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王庠书文言文翻译

时间:2020-8-11 作者:hulupan.com

孙子荆与王武子文言文翻译

(24)王武子、孙子荆各言其土地、人物之美①。王云:“其地坦而平,其水淡而清,其人廉且贞。”孙云:“其山嶵巍以嵯峨②,其水■渫而扬波③,其人磊砢而英多④。”

【注释】

①王武子:王济,字武子,太原晋阳人,历任中书郎、太仆。孙子荆:孙楚,字子荆,太原中都人,仕至冯诩太守。

②嶵(zuì)巍:山险峻的样子。嵯峨(cuó

é):形容山势高峻。

③■渫:浃渫(jiá

dié):水波连续的样子。

④磊砢(lěi

luǒ):形容人才卓越众多。英多:杰出众多。按:以上几句描写人和物多用两个形容词,而两词意义都是相近的。

【译文】

王武子和孙子荆各自谈论自己家乡的土地、人物的出色之处。王武子说:“我们那里的土地坦而平,那里的水淡而清,那里的人廉洁又公正。”孙子荆说:“我们那里的山险峻巍峨,那里的水浩荡汤波,那里的人才杰出而众多。”

【译文】

王武子和孙子荆各自谈论自己家乡的土地、人物的出色之处。王武子说:“我们那里的土地坦而平,那里的水淡而清,那里的人廉洁又公正。”孙子荆说:“我们那里的山险峻巍峨,那里的水浩荡汤波,那里的人才杰出而众多。”

cha 译文】

王武子和孙子荆各自谈论自己家乡的土地、人物的出色之处。王武子说:“我们那里的土地坦而平,那里的水淡而清,那里的人廉洁又公正。”孙子荆说:“我们那里的山险峻巍峨,那里的水浩荡汤波,那里的人才杰出而众多。”

文言文《张宗琏传》的原文与翻译

原文:

张宗琏,字重器,吉水人。永乐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刑部主事,录囚广东。仁宗即位,擢左中允。会诏朝臣举所知,礼部郎中况钟以宗琏名上。帝问少傅杨士奇曰:“人皆举外吏,钟举京官,何也?”对曰:“宗琏贤,臣与侍读学士王直将举之,不意为钟所先耳。”帝喜,曰:“钟能知宗琏,亦贤矣。”由是知钟,而擢宗琏南京大理丞。宣德元年,诏遣吏部侍郎黄宗载等十五人出厘各省军籍,宗琏往福建。明年坐奏事忤旨,谪常州同知。朝遣御史李立理江南军籍,檄宗琏自随。立受黠军词,多逮平民实伍,宗琏数争之。立怒,宗琏辄卧地乞杖,曰“请代百姓死”,免株累甚众。初,宗琏使广东,务廉恕。至是见立暴横,心积不平,疽废背卒。常州民白衣送丧者千余人,为建祠君山。宗琏莅郡,不携妻子,病亟召医,室无灯烛。童子从外索取油一盂入,宗琏立却之,其清峻如此。

翻译:

张宗琏,字重器,吉水人。永乐二年进士,初为庶吉士,后授刑部主事,负责审察广东囚犯的罪状。仁宗即位,升左中允。皇帝令朝臣荐举所知贤才以备任用,礼部郎中况钟荐举宗琏。仁宗问少傅杨士奇:“别人都举荐外官,而钟举荐京官,何故?”士奇回答道:“宗琏是个贤才,臣与侍读学士王直正准备荐举,不料况钟先行一步。”帝高兴地说:“钟能知宗琏,也是个贤才。”于是提升宗琏为南京大理丞。

宣德元年,朝廷令吏部侍郎黄宗载等十五人至各省订正军籍,宗琏被派往福建。第二年因奏事有违皇帝旨意,而贬为常州同知。朝廷遣御史李立去整理江南军籍,令宗琏随从。李立听信一些狡猾军人的话,多强制平民充实军队,宗琏多次反对,立怒,宗琏立即匍伏地下请求鞭打,愿代百姓而死,以免株连众人。宗琏原出使广东时,就十分廉洁,对人宽恕,现看到李立横暴,内心不平,激愤攻心,终于病逝。常州百姓千余人穿着白衣送葬,为他建祠于君山。

张宗琏在常州为官,不带妻室儿女,病重请医时,室内连灯也没有。书童从外面要了一盂油来点灯,宗琏令他立即退还,其清贫如此。

张宗琏简介:

张宗琏(1374年-1427年),字重器,江西吉水人。明朝政治人物、进士。永乐二年,其中进士二甲第五十五名,后累任至南京大理寺丞。后贬为常州同知。当时明廷派遣李立治理江南军籍,后擅自逮捕平民,张宗琏与之相争,使大量平民幸免。后因背部生疮而死,葬时有上千名常州百姓衣著白衣送葬。

原文:

张宗琏,字重器,吉水人。永乐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刑部主事,录囚广东。仁宗即位,擢左中允。会诏朝臣举所知,礼部郎中况钟以宗琏名上。帝问少傅杨士奇曰:“人皆举外吏,钟举京官,何也?”对曰:“宗琏贤,臣与侍读学士王直将举之,不意为钟所先耳。”帝喜,曰:“钟能知宗琏,亦贤矣。”由是知钟,而擢宗琏南京大理丞。宣德元年,诏遣吏部侍郎黄宗载等十五人出厘各省军籍,宗琏往福建。明年坐奏事忤旨,谪常州同知。朝遣御史李立理江南军籍,檄宗琏自随。立受黠军词,多逮平民实伍,宗琏数争之。立怒,宗琏辄卧地乞杖,曰“请代百姓死”,免株累甚众。初,宗琏使广东,务廉恕。至是见立暴横,心积不平,疽废背卒。常州民白衣送丧者千余人,为建祠君山。宗琏莅郡,不携妻子,病亟召医,室无灯烛。童子从外索取油一盂入,宗琏立却之,其清峻如此。

翻译:

张宗琏,字重器,吉水人。永乐二年进士,初为庶吉士,后授刑部主事,负责审察广东囚犯的罪状。仁宗即位,升左中允。皇帝令朝臣荐举所知贤才以备任用,礼部郎中况钟荐举宗琏。仁宗问少傅杨士奇:“别人都举荐外官,而钟举荐京官,何故?”士奇回答道:“宗琏是个贤才,臣与侍读学士王直正准备荐举,不料况钟先行一步。”帝高兴地说:“钟能知宗琏,也是个贤才。”于是提升宗琏为南京大理丞。

宣德元年,朝廷令吏部侍郎黄宗载等十五人至各省订正军籍,宗琏被派往福建。第二年因奏事有违皇帝旨意,而贬为常州同知。朝廷遣御史李立去整理江南军籍,令宗琏随从。李立听信一些狡猾军人的话,多强制平民充实军队,宗琏多次反对,立怒,宗琏立即匍伏地下请求鞭打,愿代百姓而死,以免株连众人。宗琏原出使广东时,就十分廉洁,对人宽恕,现看到李立横暴,内心不平,激愤攻心,终于病逝。常州百姓千余人穿着白衣送葬,为他建祠于君山。

张宗琏在常州为官,不带妻室儿女,病重请医时,室内连灯也没有。书童从外面要了一盂油来点灯,宗琏令他立即退还,其清贫如此。

张宗琏简介:张宗琏(1374年-1427年),字重器,江西吉水人。明朝政治人物、进士。永乐二年,其中进士二甲第五十五名,后累任至南京大理寺丞。后贬为常州同知。当时明廷派遣李立治理江南军籍,后擅自逮捕平民,张宗琏与之相争,使大量平民幸免。后因背部生疮而死,葬时有上千名常州百姓衣著白衣送葬。

文言文太原王传翻译

《太原王传》节选(原文)解元,字善长,吉安吉水人。竦眉俊目,曙光玉立,神彩铄人,垂手过膝,能百步穿杨叶,号“小由基”。能以索持犀牛却行。尝乘骏马驰突贼阵,往返如飞。  初,起兵保安军德清砦,积功授青涧都虞侯。建炎三年,诏隶韩世忠,擢偏将军。世忠出下邳,闻金人大至,众心摇愕。世忠忧之。元便领二十骑游击,俘其生口,备悉敌情。俄而复出,敌骑数千四面集,元掷身陷阵,左右鹘击,大呼,声振刀甲。一大酋惊,坠马走,众惧辟易遁去。以功授阖门宣赞舍人。译文:

解元(1098--1142), 字善长,吉水县人。浓眉俊目,手臂极长,起于行伍,尤善骑射,可与春秋时期神箭手养由基媲美,因此人送外号“小由基”。力量惊人,能用铁索牵引犀牛倒退而行,能用铁索牵引犀牛倒退而行。曾经乘骏马驰骋突袭敌阵,来往如飞一般。起初,解元从保安军德清砦 起兵,积累功绩任命清涧都虞侯。建炎三年(1129)九月,解元为韩世忠麾下偏将。韩世忠到下邳后,闻金兵大队人马将至,士兵惊恐,军心动摇。解元沉着应战,率领20余骑兵悄悄出发,擒拿金兵数人,详细得知敌动态。不久再次去往,遭遇敌骑兵数千人,解元身陷敌方布阵,跃马横枪,像鹘一样猛击,将敌酋长挑落下马,其余金兵望风而逃。解元以功授门宣赞舍人。

解元,字善长,吉安 吉水 人。竦眉俊目,曙光玉立,神彩铄人, 垂手 过膝,能百步穿杨叶,号“小由基①”。能以索持犀牛却行②。尝乘骏马驰突贼阵,往返 如飞 。 初,起兵 保安 军 德清 砦③,积功授青涧 都虞侯 。建炎三年,诏隶 韩世忠 ,擢⑤ 偏将军 。世忠出下邳, 闻金 人大至,众心摇愕。世忠忧之。元便领二十骑游击,俘其生口,备悉敌情。俄而复出,敌骑数千四面集,元掷身陷阵,左右鹘击⑥,大呼,声振刀甲。一大酋惊,坠马走,众惧辟易遁去。以功授阖门 宣赞舍人 。 注释 【注释】①由基:即 养由基 ,春秋时 楚人 ,善射。②却行:倒退而行。③ 保安军 德清砦:与下文“ 下邳 ”,均为地名。④ 清涧 都虞侯:与下文“ 偏将军 ”“ 閤门宣赞舍人 ”,均为官名。⑤擢:提拔。⑥鹘击:像鹘一样猛击。鹘:鸷鸟。 原文翻译 解元,字善长,吉安吉水人。浓眉俊目,长相英俊,身材颀长,神采灼烁,双手过膝,可在百步之外可以一箭穿过杨叶,号“小养由基”。能用铁索牵引犀牛倒退而行。曾经乘骏马驰骋突袭敌阵,来往 如飞 一般。 起初,解元从 保安军 德清砦[zhài] 起兵,积累功绩任命 清涧 都 虞侯 。建炎三年,诏隶 韩世忠 ,提拔他做偏将军。韩世忠到下邳,听说金兵大队人马将要到达,众人惊恐,军心动摇。 韩世忠 对此感到担忧。解元便带领二十余骑兵,擒拿金兵 俘虏 ,详细知道敌方的情况。不久再次去往,敌方从四面集中数千骑兵,解元身陷敌方布阵,左右像 鹘 一样猛击,大声呼喊,声振刀甲,一位 酋长 惊恐,坠下马,马跑了,众金兵恐慌逃走。解元因为功绩任命 阖 门宣赞舍人。

你好,答案仅供参考!

立卧站

zuò

<动>

(会意。《说文》古文作象形字,象两人坐在土上。本义:人的止息方式之一。古人席地而坐,坐时两膝着地,臀部压在脚跟上)

同本义 [sit]

像二人对坐土形。——林义光《文源》

坐而迁之。——《礼记·曲记》。疏:“坐通名跪,跪名不通坐也。”

退而坐,取屦。——《礼记·玉藻》

受立、授立,不坐。——《礼记·少仪》

武坐致右宪王。——《礼记·乐记》。疏:“坐,跪也。”

坐行而入。——《左传·昭公二十六年》。注:“膝行也。”按,坐者,尻也,处也。古席地而坐,膝着席而下其臀曰坐,耸其体曰跪。跪,亦谓之启。跪可言坐,坐不可言跪也。

侯生坐上坐。——《史记·魏公子列传》

坐以待旦。——《书·太早上》

坐如尸。——《礼记·玉藻》

项王、项伯东向坐,亚夫南向坐。——《史记·项羽本纪》

先生坐!何至于此!寡人喻矣。——《战国策·魏策》

席不正不坐。——《论语·乡党》

坐语未讫。——《汉书·赵尹韩张两王传》

现代在椅、凳出现后,凡将臀部置于椅、凳以支持身体的重量者皆为坐 [sit]

坐看霞色晚,疑是赤城标。——孟浩然《舟中晓望》

又如:坐地(坐下;坐着;坐在地上);坐堂(坐在堂上);坐上客(原指在坐宾客。后称受人礼遇为坐上客);坐啸(闲坐吟啸,无所事事);坐拜(跪拜);坐右(曲右足而坐);坐列(排列而坐。形容无斗志;坐在店铺内);坐思(坐着思念);坐起(安坐或起立;起身而坐);坐静(静坐修持);坐饮(入座宴饮);坐催(坐等催取)

引申为就坐,就任,包含“主持”、“掌管”的意思 [be seated]

二子在幄,坐射犬于外,既食而后食之。——《左传》

就打止灵霄宝殿,教他龙床坐不成。——《西游记》

又如:坐膺(荣膺;受封);坐办(清制,非常设机构中负责日常事务者);坐馆(任塾师或幕客)

定罪,由…而获罪 [be punished]

使与邾大夫坐。——《左传·昭公二十三年》。注:“讼曲直也。”

坐,罪也。——《苍颉篇》

遣郭威招诱白承福入居太原城中,以谋叛坐之,并其部属四百余口尽杀之,不留一个。——《新编五代史平话》

又如:妄坐(受冤枉而误判其罪);坐大辟(判为死刑);坐假(因受诬而获罪);反坐;连坐;坐法(犯法获罪);坐死(坐罪而被处死)

广汉虽坐法诛。——《汉书·赵尹韩张两王传》

广汉竟坐要斩。

禹坐要斩。

因…犯罪,触犯法律 [commit a crime]

又坐贼杀不辜、鞠狱故不以实、擅斥除骑士乏军兴数罪。——《汉书·赵尹韩张两王传》

居留,停留 [stay]

坐,止也。从土,从畱省。会意。土所止也。此与留同意。——《说文》

父子坐旅中,惝恍累日,因留过岁。——清·归庄《黄孝子传》

又如:坐窝子(留在原处)

守,防守 [guard]

楚人坐其北门,而覆诸山下。——《左传·桓公十二年》

省外各府州县,皆有坐省家丁。——徐珂《清稗类钞》

又如:坐索(守候索取;守候催促);坐阵(守卫阵地);坐铺(守卫本铺。谓警戒);坐夜(守夜)

枪炮发射时由力的反作用而使枪炮向后移动 [recoil]。如:步枪的坐劲不小

建筑物由于基础不稳固而下沉 [sink]。如:这房子向下坐了

置放。放在或摆在指定的位置上 [put]。如:坐一壶水;坐垫(安放在椅子、凳子上的垫子);坐钟(放在桌案上的时钟);把壶坐上

乘,搭 [机、船、车等] [travel by]。如:我走旱路坐车,走水路坐船,走泥路坐撬,走远路坐飞机、坐火车;坐马(供骑坐的马)

zuò

<名>

坐儿,坐位。后来写作“座” [seat]

坐中数千人。——《乐府诗集·陌上桑》

请以剑舞,因击沛公于坐,杀之。——《史记·项羽本纪》

置之坐上。

设一虚坐。——宋·王谠《唐语林·雅量》

满坐宾客。——明·高启《书博鸡者事》

满坐寂然。——《虞初新志·秋声诗自序》

又如:满坐儿;这个剧场有五千个坐儿;坐上(座席上);坐上客(座席上的宾客)

一次连续坐着的时间 [sitting]。如:一坐就读了一本书

zuò

<连>

因为;由于 [because]

停车坐爱枫林晚。——杜牧《山行》

但坐观罗敷。——《乐府诗集·陌上桑》

坐谪兴国州判官。——《明史》

又如:坐此解职;坐是(因是之故,因此);坐怀(因念,因而想到)

坐班

zuòbān

[work in one’s office during office time]∶上班时间按规定在单位工作

你怎么也跟那些大研究员一样,不来坐班了?

[be on duty]∶值班

夏小云一面收拾桌子上的地图和情报,一面向凌雪春说:“喝了粥,一定得睡。我坐班”

坐标

zuòbiāo

[coordinate] 用来确定直线上一点、空间一点、给定平面或曲面上一点位置的有次序的一组数

直角坐标

坐标空间

zuòbiāo kōngjiān

[coordinate space] 通常意义下三维几何空间的名称,以区别于各种符号相空间

坐标轴

zuòbiāozhóu

[coordinate axis]∶用来定义一个坐标系的一组直线或一组曲线;位于坐标轴上的点的位置由一个坐标值所唯一确定,而其他的坐标轴上的点的位置由一个坐标值所唯一确定,而其他的坐标在此轴上的值是零

[axis of coordinates]

平面解析几何中用作参考线的两条相交直线

有一公共点的三条直线,为三维解析几何中三个参考坐标平面的交线

坐不垂堂

zuòbùchuítáng

[sit without approaching the stair way] 坐时不要选择堂屋之下,以防瓦坠击头。比喻小心谨慎,不停于危险之处

家累千金,坐不垂堂。——《汉书》

坐禅

zuòchán

[sit in meditation] 僧尼闭目端坐,凝志静修

高台坐禅

坐吃山空

zuòchī-shānkōng

[sit idle and eat, and in time your whole fortune will be used up;use up one’s resources without working;eat one’s head off in idleness] 只消费,不生产,纵然拥有金山银山一样的资财,也会吃空的。亦作“坐吃山崩”

坐吃享福

zuòchī-xiǎngfú

[vegetate] 呆板单调地生活,消极地,被动地,身体上和精神上均缺乏主动地生活,光吃和生长,别的什么也不干

坐次

zuòcì

[the order of seats] 坐位的次序;座次

坐次表

坐大

zuòdà

[develop safely] 因不受干涉,势力安然壮大

地方势力日渐坐大

坐待

zuòdài

[sit back and wait] 坐等

坐等

zuòděng

[sit back and wait] 坐着等待

坐地分赃

zuòdì-fēnzāng

[take a share of the spoils without participating personally in the robbery] 匪首、窝主等不亲自去作案而坐等分取脏物

坐垫

zuòdiàn

[cushion] 典型地用布、室内装饰品或草席做成的口袋或套,内部垫以软的或有弹性的材料,供坐或跪之用

坐定

zuòdìng

[take seat]∶入座;坐下

[be sure] [方]∶肯定

这次你们坐定得冠军

坐而论道

zuò'érlùndào

[have an idle talk] 坐在那里高谈阔论空洞的道理

坐飞机

zuòfēijī

[get confused] 比喻茫然不解,近似“如堕烟海”:“如入五里雾中”

我听这一门课,完全是在坐飞机

[travel by plane] 乘坐飞机旅行

坐功

zuògōng

[sit quietly] 道家指静坐的修行方式

坐骨

zuògǔ

[ischium] 构成半侧骨盆的三块主要骨中背后的一块骨。在人类位于骨盆下部,坐下时支撑身体

坐骨神经

zuògǔ shénjīng

[sciatic nerve] 体内最大的一条神经。它起自骶丛的两侧,经坐骨大孔穿出骨盆,然后沿大腿后面下行到达大腿的下三分之一处分成胫神经和腓神经

坐观成败

zuòguān-chéngbài

[wait to see what will come of another’s venture; look on coldly;be a mere onlooker] 对于他人的成功或失败采取旁观态度

坐馆

zuòguǎn

[serve as tutor of private school;act as assistant to a ranking general or official] 旧时指担任塾师或幕僚

坐果

zuòguǒ

[bear fruit] 长出幼果

创造利于坐果的条件

坐化

zuòhuà

[death (of Buddhist monks);die in a sitting posture] 佛教指和尚盘膝坐着安然死去

禅师听得大惊,走至房中看时,见五戒师兄已自坐化去了。——冯梦龙《古今小说》

坐家女,坐家女儿

zuòjiānǚ,zuòjiānǚr

[maiden;old maiden;spinster] [方]∶处女;一般指老处女

坐监

zuòjiān

[be in jail;be imprisoned] 坐牢。也说“坐监狱”

坐江山

zuòjiāngshān

[rule the country] 管理国家,执掌权力

打江山难,坐江山更难

坐禁闭

zuòjìnbì

[be placed in confinement as a disciplinary measure] 受禁闭的处分

坐井观天

zuòjǐng-guāntiān

[look at the sky from the bottom of a well;view things from one’s limited experience;have a very narrow view] 比喻眼光狭小,看到的东西有限

坐科

zuòkē

[undergo professional training at an old-type opera school] 在科班学戏

坐客

zuòkè

[spectator;audience;viewer] 看客,观众

坐客乃西顾而叹。——清·侯方域《壮悔堂文集》

坐困

zuòkùn

[be confined;be walled in;be shut up] 坐守一处,苦无溪径

坐蜡

zuòlà

[land in a predicament;be cornered;be put in a tight spot] [方]∶遇事束手无策,陷入困境

坐牢

zuòláo

[be in jail;be imprisoned] 关在牢里或监狱中

他因为什么罪坐牢?

坐冷板凳

zuòlěngbǎndèng

[hold a title without any obligations of office;be cold-shouldered]∶比喻担任无关紧要的闲职,或者是受到冷遇

[cool one’s heels]∶久等

坐力

zuòlì

[recoil of a gun] 后坐力

无坐力炮

坐立不安

zuòlì-bù'ān

[on pins and needles]∶坐着或立着都心神不定,总感到自己着急

[fidget]∶见烦躁不安

坐落

zuòluò

[restle] 使安居、隐藏或居住在巢或类似巢的处所内

坐落

zuòluò

[seat drop] 蹦床运动的一种基本技术,表演者双腿前伸坐落蹦床,被弹起来以后又成站立的姿式

坐落

zuòluò

[be located;be situated] 位于;在某处

一个小村庄坐落在山后

坐骑

zuòqí

[horse (or beast) for riding] 供人骑的马,泛指供人骑的兽类

坐蓐

zuòrù

[confinement in childbirch; lying-in] 坐月子,伴随于分娩的或由分娩所引起的状态

坐山观虎斗

zuòshān guān hǔ dòu

[watch in safety while others fight,then reap the spoils when both sides are exhausted] 坐视别人争斗,等待时机从中渔利

坐商

zuòshāng

[tradesman (as opposed to itinerant merchant)]∶有固定营业地点的商人(区别于“行商”)

[shopkeeper]∶店主,零售店的业主

坐失

zuòshī

[let sth.slip by] 不积极采取行动而失去(时机)

坐失良机

坐食

zuòshí

[sit idle and eat] 指不劳而食

坐视

zuòshì

[sit by and watch;sit tight and look on] 不采取人们所期望的或适当的行动:袖手旁观

坐势

zuòshì

[seat] 坐的姿势或(骑马的)坐法

坐收渔利

zuòshōu-yúlì

[reap the spoils of victory without lifting a finger; profit from others’ conflict; reap third party profit] 比喻利用别人之间的矛盾而获得利益

坐守

zuòshǒu

[defend resolutely;defend to the last;stick stubbornly to;obstinately cling to] 固守;死守

坐守阵地

坐守成法

坐台

zuòtái

[sofa] 在一些东地中海地区地板上,比其余部分高出的部分,上面铺着毯子和垫子,供人们就坐

坐探

zuòtàn

[agent provocateur;enemy agent planted within one's own ranks] 与某一集团成员或可疑分子联合从事阴谋活动的人;秘密代理人

坐堂

zuòtáng

[sit in court to hold pleas]∶旧时指官吏在公堂上审理案件

[sit in meditation]∶佛教指在禅堂上坐禅

[sit in shop][方]∶经商、行医者坐守店铺、药房;教师按时到校坐班

坐堂行医

高教一般不坐堂

坐天下

zuòtiānxià

[rule the country] 掌权;管理国家

旧时代谁坐天下都一样黑暗

坐桶

zuòtǒng

[chamber pot] 坐着解手的便桶

坐位,坐位儿

zuòwèi,zuòwèir

[a place to sit;seat]∶供人坐的地方(多用于公共场所)

[a thing to sit on;seat]∶指椅子、凳子等可以坐的东西

给我搬个坐位儿来

坐卧不宁

zuòwò-bùníng

[be unable to sit down or sleep at ease; feel restless; be on tenterhooks] 坐着躺着都不安宁。形容因忧愁恐惧而不安的样子

各事冗杂,亦难尽述,因此忙的凤姐茶饭无心,坐卧不宁。——《红楼梦》

也作“坐卧不安”

一连数日,神思恍惚,坐卧不安。——《古今小说》

坐席

zuòxí

[take one’s seat at a banquet table]∶宴会时就坐入席

[attend a banquet]∶泛指赴宴用餐

坐享其成

zuòxiǎng-qíchéng

[sit idle and enjoy the fruits of other’s work; reap where one has not sown] 自己不劳动,只是坐着受用他人辛劳的收获

坐像

zuòxiàng

[sitting statue] 人物的坐姿雕像

坐言起行

zuòyán-qǐxíng

[what one sits and preaches,one must stand up to practice] 原意是言论必须切实可行,后来引伸为说的和做的相符合

故坐而言之,起而可设,张而可施行。——《荀子·性恶》

坐药

zuòyào

[suppository] 中医指栓剂,以含有药物的可可脂或甘油胶制成的圆锥形、圆柱形或卵圆形的固体药剂,放入管状体腔(如直肠、阴道或尿道)后,在体温下溶化释出所含的药物

坐贻

zuòyí

[cause] 因而造成

坐贻聋瞽。——唐·李朝威《柳毅传》

坐以待毙

zuòyǐdàibì

[sit still waiting for death; await one’s doom; resign oneself to death] 静坐等着送死。比喻遭到危难而不采取积极的措施

坐以待旦

zuòyǐdàidàn

[sit up and wait for daybreak; remain a wake till dawn] 坐等天明

先王味爽,丕显,坐以待旦。——《尚书》

坐浴

zuòyù

[sitz bath] 医疗用浴盆,尤指供手术后的病人用的坐浴盆,病人坐入盆中时其臀部和大腿浸入热水中,从而对会阴和肛门区起热疗作用

坐月子

zuòyuèzi

[confinement in childbirth; lying-in] [口]∶指妇女生孩子和产后一个月里调养身体

坐赃

zuòzāng

[frame sb. fabricate a charge against sb.][方]∶栽赃

[commit corruption offence]∶犯贪污罪

坐镇

zuòzhèn

[(of a commander) personally attend to garrison duty; assume personal command] 驻于一地,亲临督促工作

坐镇边关

坐庄

zuòzhuāng

[be a resident buyer of a business firm]∶做生意的派人久住产地购货或招徕顾客

[be the dealer or banker in a gambling game]∶打牌时做庄家

坐罪

zuòzuì

[punish sb.;offend] 治罪;获罪

zuò

ㄗㄨㄛˋ

古人双膝跪地,把臀部靠在脚后跟上,这是其本义,后泛指以臀部着物而止息:席地而~。~待。~垫。~骨。~化(佛教指和尚盘膝坐着死去)。~禅。~功。~骑。

乘,搭:~车。~船。

坚守,引申为常驻,不动:“楚人~其北门,而覆诸山下”。~庄。

建筑物的位置或背对着某一方向:~落。~北朝南。

把锅、壶等放在火上:~锅。

物体向后施压力:房顶往后~。

介词,因,由于,为着:“停车~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副词(a.空,徒然,如“胡为~自苦,吞悲仍抚膺”;b.无故,自然而然,如“如若此,则盐必~长十倍”;c.遂,即将,如“寒英~销落,何用慰远客”;d.深,如“感此伤妾心,~愁红颜老”;e.正,恰好,如“西村渡口人烟晚,~见渔舟两两归”)。

定罪:连~。反~。~赃(犯贪脏罪)。

瓜果等植物结实:~瓜。~果。

同“座”①。

郑码:ODOB,U:5750,GBK:D7F8

笔画数:7,部首:土,笔顺编号:3434121

与王介甫第一书 文言文翻译 跪求各位大神!!!!!!!!

【译文】:

我说:最近托付彦弼、黄九各自带信给您,应当收到了。我到金陵之后,从宣化(州)渡过长江来到滁州,拜见欧阳先生,住了将近二十天。现从泗水逆流而上,与舟船侍从再向西走。欧公全部看了您的文章,喜爱、感叹、朗读、抄写,他的劳苦说 不完。我又抽空把王回、王向的文章给他看,欧公也写信来,说这两人的文章叫人惊叹,世上没有看到过。

可能古代的学者有这样文章,然而气势和才华不足以感动 人。假使像这样的文章,不在当代让它辉煌一下,我们可要感到羞耻啊!他重视这些文章到这种地步。又曾经编《文林》,全部是现代人的佳作。王回、王向的文章 和您的文章,多半已经编入了。

到滁州与欧公关于人事的议论很多,遗憾没有能跟您一起评论,那遗憾没有办法估量,即使欧公也是这样想。欧公很想见您一面,能 作来一次的打算不能?心中的事很多,不见面不可以说。

我这次的行程,到春天才可能到京城。那时望您来信使我安心,我的病还跟黄九见我 时一样,不知究竟会怎么样。我心中有要跟您讨论的事,想来即使没有相见,您的心藏着的想法,有跟我相同的地方。

欧公更想您把文章稍稍扩展一些,不要用生造 的词语和依样仿效前人的写法,请选择适度,表达思想就行。欧阳公说:孟子、韩愈的文章虽然高妙,但不必像他们那样写,取其自然罢了。余下的事,等到京城后 写信告你。言不尽意,暂时停笔。曾巩两次拜谢。

【原文】:

巩启:

近托彦弼、黄九各奉书,当致矣。巩至金陵后,自宣化渡江来滁上,见欧阳先生,住且二十日。今从泗上出,及舟船侍从以西。欧公悉见足下之文,爱叹诵写,不胜其勤。间以王回文示之亦以书来言此人文字可惊世所无有。盖古之学者有或气力不足动人,使如此文字,不光耀于世,吾徒可耻也。其重之如此。又尝编《文林》者,悉时人之文佳者,此文与足下文多编入矣。至此论人事甚重,恨不与足下共讲评之,其恨无量,虽欧公亦然也。欧公甚欲一见足下,能作一来计否?胸中事万万,非面不可道。

巩此行至春,方应得至京师也。时乞寓书慰区区,疾病尚如黄九见时,未知竟何如也。心中有与足下论者,想虽未相见,足下之心潜有同者矣。欧公更欲足下少开廓其文,勿用造语及摸拟前人,请相度示及。欧云:孟韩文虽高,不必似之也,取其自然耳。余俟到京作书去,不宣。

巩再拜。

【作者】:曾巩(1019年—1083年),字子固,汉族,建昌军南丰(今江西省南丰县)人,后居临川,北宋散文家、史学家、政治家。

【译文】

我说:最近托付彦弼、黄九各自带信给您,应当收到了。我到金陵之后,从宣化(州)

渡过长江来到滁州,拜见欧阳先生,住了将近二十天。现从泗水逆流而上,与舟船侍从再向西走。欧公全部看了您的文章,喜爱、感叹、朗读、抄写,他的劳苦说 不完。我又抽空把王回、王向的文章给他看,欧公也写信来,说这两人的文章叫人惊叹,世上没有看到过。可能古代的学者有这样文章,然而气势和才华不足以感动 人。假使像这样的文章,不在当代让它辉煌一下,我们可要感到羞耻啊!他重视这些文章到这种地步。又曾经编《文林》,全部是现代人的佳作。王回、王向的文章 和您的文章,多半已经编入了。到滁州与欧公关于人事的议论很多,遗憾没有能跟您一起评论,那遗憾没有办法估量,即使欧公也是这样想。欧公很想见您一面,能 作来一次的打算不能?心中的事很多,不见面不可以说。

我这次的行程,到春天才可能到京城。那时望您来信使我安心,我的病还跟黄九见我 时一样,不知究竟会怎么样。我心中有要跟您讨论的事,想来即使没有相见,您的心藏着的想法,有跟我相同的地方。欧公更想您把文章稍稍扩展一些,不要用生造 的词语和依样仿效前人的写法,请选择适度,表达思想就行。欧阳公说:孟子、韩愈的文章虽然高妙,但不必像他们那样写,取其自然罢了。余下的事,等到京城后 写信告你。言不尽意,暂时停笔。曾巩两次拜谢。

我说:最近托付彦弼、黄九各自带信给您,应当收到了。我到金陵之后,从宣化(州)

渡过长江来到滁州,拜见欧阳先生,住了将近二十天。现从泗水逆流而上,与舟船侍从再向西走。欧公全部看了您的文章,喜爱、感叹、朗读、抄写,他的劳苦说 不完。我又抽空把王回、王向的文章给他看,欧公也写信来,说这两人的文章叫人惊叹,世上没有看到过。可能古代的学者有这样文章,然而气势和才华不足以感动 人。假使像这样的文章,不在当代让它辉煌一下,我们可要感到羞耻啊!他重视这些文章到这种地步。又曾经编《文林》,全部是现代人的佳作。王回、王向的文章 和您的文章,多半已经编入了。到滁州与欧公关于人事的议论很多,遗憾没有能跟您一起评论,那遗憾没有办法估量,即使欧公也是这样想。欧公很想见您一面,能 作来一次的打算不能?心中的事很多,不见面不可以说。

我这次的行程,到春天才可能到京城。那时望您来信使我安心,我的病还跟黄九见我 时一样,不知究竟会怎么样。我心中有要跟您讨论的事,想来即使没有相见,您的心藏着的想法,有跟我相同的地方。欧公更想您把文章稍稍扩展一些,不要用生造 的词语和依样仿效前人的写法,请选择适度,表达思想就行。欧阳公说:孟子、韩愈的文章虽然高妙,但不必像他们那样写,取其自然罢了。余下的事,等到京城后 写信告你。言不尽意,暂时停笔。曾巩两次拜谢。

与王纯甫书 文言文翻译

译文

汪景颜最近就要出任大名县知县,走之前向我请教,我告诉他人性分为两个层次,即“气质之性”和“天地之性”。“气质之性”是善恶混杂的低层次状态,“天地之性”是久大永恒的完美状态。要达到理想的人性就应该从“变化气质”出发,不断祛除“气质之性”中的恶,使“天地之性”充分发展。平常看不见,只有受祸害,经历意外,遭受屈辱,平常生气的人此时能不生气,忧愁惶恐不知所措者能不忧愁惶恐,才是有效之处,也是最花费精力的地方。天下事虽然变幻莫测,但我认为无外乎“喜、怒、哀、乐”四点。这也是学习的要点,而做官的道理也在其中。景颜听了之后,心情激动应该有所收获。湛甘泉最近来信,准备定居在萧山的湘湖,离居住的阳明洞就几十里。书屋马上就要盖好,我听了非常高兴。 假如志同道合者能相聚会,一起学习共同进歩,人间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一点点在外面受的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

注册或登录

《 与王纯甫书 7.3 》能帮忙翻译一下吗?

汪景颜近亦出宰大名,临行请益,某告以变化气质。居常无所见xian,惟当利害,经变故,遭屈辱,平时愤怒者到此能不愤怒,忧惶失措者到此能不忧惶失措,始是能有得力处,亦便是用力处。天下事虽万变,吾所以应之不出乎喜怒哀乐四者。此为学之要,而为政亦在其中矣。景颜闻之,跃然如有所得也。甘泉近有书来,已卜居萧山之湘湖,去阳明洞方数十里耳。书屋亦将落成,闻之喜极。诚得良友相聚会,共进此道,人间更复有何乐!区区在外之荣辱得丧,又足挂之齿牙间哉?

查看问题描述

1 个回答

阮思远

教师

汪景颜最近就要出任大名县知县,走之前向我请教,我告诉他人性分为两个层次,即“气质之性”和“天地之性”。“气质之性”是善恶混杂的低层次状态,“天地之性”是久大永恒的完美状态。要达到理想的人性就应该从“变化气质”出发,不断祛除“气质之性”中的恶,使“天地之性”充分发展。平常看不见,只有受祸害,经历意外,遭受屈辱,平常生气的人此时能不生气,忧愁惶恐不知所措者能不忧愁惶恐,才是有效之处,也是最花费精力的地方。天下事虽然变幻莫测,但我认为无外乎“喜、怒、哀、乐”四点。这也是学习的要点,而做官的道理也在其中。景颜听了之后,心情激动应该有所收获。湛甘泉最近来信,准备定居在萧山的湘湖,离居住的阳明洞就几十里。书屋马上就要盖好,我听了非常高兴。 假如志同道合者能相聚会,一起学习共同进歩,人间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一点点在外面受的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

译文

汪景颜最近就要出任大名县知县,走之前向我请教,我告诉他人性分为两个层次,即“气质之性”和“天地之性”。“气质之性”是善恶混杂的低层次状态,“天地之性”是久大永恒的完美状态。要达到理想的人性就应该从“变化气质”出发,不断祛除“气质之性”中的恶,使“天地之性”充分发展。平常看不见,只有受祸害,经历意外,遭受屈辱,平常生气的人此时能不生气,忧愁惶恐不知所措者能不忧愁惶恐,才是有效之处,也是最花费精力的地方。天下事虽然变幻莫测,但我认为无外乎“喜、怒、哀、乐”四点。这也是学习的要点,而做官的道理也在其中。景颜听了之后,心情激动应该有所收获。湛甘泉最近来信,准备定居在萧山的湘湖,离居住的阳明洞就几十里。书屋马上就要盖好,我听了非常高兴。 假如志同道合者能相聚会,一起学习共同进歩,人间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一点点在外面受的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

与王纯甫书

汪景颜最近就要出任大名县知县,走之前向我请教,我告诉他人性分为两个层次,即“气质之性”和“天地之性”。“气质之性”是善恶混杂的低层次状态,“天地之性”是久大永恒的完美状态。要达到理想的人性就应该从“变化气质”出发,不断祛除“气质之性”中的恶,使“天地之性”充分发展。平常看不见,只有受祸害,经历意外,遭受屈辱,平常生气的人此时能不生气,忧愁惶恐不知所措者能不忧愁惶恐,才是有效之处,也是最花费精力的地方。天下事虽然变幻莫测,但我认为无外乎“喜、怒、哀、乐”四点。这也是学习的要点,而做官的道理也在其中。景颜听了之后,心情激动应该有所收获。湛甘泉最近来信,准备定居在萧山的湘湖,离居住的阳明洞就几十里。书屋马上就要盖好,我听了非常高兴。 假如志同道合者能相聚会,一起学习共同进歩,人间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一点点在外面受的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

《与王纯甫书》文言文翻译:

汪景颜最近就要出任大名县知县,走之前向我请教,我告诉他人性分为两个层次,即“气质之性”和“天地之性”。“气质之性”是善恶混杂的低层次状态,“天地之性”是久大永恒的完美状态。要达到理想的人性就应该从“变化气质”出发,不断祛除“气质之性”中的恶,使“天地之性”充分发展。平常看不见,只有受祸害,经历意外,遭受屈辱,平常生气的人此时能不生气,忧愁惶恐不知所措者能不忧愁惶恐,才是有效之处,也是最花费精力的地方。天下事虽然变幻莫测,但我认为无外乎“喜、怒、哀、乐”四点。这也是学习的要点,而做官的道理也在其中。景颜听了之后,心情激动应该有所收获。湛甘泉最近来信,准备定居在萧山的湘湖,离居住的阳明洞就几十里。书屋马上就要盖好,我听了非常高兴。 假如志同道合者能相聚会,一起学习共同进歩,人间没有比这更快乐的事!一点点在外面受的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

《与王介甫第一书》的文言文怎样翻译成现代文?

【译文】:

我说:最近托付彦弼、黄九各自带信给您,应当收到了。我到金陵之后,从宣化(州)渡过长江来到滁州,拜见欧阳先生,住了将近二十天。现从泗水逆流而上,与舟船侍从再向西走。欧公全部看了您的文章,喜爱、感叹、朗读、抄写,他的劳苦说 不完。我又抽空把王回、王向的文章给他看,欧公也写信来,说这两人的文章叫人惊叹,世上没有看到过。

可能古代的学者有这样文章,然而气势和才华不足以感动 人。假使像这样的文章,不在当代让它辉煌一下,我们可要感到羞耻啊!他重视这些文章到这种地步。又曾经编《文林》,全部是现代人的佳作。王回、王向的文章 和您的文章,多半已经编入了。

到滁州与欧公关于人事的议论很多,遗憾没有能跟您一起评论,那遗憾没有办法估量,即使欧公也是这样想。欧公很想见您一面,能 作来一次的打算不能?心中的事很多,不见面不可以说。

我这次的行程,到春天才可能到京城。那时望您来信使我安心,我的病还跟黄九见我 时一样,不知究竟会怎么样。我心中有要跟您讨论的事,想来即使没有相见,您的心藏着的想法,有跟我相同的地方。

欧公更想您把文章稍稍扩展一些,不要用生造 的词语和依样仿效前人的写法,请选择适度,表达思想就行。欧阳公说:孟子、韩愈的文章虽然高妙,但不必像他们那样写,取其自然罢了。余下的事,等到京城后 写信告你。言不尽意,暂时停笔。曾巩两次拜谢。

【原文】:

巩启:

近托彦弼、黄九各奉书,当致矣。巩至金陵后,自宣化渡江来滁上,见欧阳先生,住且二十日。今从泗上出,及舟船侍从以西。欧公悉见足下之文,爱叹诵写,不胜其勤。间以王回文示之亦以书来言此人文字可惊世所无有。盖古之学者有或气力不足动人,使如此文字,不光耀于世,吾徒可耻也。其重之如此。又尝编《文林》者,悉时人之文佳者,此文与足下文多编入矣。至此论人事甚重,恨不与足下共讲评之,其恨无量,虽欧公亦然也。欧公甚欲一见足下,能作一来计否?胸中事万万,非面不可道。

巩此行至春,方应得至京师也。时乞寓书慰区区,疾病尚如黄九见时,未知竟何如也。心中有与足下论者,想虽未相见,足下之心潜有同者矣。欧公更欲足下少开廓其文,勿用造语及摸拟前人,请相度示及。欧云:孟韩文虽高,不必似之也,取其自然耳。余俟到京作书去,不宣。

巩再拜。

【作者】:曾巩(1019年—1083年),字子固,汉族,建昌军南丰(今江西省南丰县)人,后居临川,北宋散文家、史学家、政治家。

翻译成现代文:

曾巩说:最近托付彦弼、黄九各自带信给您,应当收到了.我到金陵之后,从宣化(州)渡过长江来到滁州,拜见欧阳先生,住了将近二十天.现从泗水逆流而上,与舟船侍从再向西走.欧公全部看了您的文章,喜爱、感叹、朗读、抄写,他的劳苦说不完.我又抽空把王回、王向的文章给他看,欧公也写信来,说这两人的文章叫人惊叹,世上没有看到过.可能古代的学者有这样文章,然而气势和才华不足以感动人.假使像这样的文章,不在当代让它辉煌一下,我们可要感到羞耻啊!他重视这些文章到这种地步.又曾经编《文林》,全部是现代人的佳作.王回、王向的文章和您的文章,多半已经编入了.到滁州与欧公关于人事的议论很多,遗憾没有能跟您一起评论,那遗憾没有办法估量,即使欧公也是这样想.欧公很想见您一面,能作来一次的打算不能? 心中的事很多,不见面不可以说.

我这次的行程,到春天才可能到京城.那时望您来信使我安心,我的病还跟黄九见我时一样,不知究竟会怎么样.我心中有要跟您讨论的事,想来即使没有相见,您的心藏着的想法,有跟我相同的地方.欧公更想您把文章稍稍扩展一些,不要用生造的词语和依样仿效前人的写法,请选择适度,表达思想就行.欧阳公说:孟子、韩愈的文章虽然高妙,但不必像他们那样写,取其自然罢了.余下的事,等到京城后写信告你.言不尽意,暂时停笔.曾巩两次拜谢.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iang.zhang@163.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把蜘蛛谕写成文章-把这篇文章翻译成日文

把这篇文章翻译成日文 一般国の札には、すべてが印刷されている开国の父や歴史の名君をたたえた。 しかし日本では変、具体的には新版円の说明を闻いている。 一万円——福沢谕吉。福沢谕吉は日本の歴史で有名 …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