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翻译烟火声

时间:2020-8-11 作者:hulupan.com

文言文翻译

“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唯郅支单于叛逆,未伏其辜,大夏之西,以为强汉不能臣也。 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大恶逼于天。 臣延寿、臣汤将义兵,行天诛,赖陛下神灵,阴阳并应,陷阵克敌,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悬头槁于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

翻译:

臣听说天下的大义,应该是混天地为一的大一统。昔日有唐虞帝尧的治世时期,当今有我强汉。匈奴的呼韩邪单于已称臣,作为汉朝北部屏籓,唯有郅支单于还在从事叛逆活动,还没有伏罪。所以希腊化城邦大夏国以西的部族,强汉不能够臣服它们。郅支单于对民众残忍地使用惨毒手段,连上天都知道其大恶。臣甘延寿、臣陈汤,率领着正义之师,行天道来诛灭罪恶;仰仗着陛下的神灵,应照着阴阳,乘着上天正气的精明,冲锋陷阵,攻克了敌人,斩杀了郅支单于首级及有名头的王侯以下多人。应该把其头悬在长安的槁街那种蛮夷聚居的地方,以警示万里:”明目张胆冒犯强汉的人,即使离得再远,也必遭诛灭!”

背景解读:

当时西域的情况较为复杂。宣帝时期匈奴内乱,五个单于争夺王位,其中郅支单于以武力兼并呼偈、坚昆、丁令三国,日益强盛,先囚禁汉朝的使者江乃始,后又杀死使者谷吉。郅支单于自知有负于汉朝,害怕汉朝 出兵报复,就向西跑到康居(今新疆北境至俄领中亚)。康居王尊敬郅支,将女儿给他做妻子。郅支便借兵多次袭击邻国乌孙,深入到赤谷城(乌孙国都,在今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东南))杀掠人口,抢夺牲畜财物。乌孙不敢还击,而是远远地逃避,于是郅支拥有千里之远的势力范围,自以为大国之主,很不尊重康居王,竟至一怒之下杀死了康居王的女儿、贵人等数百人,还把一些尸体支解后扔进都赖水中。同时他又派出使者到阖苏、大宛等国,胁迫他们年年给他进贡。那些小国不敢不给。汉朝也曾三次派出使者到康居,索要使者谷吉等人的尸体,郅支非但不给,而且侮辱汉使,以嘲讽的口吻说:“居困厄,愿归计强汉,遣子入侍。”(《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汉使听出他的言外之意,还有取代皇帝的野心,真是狂妄至极。

陈汤与甘延寿了解了郅支单于的这些情况后,于建昭三年(前36年)出兵西域。 陈汤为人“沉勇有大虑,多策谋,喜奇功。”(《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每当路过城镇或高山大川时,他都登高远望,认真观察、记忆。这次出使西域,只带着一支护卫军队,而不是征讨大军。当他们走出国境时,陈汤便对甘延寿说:“郅支单于剽悍残暴,称雄于西域,如果他再发展下去,必定是西域的祸患。现在他居地遥远,没有可以固守的城池,也没有善于使用强弩的将士,如果我们召集起屯田戍边的兵卒,再调用乌孙等国的兵员,直接去攻击郅支,他守是守不住的,逃跑也没有可藏之处,这正是我们建功立业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啊!”甘延寿认为他的分析很有道理,便说要奏请朝廷同意后行动。陈汤说:“这是一项大胆的计划,那些朝廷公卿都是些凡庸之辈,一经他们讨论,必然认为不可行。”甘延寿考虑还是应该履行奏请的手续,这时他得病了。陈汤等了一天又一天,焦急之中便果断地采取了假传圣旨的措施,调集汉朝屯田之兵及车师国的兵员。甘延寿在病榻上听到这一消息时大吃一惊,想立即制止陈汤这种犯法的举动,陈汤愤怒地手握剑柄,以威胁的口气呵叱延寿:“大军已经汇集而来,你小子还想阻挡大军吗?不抓住战机出击,还算什么将领?”甘延寿只好依从他,带领起各路、各族军兵四万多人,规定了统一的号令,编组了分支队伍序列,大张旗鼓向北进发。

甘延寿与陈汤将大军分为六校,三校走南道,过葱岭(喀喇昆仑山脉西部)经大宛;另三校走北道,入赤谷,过乌孙与康居境,陈汤沿路捕获康居副王的亲属及一些贵族,经过解释,他们愿做向导,并将郅支的情况作了详细介绍。而后大军便直抵郅支城都赖水边,在距城三里远的地方安营布阵。只见城头上彩旗飘展,数百名披甲兵士登高守备,有的向汉军招手挑逗,甘延寿与陈汤观察之后便令军士四面包围其城,以箭杀伤守城兵士,于是展开了一场对射。郅支单于得到汉军进攻的消息时,先打算逃跑,因为他怀疑康居人对他怀恨在心,有做汉军内应的人。可是又听说乌孙等国也发兵参战,他便有走投无路之感。带了一些人走出去又返回来,说:“不如坚守。汉兵远来,不能久攻。”(《汉书----傅常郑甘陈段传》) 当汉兵猛烈攻城时,郅支单于身穿甲衣带领他的妻妾数十人一齐登上城楼,他的妻妾也都拉弓射箭。攻城的飞箭射死他几个妻妾,又射中了他的鼻子。郅支便发怒了,下楼骑马跑回了他的宫室。第二天,陈汤命令将士四面齐用火攻,又击鼓助威,汉军冒着烟火突破外围的木栅,并且趁机冲进土城。郅支单于身边只有男女数百人及一些吏士,毫无抵御能力。汉兵勇猛击杀,将郅支刺死。军候杜勋割下郅支单于的首级,又从狱中解救出两名汉朝的使者,从宫中搜出已故使者谷吉所带的文书信件。入城将士搜捕敌军,诛杀了郅支单于的妻妾、太子以及得封的王公等共一千五百一十八人,生擒官吏一百四十五人。另外俘虏敌兵一千余人,都交给了参与打击郅支的小国军队。

郅支单于对民众残忍地使用惨毒手段,连上天都知道其大恶。臣甘延寿、臣陈汤,率领着正义之师,行天道来诛灭罪恶;仰仗着陛下的神灵,应照着阴阳,乘着上天正气的精明,冲锋陷阵,攻克了敌人,斩杀了郅支单于首级及有名头的王侯以下多人。应该把其头悬在长安的槁街那种蛮夷聚居的地方,以警示万里:”明目张胆冒犯强汉的人,即使离得再远,也必遭诛灭!”

跪求大神翻译成文言文啊,速度速度

好长啊...............

世有多美物,但我无心求,其细微,其眇眇,譬如一粒尘埃,令汝永远看不见之有,而其终隐于我之周,不争,不饥,静者成己之宿命。其小,使人易其之所在,然此犹生出最美之华,总有一处,用之有,使其有光。岂非乎?每一事物,皆有其存之也,虽皆无德,一生庸庸,总有一处,当令其发耀。一切更美者,终当有薄凉之日,惟生出真身,无何眇身,美终不散,流年终不老去。我以为我能忘旧,不念过的旧人,不伤昨日之记,但我自高估矣,朕无则淡,无则洒然。我只是一个平平凡凡之男,有喜怒哀,欢声笑语。有不乐事,吾将哭,觅一处静之隅,呼出心之不快,吾不藏涕,使其哀怨,当大之啼,以吾知,哭已即霁。或时,吾于汝之心为一强,乐观之男,或带着一股小伤。无论你心中有几个我,而在我的眼中,吾惟最真者自,平平淡淡,简简单单,会哭,会笑者笑,会闹之男。我笔下之文,多是其亲,爱情,友情,我若生中绝“情”,则又何义??若篇远矣“情”,则此文无空,惟华丽之词藻饰,而无杂无情,又美之文,读之令人虚无缥缈,恍如阁,读,而行不入。我以所伤,为何所愁,为何所笑?岂非一个“情”字??为情所伤,为情所笑,此皆吾不可逃之,世间惟有“情”,乃心存美,去享受繁华流年;世间惟有“情”,然后有愿,取落花香;世间惟有“情”,乃有喜怒,烟火之味。友亦佳,甘心于,必相容,相体谅,其后世之下。或其甚不通,有人君谓之更好,其以此履底,任意践踏;有人君谓之更好,其为当然,转身遂忘。岂谓之情与友乎?则此之情,予不屑有,我不求所报,但须朝夕,而非阴者。即我之非,吾当谨之以视其,安得不愈,吾将勉之以正己。当敬事其,今日有缘,必遇知己,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朝夕,细水长流。而念一段旧物,不为挽回,只因曾经有过。一人也,捧一杯香茗,倚窗而坐,以一念本所读之书,所观之电影自副,所好者一人……吾念,只因其使我念之过,然则深,然则浅,欲忘,而不能忘。我认了,我是一个好思旧之男,使其增一抹伤,思诚令人感伤,令人心痛,而自无可奈何。皆曰好文者,皆喜以旧,每洗空之言,日志,皆见文友者文字里皆夹藏淡思旧情,古人多以旧,何况是我。旧物,多为人弃,为人忘兮,忘之,又当念起其尝也,此岂非今之我乎?世之一切终必老去,惟心之善,手里的温暖不凉。颜色更美,终老,惟留心之美,乃倾城复倾。吾欲为汝心者温之,无倾城之色,无意之才,惟以一善心温卿,与君最美之日。顾吾何眇,余皆有存者直,总有一处,令我炫耀,使我发耀。我足眇眇,而令人好,我文字浅,而令人识。吾心向阳,必有清风来,此区区所发之火。渺渺不可,畏者,君无一暖也,则汝之小数令汝下入尘。

求采纳......

短篇文言文注释及翻译(短篇!)新的!!!

精短文言文汇编

目录:

1、治驼;2、张佐治遇蛙;3、义士赵良;4、砚眼;5、孝丐;6、县令挽纤;7、唐临为官;

8、孙泰;9、神童庄有恭;10、蛇衔草;11、少年治县;12、桑中生李;13、若石之死;

14、秦西巴纵麑;15、樵夫毁山神。

1、治驼

【原文】

昔有医人。自媒能治背驼,曰:“如弓者,如虾者,如环者,若延吾治,可朝治而夕如矢矣。”一人信焉,使治驼。乃索板二片,以一置于地下,卧驼者其上,又以一压焉,而即矖(xi)焉。驼者随直,亦随死。其子欲诉诸官。医人曰:“我业治驼,但管人直,那管人死!”呜呼,今之为官,但管钱粮收,不管百姓死,何异于此医哉!

另一个版本:

昔有医人,自诩能治背驼,曰:“如弓者、如虾者、如环者,若延吾治,可朝治而夕如矢矣。”一人信焉,使治驼,乃索板二,以一置于地下,卧驼者其上,又以一压焉,又践之。驼者随直,亦随死。其子欲诉诸官。医人曰:“我业治驼,但管人直,不管人死!”呜呼,今之为官,但管钱粮收,不管百姓死,何异于此医哉!

【注释】

1、媒:自我宣扬。2、延:请。3、鸣:告发。4、诩:夸耀。5、矢:箭。6、业:职业。

7、昔:以前。8、使:让。9、但:但是。10、索:要。11、直:笔直。12、以:用。

13、置:安放。14、于:在。15、践:践踏。16、亦:也。17、欲:想要。18、为:做。

19、异:不同。

【译文】

从前有个医生,自我吹嘘能治驼背,说:“背弯得像弓一样的人,像虾一样的人,像铁环一样的人,如果请我去医治,保管早上治晚上就像箭一样笔直了。”有个人相信了他的话,就让医生给他治驼背。医生要来两块门板,把一块放在地上,叫驼背人趴在上面,又用另一块压在上面,然后跳上去践踏它。背很快就弄直了,但人马上就死了。那人的儿子想要到官府去申冤,这个医生却说:“我的职业是治驼背,我只管治人驼,不管人的死活!”现在官府当官的,只管钱粮上缴完成,不管百姓死活,与这个医生有什么不同呢?

2、张佐治遇蛙

【原文】

金华郡守张佐治至一处,见蛙无数,夹道鸣噪,皆昂首若有诉。佐治异之,下车步视,而蛙皆蹦跳为前导。至田间,三尸叠焉。公有力,手挈二尸起,其下一尸微动,以汤灌之,未几复苏。曰:“我商也,道见二人肩两筐适市,皆蛙也,购以放生。二人复曰:‘此皆浅水,虽放,后必为人所获;前有清渊,乃放生池也。’吾从之至此,不意挥斤,遂被害。二仆随后不远,腰缠百金,必为二人诱至此,并杀而夺金也。”张佐治至郡,急令捕之,不日人金俱获。一讯即吐实,罪死,所夺之金归商。

【注释】

1、金华:古地名,今浙江金华市。2、郡守:郡的长官。3、挈:提。4、从:跟随。

5、斤:斧头。6、导:引路。7、并:同时。8、清渊:深水。9、市:到市场上去。

10、汤:热水。11、适:去到。12、前导:在前面开路。13、焉:在那里。14、未几:不久。

15从之:跟随。16、哀之:感到哀伤。17、异之:感到奇怪。

【译文】

金华县的长官张佐治到一个地方,看见有许多青蛙在道路旁鸣叫,而且一只只都昂着头,像有冤要说似的。张佐治觉得很奇怪,便下车步行,边走边察看,青蛙见他下了车,于是又蹦跳到他的面前为他引路。一直走到了一田边,只看见三具尸体叠在一起。张佐治用手提起上面两具尸体,发现最下面那具尸体还在颤动,于是喂给那人热水喝。不一会儿那人醒了,便讲起了经过:“我是名商人,在向集市路上遇见两个人的肩上背着箩筐,筐中有青蛙,都在哀鸣着。于是我便买下了青蛙把它们全放生了。那两个卖蛙的人说:‘这里水很浅,即使你把青蛙放生了,也会被别人捉住。前面有一潭水很深,是个放生池。’我于是便跟那两人前往放生池。可谁能料想,那两个人挥动斧头,于是,我就被他们伤害了。我的仆人在我后面不远,他们身上都带着很多银子,一定是那害我的人把仆人们引诱到这里来,把他们杀死了,抢走了所有银两。”张佐治听后立刻回县里,逮捕那杀人的两人。不久,便人赃俱获。经过审讯,那两人都交代了犯罪的事实,判他们死罪,并将他们抢夺的钱财归还给商人。

3、义士赵良

【原文】

赵良者,燕人也。漂泊江湖,疾恶如仇。一日,途经谢庄,闻有哭声,遂疾步入茅舍,见一少女蓬头垢面,哀甚。义士询之,乃知为某村二恶少所凌辱也,痛不欲生。义士怒不可遏(è,控制),径自诣(yì)某村,索二恶少,责之曰:“汝等何故凌辱无辜少女?”一恶少虎视眈眈曰:“何预尔事?”义士瞋(chēn)目(瞪大眼睛)斥之:“汝非人也,但(只是)禽兽耳!”未及恶少出剑,义士之白刃已入其胸,立仆。一恶少伏地求恕,义士斩其耳以示众,儆(jǐng)其不得为非作歹也。

【注释】

1、垢:脏。2、询:问。3、索:寻找。4、眈眈:瞪着眼。5、仆:跌倒。6、疾:痛恨。

7、燕人:河北一带的人。8、凌辱:欺侮与侮辱。9、儆:警告。

【译文】

赵良,是河北一带的人。漂泊在江湖上,疾恶如仇。一天,路过谢庄,听到哭声,就快步进入茅草屋里,看见一个女孩蓬头垢面 ,看起来非常悲伤。赵良问她怎么了,才得知她是被某村两个恶少欺负侮辱,痛不欲生。赵良怒不可遏,径直到了那个村庄,寻找到了两个恶少,责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欺凌、侮辱没有过错的女孩?”一个恶少虎视眈眈地说:“关你什么事?”赵良瞪大眼睛骂道:“你不是人,只是只禽兽。”还没等恶少拔出剑来,赵良的白剑已经插进了他的心脏,立刻倒地了。另一个恶少跪地求饶。赵良割下恶少的耳朵以警戒众人,并警告他不能再为非作歹了!

4、砚眼

【原文】

明有陆公庐峰者,于京城待用。尝于市遇一佳砚,议价未定。既还邸,使门人往,以一金易归。门人持砚归,公讶其不类。门人坚证其是。公曰:“向观砚有鸲鹆眼,今何无之?”答曰:“吾嫌其微凸,路遇石工,幸有余银,令磨而平之。”公大惋惜。盖此砚佳于鸲鹆眼也。

【注释】

1、待用:等待朝廷任用2、既:已经。3、邸(dǐ):官办的旅店。4、金:银子。

5、是:对的。6、向:以前。7、鸲鹆(qú yù):鸟名,俗称“八哥”。8、值: 遇到。

9、尝:曾经。10、一金:汉代以黄金一斤为一金。后来以银为货币,银一两称为一金。

【译文】

明朝有一位叫陆庐峰的人,在京城等待朝廷任用。他曾经在集市上遇到一块上好的砚台,价格有争议没有定。到了邸府后,让仆人前往,用一两银把砚台买回来。仆人拿着砚台回来了,陆庐峰觉得它不像原来的砚台而感到惊讶。仆人坚持说就是这个砚台。陆庐峰说:“先前的砚台有个‘八哥眼’,为什么现在没有了?”仆人回答说:“我嫌弃它有一点凸,路上遇见石工,幸亏有剩余的银两,叫他打磨一下使它平整了。”陆庐峰大为惋惜。

5、孝丐

【原文】

丐不如其乡里,明孝宗时,尝行乞于吴。凡丐所得,多不食,每贮直之竹筒中。见者以为异,久之,诘其故,曰:“吾有母在,将以遗之。”有好事者欲窥其究,迹之行。行里许,至河旁,竹树掩映,一蔽舟系柳阴下。舟虽蔽,颇洁,有老媪坐其中。丐坐地,出所贮饮食整理之,奉以登舟。俟母举杯,乃起唱歌,为儿戏,以娱母。母食尽,然后他求。一日乞道上,无所得,惫甚。有沈孟渊者,哀而与之食,丐宁忍饿,终不先母食也。如是者数年,母死,丐不知所终。丐自言沈姓,年可三十。

【注释】

1、诘:问。2、遗(wèi):留给;送给。3、迹:动词,跟踪。4、里许:一里左右。

5、蔽舟:破船。蔽,通“敝”,破旧。6、奉:通“捧”。7、哀:可怜;同情。

8、不知所终“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9、可:大约。

【译文】

一个乞丐的生活状况不如他的同乡人。明孝宗年间,这个乞丐曾经在吴地行乞。每次乞到的食物多数都不吃,常常把它储存在一个竹筒中。看见的人都对这件事感到很奇怪,时间长了,就有人问乞丐这是为什么,乞丐说:“我还有老母亲在世,要留下来给她(吃)。”有好事的人想知道究竟,于是跟踪乞丐,走了一里路左右,来到一条河边,在一片柳阴下系着一条破船,小船虽然很破,但是很干净,有一个老妇人坐在里面。乞丐坐在地上,拿出储存的食物整理一下,然后端到船上。等母亲吃的时候,他站起来唱歌,做小儿游戏的动作,来使母亲高兴。等母亲吃完了才再去要饭。有一天乞丐在路上要饭,什么也没有要到,很疲惫。有一个叫沈孟渊的,很可怜他,就给他食物,但是乞丐宁可饿着,也不在母亲之前吃。像这样过了几年,乞丐的母亲去世了,乞丐就不知所终了。乞丐自己说姓沈,(当年)年龄大约三十岁。

6、县令挽纤

【原文】

何易于,不详何所人及何所以进。为益昌令。县距州四十里,剌史崔朴常乘春与宾属泛舟出益昌旁,索民挽纤,易于身引舟。朴惊问状,易于曰:“方春,百姓耕且蚕,惟令不事,可任其劳。”朴愧,与宾客疾驱去。

【注释】

1、何所:什么地方。2、何所以进:通过什么途径做官。3、宾属:宾客下属。4、索:要求。

5、身:亲自。6、引舟:拉船。7、方:正。8、事:做事。

【译文】

何易于,不知是什么地方人和通过什么途径做官的。他担任益昌县令。益昌县离州有四十里远,州刺史崔朴曾经在春天带者宾客下属乘船路过益昌附近,要求百姓挽纤拉船,何易于亲自挽纤拉船。崔朴惊讶地问情况,何易于说:“现在正当是春天,百姓都在耕种养蚕,惟独我没事做,可以担负那劳役。”崔朴惭愧,和宾客们急忙骑马离开了。

7、唐临为官

【原文】

唐临为万泉丞。县有囚十数人,皆因未入赋而系。会暮春时雨,乃耕作佳期。唐临白县令:“囚人亦有妻儿,无稼穑何以活人,请出之。”令惧其逸,不许。唐临曰:“明公若有所疑,吾自当其罪。”令因请假归乡。临悉召囚令归家耕作,并与之约:农事毕,皆归系所。囚等感恩,至时毕集县狱。临由是知名。

【注释】

1、会:适逢;正赶上。2、白:禀告。3、逸:逃跑。4、悉:都。5、丞:县令的属官。

6、稼穑:田间劳作。7、毕:结束。8、系:拘囚。9、为:做。10、皆:都。11、耕:耕作。

12、活:使……活下来。13、由是:从此。

【译文】

唐临当上万泉县令的从属官员。县里有十几个囚犯,都是因为未交税而被关押的。适逢暮春时节的雨季,正是耕种的好日子。唐临禀报县令:“囚犯也有妻子孩子,不能耕种与收获怎么养活他们,请把他们放出来。”县令害怕他们逃跑,不肯。唐临说:“大人如果有所顾忌,我一个人承担全部责任。”于是县令请假回家。唐临把囚犯全部召集起来让他们回家耕种,并且和他们约定:春种结束,都要回到监狱里去。囚犯们感激唐临的恩情,到时候全部集中在县的监狱里了。唐临就从此出名了。

8、孙泰

【原文】

孙泰,山阳人也,少师皇甫颖,操守颇有古贤之风。泰妻即姨妹也。先是姨老矣,以二子为托,曰:“其长损一目,汝可娶其女弟。”姨卒,泰娶其姊。或诘之,泰曰:“其人有废疾,非泰不可适。”

众皆伏泰之义。尝于都市遇铁灯台,市之,而命洗刷,却银也。泰亟②往还之。

中和中,将家于义兴,置一别墅,用缗钱二百千。既半授之矣,泰游吴兴郡,约回日当诣所止。居两月,泰回,停舟徒步,复以余资授之,俾其人他徙。于时睹一老妪,长恸数声。泰惊悸,召诘之,妪曰:“老妇尝事翁姑于此,子孙不肖,为他人所有,故悲耳。”泰怃然久之,因绐曰:“吾适得京书,已别除官,不可住此,所居且命尔子掌之。”言讫,解维而逝,不复返矣。

【注释】

1、师:以……为师。向……学习。2、先是:在此以前。3、子:女儿。4、长(zhǎng):长女。5、女弟:妹妹。6、或:有人。7、适:女子嫁人。8、市:买。9、亟(jí):副词,急切;迅速。10、家:动词,安家。11、置:置办;买。12、诣:往;到……去。13、所止:所住的地方。14、俾:使。15、翁姑:公婆。16、不肖:不成器;不成材。17、绐(dài):欺骗。18、适:刚刚。19、除官:授官。20、讫:完毕;结束。21、解维:解开船上的缆绳。22、逝:离开。

【译文】

孙泰是山阳人,年轻时拜皇甫颖为师,志行品德很有古代贤人的风度。孙泰的妻子是他的表妹。起初是姨母年纪老了,把两个女儿托付给孙泰,说:“长女一只眼睛瞎了,你可以娶她的妹妹。”姨母去世了,孙泰娶了姨母的长女为妻。有人问他的缘故,孙泰说:“那人眼睛有毛病,除了嫁给我就嫁不出去了。”众人都佩服孙泰的正义。孙泰曾经在都市遇见一座铁灯台,把它买了下来,叫人洗刷,原来是银制品。孙泰赶忙前往归还卖主。中和年间,孙泰将在义兴安家,购置一座别墅,用两百贯钱。已经交付了一半钱,孙泰就前往吴兴郡游览,约定回来后就到新买的别墅去。过了两个月,孙泰回来,停船步行,又把其余的款项交给房主,让那人搬迁到别处。在这个时候,看到一个老妇人连声痛哭。孙泰听了心里惊悸,叫她来问。老妇人说:“我曾经在这里侍奉过公婆,子孙不成材,使别墅被别人拥有,因此悲伤。”孙泰茫然自失了很久,就骗她说:“我刚好收到京师文书,已经另外授职,不能住在这里,所住的地方暂且由你的儿子掌管它。”说完,解开船绳就离去了,不再回来。

9、神童庄有恭

【原文】

粤中庄有恭,幼有神童之誉。家邻镇粤将军署,时为放风筝之戏,适落于将军署之内宅,庄直入索取。诸役以其幼而忽之,未及阻其前进。将军方与客对弈,见其神格非凡,遽诘之曰:“童子何来?”庄以实对。将军曰:“汝曾读书否?曾属对否?”庄曰:“对,小事耳,何难之有!”将军曰:“能对几字?”庄曰:“一字能之,一百字亦能之。”将军以其言之大而夸也,因指厅事所张画幅而命之对曰“旧画一堂,龙不吟,虎不啸,花不闻香鸟不叫,见此小子可笑可笑。”庄曰:“即此间一局棋,便可对矣。”应声云:“残棋半局,车无轮,马无鞍,炮无烟火卒无粮,喝声将军提防提防。”

【注释】

1、粤中:今广东番禺市。2、庄有恭:清朝人,官至刑部尚书。3、神格:神态与气质。

4、曾属对否:曾经学过对对子吗?5、厅事:指大堂。6、卒:军中伙夫。

【译文】

粤中部的庄有恭,幼年既有神童的名声。(他的)家在镇粤将军署旁边,有一次放风筝玩耍,(风筝)恰好落到将军署的内院中,庄有恭直接进入要求归还。所有衙役都认为他岁数小而忽略了他,没有来得及阻挡他进入。将军正好和客人下棋,看到他精神状态与众不同,急促喝问他说:“小孩从哪来的?”庄有恭实话回答。将军说:“你读书了没有?曾经学过对对子吗?”庄有恭回答说:“对子,小意思了,那有什么难的!” 将军问:“能对几个字的对子?”庄有恭回答:“一个字能对,一百个字也能对。”将军以为他在吹牛,于是就指着厅里张贴的画让他做对子,说:“旧画一堂,龙不吟,虎不啸,花不闻香鸟不叫,见此小子可笑可笑。”庄有恭说:“就是这里一盘棋,便可以对呀。”应声对道:“残棋半局,车无轮,马无鞍,炮无烟火卒无粮,喝声将军提防提防。”

10、蛇衔草

【原文】

版本一:

昔有田父耕地,值见创蛇在焉。有一蛇,衔草著疮上,经日创蛇走。田父取其草余叶以治疮,皆验。本不知草名,因以“蛇衔”为名。《抱朴子》云,“蛇衔《指蛇衔草》能续己断之指如故”,是也。

版本二:

昔有田夫耕地,值见伤蛇在焉。顷之,有一蛇衔草着伤口上,经日创蛇走。田夫取其余叶治伤,皆验。本不知草名,乡人因以蛇衔名之。古人云:蛇衔草能续已断之指如故,非妄言也。

【注释】

1、著(zhuó):放。2、《抱朴子》:晋人葛洪著。3、曩:从前。4、田夫:种田老人。

5、着:放。6、验:验证。7、妄:胡乱。

【译文】

版本一:

从前有一位老农在耕地,看见一条受了伤的蛇躺在那里。有一条蛇,衔来一棵草放在伤蛇的伤口上。经过一天的时间,伤蛇跑了。老农拾取那棵草其余的叶子给人治疮,全都灵验。本来不知道这种草的名字,就用“蛇衔草”当草名了。《抱朴子》说:“蛇衔能把已经断了的手指接起来,接得和原先一样。”说的就是这回事。

版本二:

过去有一位老农耕地,恰好看见一条受了伤的蛇躺在那里。过了一会儿,另有一条蛇,衔来一棵草放在伤蛇的伤口上。第二天,受伤的蛇跑了。老农拾取那棵草其余的叶子给人治伤全都灵验。本来不知道这种草的名字,乡里人就用“蛇衔草”当草名了。古代人说:“蛇衔草能把已经断了的手指接得和原先一样。”并不是乱说的。

11、少年治县

【原文】

子奇年十六,齐君使治阿。既而齐君悔之,遣使追。追者反,曰:“子奇必能治阿。”齐君曰:“何以知之?”曰:“共载皆白首也。夫以老者之智,以少者决之,必能治阿矣!”子奇至阿,熔库兵以作耕器,出仓廪以赈贫穷,阿县大治。魏闻童子治邑,库无兵,仓无粟,乃起兵攻之。阿人父率子,兄率弟,以私兵战,遂败魏师。

【注释】

1、阿:地名,即今山东阿县。2、治:治理。3、反:通“返”,返回。

4、既而:后来,不久。5、遣:派。6、共载:同车。7、白首:老年人。

8、夫:句首语气词,用以引起下文的议论,无实义。9、决之:决断政事。10、耕器:农具。

11、仓:仓库。12、廪:仓库中的粮食。13、赈:救灾。14、私兵:私人武器。

15、仓廪:储藏粮食的仓库。

【译文】

子奇十六岁的时候,齐国的国君派(他)去治理阿县。不久,齐君反悔了,派人追赶。追赶的人回来说:“子奇一定能够治理好阿县的,同车的人都是老人。”齐君说:怎么看得出?”追赶的人说:“凭借老人的智慧,由年轻的人来作最终决定,一定能治理好阿县啊!”子奇治理阿县,把兵库里的兵器锻造成为耕田的农具,打开粮仓来救济贫穷的人民,阿县治理得井井有条。魏国的人听说小孩子治理阿县,兵库里没有武器,粮仓里没有积粮,于是就起兵攻打(齐国)阿县,阿县的人父子兄弟相互鼓励,以自己家的兵器打败了魏国军队。

12、桑中生李

【原文】

南顿张助于田中种禾,见李核,欲持去,顾见空桑中有土,因植种,以余浆灌溉,后人见桑中反复生李,转相告语。有病目痛者息阴下,言:“ 李君令我目愈,谢以一豚。”目痛小疾,亦行自愈。众犬吠声,因盲者得视,远近翕赫,其下车骑常数千百,酒肉滂沱。间一岁余,张助远出来还,见之惊云:“此有何神,乃我所种耳。”因就斫之。

【注释】

1、南顿:古县名,在今河南项城市。2、顾:回头。3、余浆:多余的水。

4、李君:李先生。此指空桑里长出的李树。5、豚:小猪 谢以一豚:用一只小猪祭谢。

6、众犬吠声:一只狗叫,其他的狗也跟着叫起来。形容众人盲目附和。7、行:不久。

8、翕赫:此指轰动、惊动。翕:聚集。赫:盛貌。

9、滂沱:原来形容雨很大。这里指摆满了酒肉。

10、空桑:枯空的桑树,老桑树有枯空的树洞。

11、众犬吠声:本意为一只狗叫,许多狗也会跟着叫起来,比喻众人盲目符合。

12、就斫:跑去砍了。就,接近。斫,砍。

13、亦行自愈:自己也会逐渐痊愈。亦,也。愈,病好了,此指痊愈。

【译文】

南顿有个叫张助的人,在田里种庄稼时发现一颗李子的核,本想拿走,回头看见空心的桑洞里有泥土,就把李核种在那里,用剩下的水浇了一些。后来,有人看见桑树中又长出李树来,十分惊奇,就互相传说开来。

正好有个眼睛患有小毛病的人,在李树下休息,向李树祷告说:“李树您如果能让我的眼睛变好,我就以小猪献给您。”眼痛这种小病,自然就会好。这样一来,众人便你一声我一声地附和传说为:“李神能使瞎子重见光明。”远近涌动,树下车马成千上百,大家纷纷前来敬祭,酒肉很快就堆成了小山,绵绵不断。

时隔一年,张助出远门回来,见此情形不禁觉好笑,说:“这树有什么神灵呀?它不过是我随便种下的。”于是顺手砍掉了它。

13、若石之死

【原文】

若石居冥山之阴,有虎恒窥其藩。若石帅家人昼夜警,日出而殷钲,日入而举辉,筑墙掘坎以守。卒岁虎不能有获。一日,虎死,若石大喜,自以为虎死无毒已者。.于是弛其备,撤其备,墙坏而不葺。无何,有貙闻其牛羊豕之声而入食焉。若石不知其为貙也,斥之不走,。貙人立而爪之毙。人曰:若石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其死也宜。

【注释】

1、阴:(山的)北面。2、恒:常常。3、窥:窥视,偷看。4、藩:篱笆。5、帅:带领。

6、警:警惕。7、卒:终,完毕。8、岁:年。9、毒:危害。10、弛:放松,放下。

11、弩(nǔ):装有机关的弓。12、备:防备。13、修:修补。14、决:破裂。

15、葺(qì):修葺,修补。16、无何:不多久。17、貙(chū):一种凶猛的野兽,形似狸。

18、止:停。19、隈(wēi):墙角。20、豕(shǐ):猪。21、斥:呵斥。22、走:跑。

23、以:用。24、人立:像人一样站立起来。25、但:只。26、宜:应该。

【译文】

若石隐居在冥山的山北,有老虎经常蹲在他的篱笆外窥视。若石率领他的家人日夜警惕。日出的时候敲响金属,日落的时候就点起篝火,夜晚就敲铃铛守夜。种荆棘灌木、在山谷筑墙来防守。一年过去了,老虎没有得到任何东西。 一天老虎死了,若石很开心,自以为老虎死了就没有对自己形成威胁的动物了。于是放松了警惕,撤除了防备,墙坏了不补,篱笆破了不修理。忽然有一天,有一只貙追捕麋鹿来到(这里),在他家的一角停了下来,听到他的牛羊猪的声音就进入并吃它们。若石不知道它是貙,拼命地叫它走,它不跑开,(又)用土块打它,貙象人一样站立起来用爪子抓死了他。大家说:“若石是只知道一样不知道两样,应有此下场啊!”

14、秦西巴纵麑

【原文】

版本一:

孟孙猎而得麑,使秦西巴持归烹之。麑母随之而啼,秦西巴弗忍,纵而予之。孟孙归,求麑安在。秦西巴对曰:“其母随而啼,臣诚弗忍,窃纵而予之。”

孟孙怒,逐秦西巴。居一年,取以为子傅。左右曰:“秦西巴有罪于君,今以为子傅,何也?”孟孙曰:“夫一麑而不忍,又何况于人乎!”

版本二:

鲁之贵人孟孙,猎得麑,使秦西巴持归。其母随而鸣,秦西巴见其哀,纵而与之。麑随母而去。孟孙怒曰:“吾猎得麑,尔纵之,何也?”秦西巴曰:“但不忍耳。”孟孙逐秦西巴。居一年,召以太子傅。左右曰:“夫秦西巴有罪于君,今以为太子傅,何也?”孟孙曰:“夫秦西巴以一麑而不忍,又安能亏吾子乎?”

【注释】

1、纵麑(ní):放走小鹿。麑,小鹿。2、窃:私下,谦辞。3、傅:任辅导责任的官或负责教导的人。在文中指老师。4、使:派,命令,让。5、猎:打猎。6、烹:烧,煮。7、啼:啼叫。8、忍:忍心。9、居:过了。10、安:哪里。11、诚:的确。

【译文】

版本一:

鲁国孟孙氏打猎得到一只幼鹿,派秦西巴带回去烹了它。母鹿跟着秦西巴叫唤。秦西巴不忍心,放开小鹿还给了母鹿。孟孙氏回来后,问鹿在哪里。秦西巴回答说:“小鹿的妈妈跟在后面哀啼,我实在不忍心,私自放了它,把它还给了母鹿。”孟孙氏很生气,把秦西巴赶走了。过了一年,又把他召回来,让他担任儿子的老师。左右的人说:“秦西巴对您有罪,现在却让他担任您儿子的老师,这是为什么?”孟孙氏说:“他对一只小鹿都不忍心伤害,又何况对人呢?”

版本二:

鲁国贵人孟孙君打猎打到了一只小鹿,便让秦西巴先带回去,准备杀了吃掉。结果秦西巴走在回去的路上,一只母鹿一直跟随着他,并且啼叫。秦西巴不忍心,于是把小鹿放了,还给了它的母亲。小鹿跟随着母亲离开了。 孟孙君很生气地说:“我打猎获得的小鹿,你放了它,为什么?”秦西巴说:“路上母鹿一直跟在后面啼叫,我实在不忍心,就私自把小鹿放了,让它跟母鹿走了。”过了一年,孟孙君又把他召回来担任太子的老师。左右的人说:“秦西巴对您有罪,现在却让他担任您儿子的老师,这是为什么?”孟孙氏说:“他对一只小鹿都不忍心伤害,又何况对我的儿子呢?”

15、樵夫毁山神

【原文】

康熙十五年,余姚有客山行,夜宿山神寺。夜半,有虎跪拜,作人言,乞食,神以邓樵夫许之。明晨,客伺于神祠外,果见一樵夫过之,逆谓曰:“子邓姓乎?曰:“然。”因告以夜所闻见,戒勿往。邓曰:“吾有母,仰食于樵。一日不樵,母且饥。死生命也,吾何畏哉?”遂去不顾,客随而觇之。樵甫采樵,虎突出从竹间。樵手搏数合,持虎尾盘旋久之。虎不胜愤,乃震哮一跃,负痛遁去,樵逐而杀之。客逆劳之。樵曰:“感君高义,盍导我至庙中。”既至,大诟死虎斥神曰:“今竟如何?”遂碎其土偶。

【注释】

1、康熙:清圣祖玄烨的年号。2、余姚:古地名,在今浙江余姚县。3、伺:等候;祠:庙

4、逆:迎(上去)。5、谓:说。6、戒:告诫。7、且:将。8、觇(chān):悄悄地看。

9、甫:刚。10、合:回合。11、遁:逃走。12、逐:追上去。13、劳:安慰。

14、高义:深厚的情义。15、盍:何不。16、既:已经;诟:辱骂。17、竟:最终。

18、然:是的。19、因:于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iang.zhang@163.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揠苗助长文言文中的然解释-《揠苗助长》文言文意思

《揠苗助长》文言文意思 古宋国有个人担忧他的禾苗不长高,就拔高了禾苗,一天下来十分疲劳,回到家对他的家人说:“今天可把我累坏了,我帮助禾苗长高了!”他儿子听说后急忙到地里去看苗,然而苗都枯萎了。 …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