从考官中换一名到漕试考场,秦熺果果然考中了前几名。任官期满,应当做学官,为避开秦桧,调静江府任观察推官然后回来。

萧燧进士没有中榜时,梦见神人给他看文件,记得其中一联说:“好像烈火熊熊,玉石一同焚毁;冬天郁郁葱葱,松柏坚守不动”复来果然符合了前面的事。不久,服父丧。三十二年,授马董州教授。孝室初年,授为诸王宫大小学教授。轮流觐见,议论说“应当按官职选择人才,不应当因人选择官位。皇上高兴,作《用人论》赏赐大臣。淳熙二年,累积升迁为国子司业兼代理起居舍人,进为起居郎。在此之前,察官有了空缺,朝廷言论很多倾向萧燧,因他没做过县官,就任他做了左司谏。

皇上告知执政:“昨天任命的萧燧怎么样?”龚茂良上奏:“萧燧纯朴实在不虚饰,正可以担任言官职责,听说授任的文书发下后,外面的议论都认为合适。”萧燧首先议论要分清邪正然後才可以治理。皇上认为外台官作为耳目很多都不称职,当时宦官甘升的门客胡兴可、都承旨王抃的族叔王秬都在外做地方官,因为有所倚仗,没有好的表现,萧燧都上奏罢免了他们当时又商议进攻,皇上拿这问萧燧,回答说:“现在贤德和不贤混杂,风俗人情凉薄虚浮,兵力不强,资财不多,应当卧薪尝胆来求取国内大治。如果凭藉小康,萌生骄敌之心,不是臣能知道的。”皇上说:“是忠言。”於是劝皇上端整法律制度,接纳正直言论,亲近正人君子,疏远奸邪小人,身边近臣有功劳的可以赏给俸禄,不可以分给权柄。皇上都欣然接受。提升为右谏议大夫,入朝谢恩,皇上说:“你议论鲠直深切,不求名望声誉,纠察举发奸邪,不顾及为仇结怨。”

五年,同知贡举。有圣旨下到江东、江西、湖南、湖北帅府招募军队,萧燧进言:“招募来的多数是城市里的年轻人,贪图犒劳恩赏,往往捉农民来充数,抓小老百选来充军。请求严厉告诫州、郡,希望能得到强壮兵力用来作战。”听从了他。

夔州路帅守李景孠贪婪暴虐,参知政事赵雄庇护他,台臣谢廓然不敢议论,萧燧独自上奏罢免他。赵雄果然营救李景孠,又命令官复原职。

萧燧第二次论奏,连带涉及赵雄。赵雄秘密上奏萧燧是错听了景孠仇人的话,就下令临安府逮捕恭州士人钟京等人关在狱里,判了罪,景孠仍官复旧职。萧燧就弹劾自己,下韶说他是听了传闻而不允许,最终仍极力请求离职。改为刑部侍郎,不去上任,坚决请求外任。出朝为严州知州。吏部尚书郑丙、侍郎李椿上硫挽留他,皇上不久也后悔。

严州地窄财缺,刚到那里,公家的钱不满三千,萧燧节省使之够用。两年内,积蓄到了十五万,用这些富余的钱补上拖欠的,各县都宽裕了。在这以前,宣和庚子年方腊强盗起兵,至今正是六十年甲子一周,人人忧虑恐惧。恰巧遂安县令诚少地方土兵的薪饷,众人吵吵嚷嚷。萧燧急忙改变命令,而且叫来土兵的头领告诫他们,都敬畏服帖。城裹的流氓少年成群滋扰集市,萧燧秘密记下姓名,刺字充军,人民得以安居。皇上正在吝惜职名,没有功劳的不授给,下韶因萧燧治理地方有成绩,授为敷文阁待制,移为婺州知州。父老拦路,几乎无法成行,送出州境的人要按千数计算。

婺州和严州相邻,人民熟知条令教化,不费力而达到治理。年成遇旱灾,浙西常平司请求拨糓米到严州,萧燧说:“东路西路不是一路,不应当给,但怎麽忍心对于以前治理过的地方不管?”为此到朝廷请求,打开太仓的米赈济他们。

八年,召回朝,进言:“江、逝连年水早灾,希望下诏征求意见,再命令各部门通融收取郡县的赋税,不要只是督责逼迫。”授为吏部右选侍郎,不久兼国子祭酒。九年,任枢密都承旨。近来惯例,承旨由知阁门官兼任,有的倚仗宠爱揽权,皇上想重新任用儒臣,所以任命萧燧为龙图阁待制做这个官。萧燧进言:“行贿求官的风气没有消灭,群臣大多迎合献媚,强求声誉,应当细察他们的虚实。”皇上称好。授为代理刑部尚书,充任金朝使臣馆伴。

十年,兼代理吏部尚书。上奏谈论广西各郡百姓身丁钱的弊玻兼侍讲,升侍读。进言:“命令不可以变来变去,宪法章程不可以改来改去。初次任官不允许施恩免考,现在有的就直接命令注册授官了。已经免去了羡余的数目,现在反而把出剩当成名目。各路登记的死刑,负责官吏应当亲自审问,如果死刑囚犯的人数很多,应当按汉代制度开列首要和末尾的报告皇帝知道。”事情很多都施行了。庆典时的施恩,丁钱的减免一半,也是从萧燧发起的。

高宗下葬,充任按行使,授任参知政事,不久充任永思陵礼仪使,代理监修国史日历。十六年,代理知枢密院。用已到退休年龄为自己陈述请求,皇上挽留他,不同意,授为资政殿学士,让他做地方官。又请求退休,提举临安府洞霄宫。绍熙四年去世,享年七十七岁。谧号正肃。

孝宗常称赞他保全好人,诚实不欺瞒,手写了《二十八将传》赐给他。儿子名萧逵,淳熙十四年进士及第,宣唤姓名时排在第四位,孝宗说:“萧逵才气很好,父子都考中前几名,真是令人高兴的事。”萧逵累积做官到太常。(抄自《二十四史》全译文)

萧燧字照邻,临江军人。高祖萧固,皇祐初年为广西转运使,知道侬智高凶恶狡猾,逐条开列约束他的办法给柜密院,没有被采纳,侬智高后来果然叛变。父亲萧增,绍兴初年曾参加过制举考试。

萧燧生来就特别聪明,很小就能做文章。绍兴十八年,以优秀成绩进士及第。授为平江府观察推官。当时秦桧把持朝政,他的亲信秘密告诉萧燧,秋天考试时你必定在漕司当主考官,萧燧询问原因,说:“丞相有个儿子参加考试,想把他托付给您。”萧燧发怒说:“我刚做官就敢昧良心吗!”秦桧怀很他。过后接到文书到秀州,到达那里时名额已经满了,从考官中换一名到漕试考场,秦熺果果然考中了前几名。任官期满,应当做学官,为避开秦桧,调静江府任观察推官然后回来。

萧燧进士没有中榜时,梦见神人给他看文件,记得其中一联说:“好像烈火熊熊,玉石一同焚毁;冬天郁郁葱葱,松柏坚守不动”复来果然符合了前面的事。不久,服父丧。三十二年,授马董州教授。孝室初年,授为诸王宫大小学教授。轮流觐见,议论说“应当按官职选择人才,不应当因人选择官位。皇上高兴,作《用人论》赏赐大臣。淳熙二年,累积升迁为国子司业兼代理起居舍人,进为起居郎。在此之前,察官有了空缺,朝廷言论很多倾向萧燧,因他没做过县官,就任他做了左司谏。

皇上告知执政:“昨天任命的萧燧怎么样?”龚茂良上奏:“萧燧纯朴实在不虚饰,正可以担任言官职责,听说授任的文书发下后,外面的议论都认为合适。”萧燧首先议论要分清邪正然後才可以治理。皇上认为外台官作为耳目很多都不称职,当时宦官甘升的门客胡兴可、都承旨王抃的族叔王秬都在外做地方官,因为有所倚仗,没有好的表现,萧燧都上奏罢免了他们当时又商议进攻,皇上拿这问萧燧,回答说:“现在贤德和不贤混杂,风俗人情凉薄虚浮,兵力不强,资财不多,应当卧薪尝胆来求取国内大治。如果凭藉小康,萌生骄敌之心,不是臣能知道的。”皇上说:“是忠言。”於是劝皇上端整法律制度,接纳正直言论,亲近正人君子,疏远奸邪小人,身边近臣有功劳的可以赏给俸禄,不可以分给权柄。皇上都欣然接受。提升为右谏议大夫,入朝谢恩,皇上说:“你议论鲠直深切,不求名望声誉,纠察举发奸邪,不顾及为仇结怨。”

五年,同知贡举。有圣旨下到江东、江西、湖南、湖北帅府招募军队,萧燧进言:“招募来的多数是城市里的年轻人,贪图犒劳恩赏,往往捉农民来充数,抓小老百选来充军。请求严厉告诫州、郡,希望能得到强壮兵力用来作战。”听从了他。

夔州路帅守李景孠贪婪暴虐,参知政事赵雄庇护他,台臣谢廓然不敢议论,萧燧独自上奏罢免他。赵雄果然营救李景孠,又命令官复原职。

萧燧第二次论奏,连带涉及赵雄。赵雄秘密上奏萧燧是错听了景孠仇人的话,就下令临安府逮捕恭州士人钟京等人关在狱里,判了罪,景孠仍官复旧职。萧燧就弹劾自己,下韶说他是听了传闻而不允许,最终仍极力请求离职。改为刑部侍郎,不去上任,坚决请求外任。出朝为严州知州。吏部尚书郑丙、侍郎李椿上硫挽留他,皇上不久也后悔。

严州地窄财缺,刚到那里,公家的钱不满三千,萧燧节省使之够用。两年内,积蓄到了十五万,用这些富余的钱补上拖欠的,各县都宽裕了。在这以前,宣和庚子年方腊强盗起兵,至今正是六十年甲子一周,人人忧虑恐惧。恰巧遂安县令诚少地方土兵的薪饷,众人吵吵嚷嚷。萧燧急忙改变命令,而且叫来土兵的头领告诫他们,都敬畏服帖。城裹的流氓少年成群滋扰集市,萧燧秘密记下姓名,刺字充军,人民得以安居。皇上正在吝惜职名,没有功劳的不授给,下韶因萧燧治理地方有成绩,授为敷文阁待制,移为婺州知州。父老拦路,几乎无法成行,送出州境的人要按千数计算。

婺州和严州相邻,人民熟知条令教化,不费力而达到治理。年成遇旱灾,浙西常平司请求拨糓米到严州,萧燧说:“东路西路不是一路,不应当给,但怎麽忍心对于以前治理过的地方不管?”为此到朝廷请求,打开太仓的米赈济他们。

八年,召回朝,进言:“江、逝连年水早灾,希望下诏征求意见,再命令各部门通融收取郡县的赋税,不要只是督责逼迫。”授为吏部右选侍郎,不久兼国子祭酒。九年,任枢密都承旨。近来惯例,承旨由知阁门官兼任,有的倚仗宠爱揽权,皇上想重新任用儒臣,所以任命萧燧为龙图阁待制做这个官。萧燧进言:“行贿求官的风气没有消灭,群臣大多迎合献媚,强求声誉,应当细察他们的虚实。”皇上称好。授为代理刑部尚书,充任金朝使臣馆伴。

十年,兼代理吏部尚书。上奏谈论广西各郡百姓身丁钱的弊玻兼侍讲,升侍读。进言:“命令不可以变来变去,宪法章程不可以改来改去。初次任官不允许施恩免考,现在有的就直接命令注册授官了。已经免去了羡余的数目,现在反而把出剩当成名目。各路登记的死刑,负责官吏应当亲自审问,如果死刑囚犯的人数很多,应当按汉代制度开列首要和末尾的报告皇帝知道。”事情很多都施行了。庆典时的施恩,丁钱的减免一半,也是从萧燧发起的。

高宗下葬,充任按行使,授任参知政事,不久充任永思陵礼仪使,代理监修国史日历。十六年,代理知枢密院。用已到退休年龄为自己陈述请求,皇上挽留他,不同意,授为资政殿学士,让他做地方官。又请求退休,提举临安府洞霄宫。绍熙四年去世,享年七十七岁。谧号正肃。

孝宗常称赞他保全好人,诚实不欺瞒,手写了《二十八将传》赐给他。儿子名萧逵,淳熙十四年进士及第,宣唤姓名时排在第四位,孝宗说:“萧逵才气很好,父子都考中前几名,真是令人高兴的事。”萧逵累积做官到太常

萧燧(1117—1193),字照邻,临江军人。高祖固,皇佑初为广西转运使,知侬智高凶狡,条上羁縻之策于枢府,不果用,智高后果叛。父增,绍兴初尝应制举。  燧生而颖异,幼能属文。绍兴十八年,擢进士高第。授平江府观察推官。时秦桧当国,其亲党密告燧,秋试必主文漕台,燧诘其故,曰:“丞相有子就举,欲以属公。”燧怒曰:“初仕敢欺心耶!”桧怀之,既而被檄秀州,至则员溢,就院易一员往漕闱,秦熺果中前列。秩满,当为学官,避桧,调静江府察推而归。  燧未第时,梦神人示以文书,记其一联云:“如火烈烈,玉石俱焚;在冬青青,松柏不改。”已而果符前事。未几,丁忧。三十二年,授靖州教授。孝宗初,除诸王宫大小学教授。轮对,论“官当择人,不当为人择官。”上喜,制《用人论》赐大臣。淳熙二年,累迁至国子司业兼权起居舍人,进起居郎。  先是,察官阙,朝论多属燧,以未历县,遂除左司谏。上谕执政:“昨除萧燧若何?”龚茂良奏:“燧纯实无华,正可任言责,闻除目下,外议甚允。”燧首论辨邪正然后可以治,上以外台耳目多不称职,时宦官甘昪之客胡与可、都承旨王抃之族叔秬皆持节于外,有所依凭,无善状,燧皆奏罢之。  时复议进取,上以问燧,对曰:“今贤否杂揉,风俗浇浮,兵未强,财未裕,宜卧薪尝胆以图内治。若恃小康,萌骄心,非臣所知。”上曰:“忠言也。”因劝上正纪纲;容直言;亲君子,远小人;近习有劳可赏以禄,不可假以权。上皆嘉纳。擢右谏议大夫,入谢,上曰:“卿议论鲠切,不求名誉,纠正奸邪,不恤仇怨。”  五年,同知贡举。有旨下江东西、湖南北帅司招军,燧言:“所募多市井年少,利犒赍,往往捕农民以应数,取细民以充军。乞严戒诸郡,庶得丁壮以为用。”从之。  夔帅李景孠贪虐,参政赵雄庇之,台臣谢廓然不敢论,燧独奏罢之。雄果营救,复命还任。燧再论,并及雄。雄密奏燧误听景孠仇人之言,遂下临安府捕恭州士人钟京等置之狱,坐以罪,景孠复依旧职。燧乃自劾,诏以风闻不许,竟力求去。徙刑部侍郎,不拜,固请补外。出知严州,吏部尚书郑丙、侍郎李椿上疏留之,上亦寻悔。  严地狭财匮,始至,官镪不满三千,燧俭以足用。二年之间,积至十五万,以其羡补积逋,诸邑皆宽。先是,宣和庚子方腊盗起,甲子一周,人人忧惧,会遂安令朘士兵廪给,群言汹汹。燧急易令,且呼卒长告戒,悉畏服。城中恶少群扰市,燧密籍姓名,涅补军额,人以按堵。上方靳职名,非功不予,诏燧治郡有劳,除敷文阁待制,移知婺州。父老遮道,几不得行,送出境者以千数。  婺与严邻,人熟知条教,不劳而治。岁旱,浙西常平司请移粟于严,燧谓:“东西异路,不当与,然安忍于旧治坐视?”为请诸朝,发太仓米振之。  八年,召还,言:“江、浙再岁水旱,愿下诏求言,仍令诸司通融郡县财赋,毋但督迫。”除吏部右选侍郎,旋兼国子祭酒。九年,为枢密都承旨。近例,承旨以知阁门官兼,或怙宠招权,上思复用儒臣,故命燧以龙图阁待制为之。燧言:“债帅之风未殄,群臣多迎合献谀,强辨干誉,宜察其虚实。”上称善。除权刑部尚书,充金使馆伴。  十年,兼权吏部尚书。上言广西诸郡民身丁钱之弊。兼侍讲,升侍读。言:“命令不可数易,宪章不可数改。初官不许恩例免试,今或竟令注授。既却羡余之数,今反以出剩为名。诸路录大辟,长吏当亲诘,若死囚数多,宜如汉制殿最以闻。”事多施行。庆典霈泽,丁钱减半,亦自燧发之。  高宗山陵,充按行使,除参知政事,寻充永思陵礼仪使,权监修国史日历。十六年,权知枢密院。以年及自陈,上留之,不可,除资政殿学士,与郡。复请闲,提举临安府洞霄宫。绍熙四年卒,年七十七。谥正肃。  孝宗每称其全护善类,诚实不欺,手书《二十八将传》以赐。子逵,登淳熙十四年进士第,唱名第四,孝宗曰:“逵才气甚佳,父子高科,殊可喜。”逵累官至太常

文言文翻译第7题 7.①现今人才贤能良秀不齐,社会风气浮华骄奢。军队还没有强大起来,国立还没有富裕起来,此时适宜效仿当年卧薪尝胆 来达到国内安定的目的。 ②萧燧说:“蝥严两州属于不同的行政区域,本来不应当给予粮食的,但是又怎么忍心满足于现状而看着严州受苦呢 第8题 8.悲秋怀远,点明时令、环境,暗示离别,相思之苦,寓情于景,借“红叶”传达情感,运用典故,以“红叶”“黄花”为意象,最后表达作者伤愁念远之情,感情真挚,用语本色。 第9题 9①弹不尽的两行泪,当窗落下,滴进石见台,用他来研磨.无处寄书 更感悲凉而泪落。泪弹不尽。当临窗滴下,又石见承泪。承接关系。 ②情与泪结合,不辨泪与情,故红笔因泪而淡,红笔因情深而无。泪黑红笔融为一体,物情一体。 感情升华到物我两忘的经济 10. (1)非独贤者有是心也 贤者能勿丧耳 (2)巫医乐师百工之人 今其智乃反不能及 (3)望中犹记 佛狸祠下 12 (1)AE (2) 1进取心强努力探索真知 2她心系国家为使我国有限的钢材发挥最大的作用 3勇于付出敢于坚持哪怕付出10倍20倍的努力也要闯难关有创造 4引导年轻人开拓新领域勇于创新 (3) 1密切关注国内外物理学研究的动态努力探索真知 2她带领团队细心在、认真研究不擅长的领域为中国有限的钢材发挥更大的作用 3谢长德是一位日夜为科学操劳的学者 4他修改著作他画了一个简明易懂的示意图 (4) 1心系祖国毅然不听劝阻回国参加建设 2乘校车谛听周围人的反应拒绝公车 3承认自己不擅长烹饪对此实事求是 4工作同时关爱人 16. ①就有雇人采铜制器的传说 ②考古界一直没有发掘到那一时期的铜器。 ③我国在夏代就有已进入铜器时代 六:写作

18.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60分)

船主请一位修船工给自己的小船刷油漆。修船工刷漆的时候,发现船底有个洞,就顺手给补了。

过了些日子,船主来到他家道谢,送上一个大红包。

修船工感到奇怪,说:“您已经给过工钱了。”

船主说:“对,那是刷油漆的钱,这事补洞的报酬。”

修船工说:“哦,那只是顺手做的一件小事... ...”

船主感激地说:当得知孩子们划船去海上之后,我才想起船底有洞这事儿,绝望了,觉得他们肯定回不来了,等到他们平安归来,我才明白是您救了他们。“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作文,不要套作,不得抄袭

(PS:不一定对,我在网上找的)

《宋史忠义传李邈》翻译

《宋史忠义传李邈》翻译

李邈,字彦思,临江军清江人,唐宗室宰相适之之后.少有才略,以父任为太庙斋耶,擢通判河间府.以迕蔡京、童贯,迁知霸州.为辽国贺正副使,还,贯将连金人夹攻契丹,呼邈至私第,以语动之,使附己.邈言契丹人未厌其主,因教贯阴佐契丹以图金人.贯不能用,乃乞致仕.叹曰:“国家祸乱自兹始矣!”

金人犯京师,诏趣入见,邈慨然复起就道.既至,会姚平仲战不利,京师震动.上问御敌奈何,邈言:“胜负兵家之常势,陛下无 过忧,第古未有和战不定而能成功者.”因言:“种师道宿将,有重名,二敌所畏.朝廷自主和议,而尽以诸道兵畀师道,视敌为进退.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受.使见可击而进,胜固社稷之福:不胜,亦足使敌知吾将帅有以国为任者.”上称善.

守真定,兵不满二千,钱不满二百万,自度无以拒敌,乃谕民出财,共为死守.民恃邈为固,不数日,得钱十三万贯、粟十一万石,募民为 勇敢亦数千人.金人至,邈乞师于宣抚副使,且问道走蜡书上闻,皆不报.城被围,且战且守,相持四旬.城破,邈巷战不克,将赴井,左右持之不得入.斡离不①胁邈拜,不拜,以火燎其须眉及两髀,亦不顾,乃拘于燕山府.

金人问曰:“集民兵击我 ,谓我为贼,何也?”邈曰:“汝负盟,所至掠吾金帛子女,何讳吾言敌?”不能屈.久之,欲以邈知沧州,笑而不答,且说之曰:“汝不以此时归二帝及两河地,岁取重币如契丹,以为长利, 强尚可恃乎?”金人讳其言,命邈被发左衽,邈愤,诋毁甚力.金人大怒,遂遇害.将死,颜色不变,南向再拜,端坐就戮.燕人为之流涕.

(选自《宋史•忠义传》,有删节)

李邈,字彦思,临江军清江人,唐宗室,宰相李适之的后代。年轻时就很有才能和谋略,凭父亲的官职任太庙斋郎,提拔任河间府通判。因为触犯蔡京、童贯调任霸州知州,任辽国贺正副使。回到朝廷,童贯将要联合金人夹攻契丹,召李邈到自己的府第,想用语言打动李邈使他依附自己。李邈说契丹人还没有厌弃他们的君主,于是教童贯暗中联合契丹来图谋金人。童贯不能采用他的话,李邈就向 朝廷请求辞官还乡。感叹地说:国家的祸乱从这里开始啦!

金人侵犯京师,皇帝命他急速入见,李邈激昂振奋,再次出仕上路。到达朝廷后,恰逢姚平仲战争失利,京师震惊恐惧。皇上问怎样抵御敌人,李邈说:“胜负是兵家之常事,陛下不用过于担忧,只是自古没有讲和或战争还没有确定的时候就能够成功的人。”于是说:“种师道是名老将,有盛名,金和契丹都畏惧他。朝廷自管主持和谈,而把各道的军队都交给师道,看敌人的情况决定是进攻还是后退。将领在军中,君命有所不接受。使他见可以攻击的机会就进攻,战胜了固然是国家的福分;不胜,也足以使敌人知道我们有以国家为重任的将帅。”皇上认为很好。

镇守真定,士兵不满二千人,铜钱不满二百万,自己估计无法抵御敌人,于是出示告示让百姓拿出钱财,共同死守。不几天,筹得铜钱十三万贯、粟十一万石,招募百姓组成英勇敢死队伍的也有几千人。金人到了,李邈向宣抚副使请求援军,并且抄小路传送密信上报朝廷,都没有得到答复。真定城被围困,边战边收,相持四十天。城池被攻破,李邈进行巷战不能取胜,将要投井而死,身边的人拉住他不能投井。斡离不胁迫李邈下拜,李邈不拜,就用火烧他的胡须和眉毛以及两个大腿,他也不顾惜,于是把他关押在燕山府。

金人问说:“召集民兵攻击我们,说我们是贼人,为什么呢?”李邈说:“你违背盟约,所到之处抢掠我们的金银布帛和人民,为什么还顾忌我们说你们是敌人呢?”金人不能使他屈服。时间长了,想让李邈作沧州知州,李邈笑而不回答,且游说他说:“你不在此时送还我们的两位皇帝和两河地区,每年像契丹一样收取丰厚的财物,来谋求长久之利,难道将来你们的强大还可以依赖嘛?”金人忌讳他的话,命令李邈披散头发衣襟左开,李邈大怒,诋毁金人更加有力。金人大怒,于是遇害。将要死的时候,李邈面色不变,面向南拜了两拜,端坐着接受刑戮。燕人为他流泪。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iang.zhang@163.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揠苗助长文言文中的然解释-《揠苗助长》文言文意思

《揠苗助长》文言文意思 古宋国有个人担忧他的禾苗不长高,就拔高了禾苗,一天下来十分疲劳,回到家对他的家人说:“今天可把我累坏了,我帮助禾苗长高了!”他儿子听说后急忙到地里去看苗,然而苗都枯萎了。 …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