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游瑰文言文翻译

时间:2020-8-11 作者:hulupan.com

谁知道 新唐书 杨朝晟传的翻译文言文

杨朝晟字叔明,夏州朔方人。崛起行伍中,凭当先锋的功劳任命为甘泉府果毅。建中初年(780),跟随李怀光在泾州征讨刘文喜,杀敌多,加封为骠骑大将军。李纳侵犯徐州,跟随唐朝臣去征讨,常常勇冠全军。李怀光奔赴奉天救驾,交给朝晟一千兵攻下咸阳,朝廷赏赐一百五十户赋税。 李怀光反叛,韩游瑰退兵保卫..州、宁州。叛贼党羽张昕守卫..州,大肆勒索军饷,招募了很多士兵,想暗中投降李怀光。朝晟的父亲怀宾当韩游瑰的将领,夜晚带几十名骑兵杀了张昕和同谋人。韩游瑰派怀宾到行宫报告流亡的皇帝,德宗慰劳他,并兼任御史中丞。朝晟哭着参见怀光说:“父亲为国家立功,儿子应当死,不能用我带兵。”李怀光囚禁了他。到各路军马围攻河中时韩游瑰在长春宫扎营,并且怀宾作战很努力。李怀光的叛乱平定后,皇帝赦免了朝晟,因而任韩游瑰为都虞候,父子都任开府、宾客、御史中丞,军中将士们认为他们很荣耀。 吐蕃侵犯边境,游瑰自己率军守卫宁州,但军纪松弛,士兵骄横放纵。到张献甫来代替他,军队发生兵变,朝晟逃到城郊。士兵们胁迫监军,请求派范希朝为节度使。范希朝当时在京都。第二天,朝晟出面,哄骗士兵们说:“我来祝贺,你们的请求是适当的。”士兵们渐渐安定下来。朝晟联络将领们谋划杀死兵变的首恶分子,过了三天,假说派人从..州来了,说:“前几天报请朝廷的要求没批准,张公已经放弃..州,反叛的人都应处死,但我不希望大家都被杀,只杀首恶分子。”士兵们呼喊着检举揭发,杀了二百多个带头闹兵变的人,献甫因此进入军中。皇帝任范希朝为节度副使,并且加封朝晟任御史大夫。 贞元九年(793),修筑盐州城,派兵守卫边境,杨朝晟驻兵木波堡。逢张献甫去世,又命令朝晟代任..宁节度使。 朝晟请求修筑方渠、木波、合道等城来堵断吐蕃进兵通路。诏书问“:须多少兵?” 报告说“:我统领的兵力就够用了。”皇帝问“:前些时修筑五原城,发动七万士兵,现在为什么容易?”朝晟回答说“:修筑盐州城的战役,吐蕃军预先就知道了消息,现在用少数兵力去筑城,吐蕃军预料我军不达到十万,势必难得轻易进军。如果发动我统领的兵力,十天到了塞下,不到三十天城已筑成功了,积草储粮,留兵守卫,敌军来攻攻不下,坚壁清野,敌军将会退兵,这是万全之计呀。如果大规模发兵,经一个月才能开到目的地,敌军也来了,来了一定要交战,交战就没有时间筑城了。”皇帝采纳了他的策略。军队驻扎在方渠,缺水饮用,有条青蛇从陡坡往下游动,跟踪察看,水从下面流出来,朝晟命令筑堤围起来,于是汇成了深潭。 士兵仰仗它饮用充足,这发现水源修水潭的事报告了朝廷。朝廷又命令修庙,命名这泉水为“应圣”泉。城筑成功了,吐蕃军全军来犯,思量不能侵害,就领军退走。又修筑了马岭城,开辟了三百里的领土。贞元十七年(801),病死在驻地。

文言文如何翻译(技巧)

文言翻译的具体方法

★保留法。即文言文中的专有名词,如人名、地名、官名、爵名、谥号、庙号、年号、书名,等等,不必翻译。

例如: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崤,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崤之战》)

译文:夏天四月十三日,晋军在崤山打败了秦军,俘获了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而凯旋。

★加字法。即在单音节词前或后加字,使之成为双音节词或短语。

例如:祖母刘(氏)(怜)悯臣孤(独)弱(小),躬亲抚养。

★解释法。即对某个词怎么解释就怎么翻译。

例如:而世之奇伟、瑰(珍贵)怪、非常之观(景象),常在于险远……(《游褒禅山记》)

★转述法。用符合现代汉语习惯的词语来表述用了某种修辞格的词语。

例一:大阉之乱,晋绅(古代大臣上朝讲手板插在腰带里,借代用法,译为“做官的人”)

例二:天下云(比喻用法,译为“像云一样地”)集响应,赢粮而景(通“影”,比喻用法,译为“像影子一样地”)从。(《过秦论》)

例三:元嘉草草,封狼居胥(用典故,译为“想要建立像汉代霍去病追击匈奴至狼居山封山而还那样的功绩”),赢得仓皇北顾。(《永遇乐•京口北顾亭怀古》)

★改写法。即将文言文中习惯用语改译为现代说法。

例如:又嘱学使俾入邑庠(县学)。

又如“下车”“视事”“乞骸骨”等等,就得按现在的说法翻译,“官吏刚到任”“任职”“告老离职还乡”

★补充法。即先补上文言句中省略成分,然后再翻译。

例如:郑穆公使(人)视客馆,则(其)束载、厉兵、秣马矣。(《崤之战》)

★调序法。即把文言文中的倒装句(主谓倒装句、宾语前置句、定语后置句、状语后置句)译成非倒装句。

例一:古之人不余欺也。 (苏轼《石钟山记》)。译为:古代的人没有欺骗我呀。

例二: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韩愈《师说》)。

译为:生在我前面的人,他们懂得的道理本来比我早,我跟从他并且拜他为师。

★凝缩法。即把用了繁笔的文句译为简笔。

例如: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过秦论》)。

可译为:秦国有并吞天下,统一四海的雄心。

指导三

常见文言固定句式

文言固定句式是指由几个文言虚词搭配而成的一种固定形式的句子,这些句式在文言中有其较为固定的意义,阅读时,掌握和熟记这些较为固定的意义,有助于掌握和理解整个句子的意义。

1. '不亦……乎'连用,表反问,语气比较委婉,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不是……吗?'

例1 求剑若此,不亦惑乎?(《吕氏春秋o察今》)

译文:像这样求剑,不是糊涂吗?

2. '不为……乎'连用,表反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不算是……吗?'

例2 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列子o汤问》)

译文:这不算是远的小而近的大吗?

3. '不……则'、'不……即'连用,表选择,相当于现代汉语'不是(这样),就是(那样)'。

例3 战者,必然之势也,不先于我,则先于彼,不出于西,则出于北。(苏轼《教战守策》)

译文:发生战争,是必然的趋势,不是从我方发动,就是从敌方发动,不是在西边发生,就是在北边发生。

例4 方春,百姓不耕即蚕,隙不可夺。(孙樵《书何易于》)

译文:正当春季,老百姓不是耕种就是养蚕,一点时间也分不出来。

4. '非……而……'连用,表判断,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不是……却'。

例5 非字而画。(《促织》)

译文:(纸片上面)不是写的字,而是画的画。

5. '非惟……抑亦'连用,表递进,相当于现代汉语'不只……而且'。

例6 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陈寿《隆中对》)

译文:不只是时机好,而且也是人的谋划得当啊。

6. '庸……乎'连用,表疑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哪里(怎么)……呢?'

例7 吾师道也,夫庸之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韩愈《师说》)

译文:我学的是道理,哪里管他的年岁比我大还是小呢?

7. '如何(何如)'、'奈何'、'若何(何若)'连用,表询问或商量的语气,相当于现代汉语的'怎么样(的)'、'为什么'、'怎么'等。

例8 取吾璧,不予我城,奈何?(《廉颇蔺相如列传》)

译文:拿了我的璧玉,不给我城,怎么办?

例9 非国家之利也,若何从之?(《左传o襄公二十六年》)

译文:(对楚国作战)不是从国家利益的角度来考虑,为什么要听从这种主张呢?

8. '如(奈、若)……何'连用,表询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对……怎么样'、'把……怎么样'。

例10 以残年之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列子o汤问》)

译文:凭你衰老的年纪和余力,还不能去掉山上的一草一木,能把土和石头怎么样呢?

9. '何……之有'连用,是'有何……'的倒装,'何'是宾语。'何……之有'表反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有什么……呢?'

例11 宋何罪之有?(《墨子公输》)

译文:宋国有什么罪呢?

10. '得无……乎(耶、邪)'连用,表测度语气,相当于现代汉语的'该不会(恐怕、莫不是、只怕是、莫非)……吧'。

例12 成反复自念,得无教我猎虫耶?(《促织》)

译文:成名一次又一次地思素,这莫非是指给捉蟋蟀的地方吗?

11. '何也(何……也)'、'何哉(何……哉)'连用,表询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为什么呢'、'什么……呢?'、'怎么……呢?'

例13 而此独以钟名,何哉?(苏轼《石钟山记》)

译文:但这座山单单用钟命名,这又是为什么呢?

12. '何(奚)以……为'、'何(奚、曷)……'连用,表疑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用……做什么呢?'、'要……干什么呢?'、'为什么要……呢?'

例14 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论语•季氏》)

译文:颛臾是我们鲁国的臣国,为什么要攻打它呢?

例15 项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为?'(《史记•项羽本纪》)

译文:项羽笑着说:'上天要灭亡我,我还要渡江干什么呢?'

13. '岂……乎(哉)'连用,表感叹或反诘,相当于现代汉语的'难道……吗?'、'怎么……呢?'

例16 日夜望将军至,岂敢反乎!(《鸿门宴》)

译文:我们日日夜夜盼望项将军的到来,怎么敢背叛他呢?

14. '其……乎(也、耶)'连用,表揣测、希望、反诘等语气,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大概(恐怕)……吧!'、'还是……吧!'、' 难道……吗?'

例17 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韩愈《师说》)

译文:圣人之所以成为圣人,愚人之所以成为愚人,大概都是由于这个原因而引起的吧!

15. '……孰与(孰若)……'连用,表比较、选择、反问等,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和(同、跟)……相比,谁(哪个、哪样)……'、'……比……怎么样?

例18 我孰与城北徐公美?(《邹忌讽齐王纳谏》)

译文:我和城北徐公相比,哪个更美?

例19 公之视廉将军孰与秦王。(《廉颇蔺相如列传》)

译文:你们看廉将军和秦王比,哪个更厉害?

16. '为所'、'为……所'连用,表被动,相当于现代汉语的的'被'。

例20 不者,若属皆为所虏。(《鸿门宴》)

译文:否则,你们这些人最终都会被他俘虏!

例21 而为秦人积威之所劫。(苏洵《六国论》)

译文:却被秦国人多年蓄积的威势所挟制。

17. '以……为'连用,表判断,相当于现代汉语的'认为……'、'把……当作'、'凭借(依靠)……作为'等。

例22 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庄子•秋水》)

译文:认为天下最美丽壮观的东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例23 而蔺相如徒以口舌为劳,而位居我上。(《廉颇蔺相如列传》)

译文:可是蔺相如仅仅只凭借一点说话的技巧作为功劳,职位却在我的上面

18. '与其……孰若'连用,表选择,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与其……哪里比得上'。

例24 与其杀是僮,孰若卖之(《童区寄传》)

译文:与其杀掉这个僮仆,哪里比得上卖了他。

19. '安……乎'、'安……哉'连用,表疑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怎么……呢'、'哪里……呢'。

例25 然刘豫州新败之后,安能抗此难乎?(《赤壁之战》)

译文:但是刘豫州刚败之后,又怎么能抵抗得住曹操的攻势呢?

例26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史记•陈涉世家》)

译文:燕雀哪里知道鸿鹄的远大志向呢?

20. '独……耶'、' 独……哉'连用,表示疑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难道……吗'。

例27 独不怜公子之姊耶?(《信陵君窃符救赵》)

译文:难道公子你就不可怜您的姐姐吗?

例28 相如虽驽,独畏廉将军哉?(《廉颇蔺相如列传》)

译文:相如我虽然才能低下,难道就怕廉将军吗?

21. '无乃……乎(欤)'连用,表揣度,相当于现代汉语的'恐怕……吧'。

例29 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崤之战》)

译文:远方的主人对我军作好了战斗的准备,这样去攻打郑国,恐怕不行吧?

22. '非……欤'连用,表示反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不是……吗'。

例30 子非三闾大夫欤?(《屈原列传》)

译文:您不是三闾大夫吗?

23. '宁……耶' 连用,表示反问,相当于现代汉语的'哪里(怎么)……呢'。

例31 宁知此为归骨所耶?(《祭妹文》)

译文:哪里会想到这里是掩埋你骸骨的地方呢?

文言文翻译

诗人通过桃花、李花容易凋谢雨小草青色长久相对比,暗示料这样的一个哲理:桃花、李花虽然美丽,生命力却弱小;青草虽然朴素无华,生命力却很强大。

第一节生平政事

曾巩(1019-1083),字子固,建昌军南丰(今属江西)人。后居临川(今江西抚州西)。自称"家世为儒“①曾祖历官水部员外郎,祖父为尚书户部郎中,父为太常博士。《宋史》称曾巩年幼"警敏“,"读书数百言,脱口成诵“②。"十二岁能文,语已惊人“③。但据他自称幼时从先生受书,"方乐与家人童子嬉戏“,到十六七岁时,"窥六经之言,与古今文章有过人者“,始知爱好,并努力学习④。到二十岁后,"欧阳修见其文奇之“⑤大约就在这时,他曾给欧阳修写信,并"献杂文时务策两编“。信里他一面称赞欧阳修的道德文章,一面表白自己的为人志节:"巩自成童,闻执事之名,及长,得执事之文章,口诵而心记之,观其根极理要,拨正邪僻,掎挈当世,张皇大中,其深淳温厚,与孟子韩吏部之书为相唱和,无半言片词舛驳于其间,真六经之羽翼,道义之师祖也。……又闻执事之行事,不顾流俗之态,卓然以体道扶教为己务。……信所谓能言之能行之,既有德而且有言也。韩退之没,观圣人之道者,固在执事之门矣。"曾巩当时少不更事,而能有这样的看法,很不简单,所言者虽有所未尽,但大体符合实际。又说:"巩性朴陋,无所能似,家世为儒,故不业他。自幼迨长,努力文字间,其心之所得,庶不凡近。……唯其寡与俗人合也,于公卿之门未尝有姓名,亦无达者之车回顾其疏贱。抱道而无所与论,心常愤愤悱悱,恨不得发也。今者乃敢因简墨布腹心于执事,苟得望执事之门而入,则圣人之堂奥室家,巩自知亦可以少分万一于其间也。"这段话是表述自己的为人的。与俗不合,抱道自守,心志如此,确不凡近。欧阳修对于这样的人物自是重视的。因此,曾巩上书之后,曾经得到欧阳修接见。据曾巩《上欧阳学士第二书》讲,欧阳修见到他之后,曾对他说:"过吾门者百千人,独于得生为喜。"而且当曾巩向欧阳修告别之时,欧阳修还写了《送曾巩秀才序》,其文云:"广文曾生来自南丰,入太学,与其诸生群进于有司,有司敛群才、操尺度,概以一法,考其不中者而弃之。……然曾生不非同进,不罪有司,告予以归,思广其学而坚其守,予初骇其文,又壮其志,……曾生橐其文数十万言来京师,京师之人无求曾生者,然曾生亦不以干也。予岂敢求生,而生辱以顾予,是京师之人既不求之,而有司又失之,而独余得也。于其行也,遂见于文,使知生者,可以吊有司,而贺余之独得也。"此序作于庆历二年(1042),这时曾巩虽见弃于有司,却得到了欧阳修的赏识。

在这期间,曾巩也结识了王安石,还曾向欧阳修推荐。他在《再与欧阳舍人书》中说:"巩顷尝以王安石之文进左右而以书论之,其略曰:巩之友有王安石者,文甚古,行称其文。虽已得科名,然居今知安石者尚少也。彼诚自重,不愿知于人,然如此人古今不常有。如今时所急,虽无常人千万,不害也。顾如安石,此不可失也。"这是追述前此一封信中的话,可见曾巩对王安石曾经非常器重。在这封信里,他不仅推荐王安石,还曾提到王回、王向,一并向欧阳修推荐。

后来,在《与王介甫第一书》里曾巩又说:"巩至金陵,自宣化渡江来滁上,见欧阳先生,住且二十日,……欧公悉见足下之文,爱叹诵写,不胜其勤。间以王回、王向文示之,亦以书来言:此人文字可惊,世所无有。……欧公甚欲一见足下。能作一来计否?"由此看来,在这期间曾巩同欧阳修已有相当亲密的交往。

曾巩是在嘉佑二年(1057)欧阳修知贡举时考中进士的。在这之前,他不但认识了欧阳修这样的前辈,结交了王安石这样的朋友,而且已经同当代其他几个重要人物如杜衍、范仲淹等都有书信来往,投献文章,议论时政,陈述自己为人处世的态度。不过,曾巩所写的这些书信,不同于寻常的"干谒“,不是请求荐引。例如,他在《上杜相公书》中说:"今也过阁下之门,又当阁下释衮冕而归,非干名蹈利者所趋走之日,故敢道其所以然,而并书杂文一编,以为进拜之资。蒙赐之一览焉,则其愿得矣。"这封信大概就写于庆历五年(1045)杜衍、范仲淹等被黜离职之后。曾巩于此时写信并投献文章,正好说明他的为人和政治态度,政治上同杜衍、范仲淹一致,绝不趋炎附势。

曾巩既中进士,便被调任为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司法参军,又召编校史馆书籍,迁馆阁校勘,集贤校理,为实录检讨官。

在这期间,曾巩对于历代图书作了很多整理工作。对于历代图书聚散以及学术源流多所论述,写过一些叙录,如《新序目录序》、《列女传目录序》、《战国策目录序》等,还有《梁书》、《陈书》、《南齐书》等,也都写有"叙录“。

曾巩虽推崇欧阳修,但他的学术观点和欧阳修亦有所不同。例如,他在《筠州学记》中说:"周衰,先王之迹熄。至汉,六艺出于秦火之余,士学于百家之后,言道德者矜高远而遗世用,语政理者务卑近而非师古。刑名兵家之术,则狃于暴诈,惟知经者为善矣,又争为章句训诂之学,以其私见妄(一本下有"臆"字),穿凿为说,故先王之道不明而学者靡然溺于所习。当是时能明先王之道者扬雄氏而已。"他对扬雄如此称赞,这看法与韩愈比较相近,与欧阳修则颇相反。

此外,曾巩还有《答王深甫论扬雄书》,对于扬雄屈事王莽以及作《剧秦美新》,都有所辩解,并引王安石的看法,以为"雄之仕合于孔子无不可之义“,而且认为"世传其投阁者妄"云云。曾巩对扬雄的看法,涉及政治和学术两个方面。扬雄的政治态度和学术成就,对曾巩都有影响。

曾巩离开馆阁,又作了十几年的地方官吏。最初是通判越州(今浙江绍兴一带),其后又知齐州(今山东济南一带),徙襄州、洪州,知福州。史称曾巩在这几州都有政绩,主要在"荒政"和"平盗"两个方面,而后者并非真是政绩。

曾巩移徙洪州时,曾有《移守江西先寄潘延之节推》诗,诗云:"忆昔江西别子时,我初折腰五斗粟。南北相望十八年,俯仰飞光如转烛。"他这时似乎已有倦于转徙的感叹。此后便多次表示为了养亲而不愿远仕。

在赴福州之前,曾巩有《辞直龙图阁知福州状》。到福州后又有《福州上执政书》,书中说:"转走五郡,盖十年矣,未尝敢有半言片辞求去邦域之任而冀背朝廷之义。此巩之所以自处,窃计已在听察之日久矣。今辄以其区区之腹心,敢布于下执事者,诚以巩年六十,母年八十有八,老母寓食京师,而巩守闽越,仲弟守南越,二越者,天下之远处也,于著令:有一人仕于此二郡者,同居之亲当远仕者,皆得不行。……"据此,他请求"或暂还之阙下,或处以闲曹,或引之近畿,属以一郡,使得谐其就养之心,慰其高年之母。“此书之外,曾巩还有《福州奏乞在京主判闲慢曹局或近京一便郡状》,也是请求朝廷照顾养亲的。大概正是因为他一再申请,朝廷曾一度下令,"召判太常寺“;可是当他离职上路以后,又有诏改知明州。为此,曾巩又有《移明州乞至京迎侍赴任状》,希望朝廷允许他"暂至京师迎侍母赴任“。但未能如愿,所以后来移知亳州,又继续申请。他在《移知亳州乞至京迎侍赴任状》中说:"臣昨任福州,已系远地,迎侍不得,即今老母多病,见在京师,人子之谊,晨昏之恋,固难苟止。二者于臣之分,实为迫切。……只乞对移陈蔡一郡,许臣暂至京师,迎侍老母赴任。……今臣幸蒙恩诏移守亳州,如臣所请。况亳州去京不远,欲乞许臣暂至京师,迎侍老母赴任。“元丰三年(1080),曾巩又徙知沧州,有《沧州乞朝见状》,说:"窃念臣远离班列十有二年,伏遇陛下神圣文武,当天受命,……而臣曾未得须臾之间进望清光,窃不自揆,愿奉德音,犬马之情,固非一日之积。今将至京师,他望圣慈,许臣朝见。"于是神宗召见了曾巩。召见之后,他曾请求登对,有《乞登对状》,说自己被召见时,"不敢率然以对“,可是"退而伏念“,还是希望"上殿敷奏“,以便"披腹心“,"当天心“。此后曾巩便被留在京师,"勾当三班院“。

元丰四年(1081),有诏书说:"曾巩史学见称士类,宜典五朝史事。"于是便"以为史馆修撰,管勾编修院,判太常寺兼礼仪事“。史称"近世修国史,必众选文学之士,以大臣监总,未有以五朝大典独付一人者“,于是曾巩入朝辞谢说:"此大事,非臣所敢当。"并有《申中书乞不看详会要状》,表示谦让。

元丰五年(1082)四月,擢拜中书舍人。这时曾巩又有《辞中书舍人状》,述说自己"齿发已衰,心志昏塞“,希望另选贤能。还有《授中书舍人举刘攽自代状》,表示谦退。但这年九月,曾巩即遭母丧,因而罢职。

元丰六年(1083)四月,曾巩卒于江宁府(今江苏南京一带),终年65岁。著作有《元丰类稿》等。

综观曾巩一生,历任州郡官吏十几年,在京师作官的时间不多。从他的一些政论文章看,如《唐论》、《书魏郑公传后》、《熙宁转对疏》、《自福州召判太常寺上殿札子》、《移沧州过阙上殿札子》等,并没有突出的政治见解。其主要观点是泛称三代之制,称赞后周和唐初的贞观之治,而对于宋代的政治却没有多少条陈和建议,与范、欧诸公不同。他在《移沧州过阙上殿札子》中对于宋朝的现状还是相当称赞的。他说:

盖远莫懿于三代,近莫盛于汉唐,然或四三年,或一二世,而天下之变不可胜道也。岂有若今五世六圣、百有二十余年,自通邑大都,至于荒陬海聚,无变容动色之虑萌于其心,无援桴击柝之戒接于耳目。臣故曰:生民以来未有如大宋之隆也。

又说:

今陛下履祖宗之基,广太平之祚,而世世治安,三代所不及,则宋兴以来,全盛之时,实在今日。

由此可见,曾巩对于当时的政治不仅没有任何不满,而且推崇备至,当然也就不曾提出改革的意见。

在这以前,熙宁二年(1069),王安石参知政事,推行新法,当时曾巩出守越州,其后转徙六郡,在外十二年。对于熙宁新法,也没有发表过具体意见。只是在《过介甫归偶成》诗中说过:"心交谓无嫌,忠告期有补,直道讵非难,尽言竟多迕。知者尚复然,悠悠谁可语。"观此,则两人过去言谈之间,可能有过意见分歧。还有,其《与介甫第二书》也说:"比辱书,以谓时时小有案举,而谤议已纷然矣。足下无怪其如此也。"又说:"谤怒之来,诚有以召之,故曰:足下无怪其如此也。虽然,致此者岂有他哉?思之不审而已矣。"由此看来,在政治上二人是有分歧的。

总的看来,曾巩一生,政治表现不甚突出。《宋史》本传说"吕公著尝告神宗以巩为人行义不如政事,政事不如文章“。这话可能有些根据。

第二节文学成就

曾巩是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他在当代和后代古文家的心目中地位是不低的。他的成就虽然不及韩、柳、欧、苏,但有相当的影响。

曾巩为文主张是接近欧阳修的。先道而后文,但比欧阳修更侧重于道。在《答李沿书》里他说:

辱示书及所为文,……足下自称有悯时病俗之心,信如是,是足下之有志乎道,而予之所爱且畏者也。末曰其发愤而为词章,则自谓浅俗而不明,不若其始思之锐也。乃欲以是质乎予。夫足下之书始所云者,欲至乎道也;而所质者,则辞也。无乃务其浅、忘其深,当急者反徐之欤?夫道之大归非他,欲其得诸心,充诸身,扩而被之天下国家而已,非汲汲乎辞也。其所以不已乎辞者,非得已也。孟子曰:"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此其所以为孟子也。

此外,在《与王向书》、《回傅权书》中也有类似的见解。先道德而后辞章,这是曾巩的一贯主张。也许正是在这样的思想支配下,曾巩的文章同韩、柳、欧、苏各家相比,便显得质朴少文。韩、欧诸公虽也说过先道后文一类的话,但他们毕竟还是重视文采,曾巩则不很讲求文采。

当然,曾巩虽然不讲文采,而文章却写得自然淳朴,自成一家。这是曾巩文章的特色。这特色体现在几个不同的方面。

首先是论事之文写得纡余委备,委婉曲折,与欧阳修近似。

其次,曾巩文章虽质朴少文,然亦时有摇曳之姿,纵横开合,有如韩愈。赠序之文,尤有特点。例如《赠黎安二生序》一开始说:苏轼"自蜀以书至京师遗予,称蜀之士曰黎生安生者,既而黎生携其文数十万言,安生携其文亦数千言,辱以顾予“。然后说,读了他们的文章,认为:"二生固可谓魁奇特起之士,而苏君固可谓善知人者也。"再说下去,便说到黎生将行,求曾巩赠言,以"解惑于里人“。于是曾巩乃大发议论如下:

予闻之自顾而笑。夫世之迂阔,孰有甚于予乎?知信乎古而不知合乎世,知志乎道而不知同乎俗,此余之所以困于今而不自知也。世之迂阔孰有甚于予乎?今生之迂,特以文不近俗,迂之小者耳,患为笑于里之人;若予之迂大矣,使生持吾言而〔归〕,且重得罪,庸讵止于笑乎?然则若予之于生将何言哉?谓予之迂为善,则其患若此;谓为不善,则有以合乎世必违乎古,有以同乎俗必离乎道矣。生其无急于解里人之惑,则于是焉必能择而取之。遂书以赠二生并示苏君以为何如也。

像这样的笔墨虽然不及韩愈的赠序那样纵横变化,故作姿态;却也写得曲折尽意,很有波澜。而且语出自然,无造作之迹,这一点又近似欧阳修。

再有,曾巩的文章又是善于记叙的,其特点是条理分明,无不达之意。例如《越州赵公救灾记》,写知越州的赵公"前民之未饥,为书问属县"云:

灾所被者几乡?民能自食者有几?当廪于官者几人?沟防构筑可僦民使治之者几所?库钱仓粟可发者几何?富人可募出粟者几家?僧道士食之羡粟书于籍者其几具存?使各书以对,而谨其备。

这段文章叙赵公救灾的考虑,真可谓有条不紊。再往下写,也是条分缕析,头绪分明。备灾救灾之事,本是纷繁杂乱,头绪众多的,但曾巩信笔写来,却简洁如此!

还有,曾巩为文,一般说来,是长于记叙、不多写景的,例如《醒心亭记》、《游山记》等,几乎不写景物。但有的文章也极刻画之工,如《道山亭记》即是一例:

其路在闽者,陆出则厄于两山之间,山相属,无间断,累数驿乃一得平地。小为县,大为州,然其四顾亦山也。其途或逆坂如缘絙,或垂崖如一发,或侧径钩出于不测之溪。土皆石芒峭发,择然后可投步。负戴者虽其土人犹侧足然后能进,非其土人,罕不踬也。其溪行,则水皆自高泻下,石错出其间,如林立,如士骑满野,千里上下,不见首尾。水行其隙间,或衡缩蟉糅,或逆走旁射,其状若蚓结,若虫镂,其旋若轮,其激若矢。舟溯沿者,投便利,失豪分,辄破漏。虽其土长川居之人,非生而习水势者,不敢以舟楫自任也。其水陆之险如此。

这段文字是写道山亭所在之地的山川之险的,形容刻画,可谓精工。同柳宗元山水诸记相比,自有特色。

由此看来,曾巩为文虽少景物描写,却并非不能,而是不为。偶一为之,也能臻于极妙之境。

此外,曾巩还有一些论及学术、艺术的文章,例如《战国策目录序》、《宜黄县学记》、《墨池记》等,纵论古今,更多学者气息。

《宋史》本传论及曾巩的文章:"曾巩立言于欧阳修、王安石间,纡徐而不烦,简奥而不晦,卓然自成一家,可谓难矣。"这一评语,比较切合曾巩文章的实际。"纡徐简奥“,概括了主要特点。

曾巩生前与身后,都不曾以诗见称。但他一生作诗也并不少。而且有些诗中还抒发了不见于文的思想和情感。在文章里,曾巩不像欧阳修那样指陈时弊,而在诗中却有所涉及。例如《胡使》诗云:

南粟鳞鳞多送北,北兵林林长备胡。胡使一来大梁下,塞头弯弓士如无。折冲素恃将与相,大策合副艰难须。还来里闾索穷骨,斗食尺衣皆北输。中原相观双失色,胡骑日肥妖气粗。九州四海尽帝有,何不用胡藩北隅?

这样的言语,在曾巩的论政之文中不曾有过。"斗食尺衣皆北输“,"胡骑日肥妖气粗“,这是对北宋朝廷刮民髓赍盗粮的苟安政策的生动概括。剥夺百姓的衣食,养肥入侵的军马。这是十分令人痛心的事,曾巩循循儒者,于此也不能不慨乎言之。

曾巩还有《追租》一诗,其中有句云:"赤日万里灼“,"禾黍死硗确“。"饥羸乞分寸,斯须死笞缚“。"公卿饱天禄“,"每肆诛求虐“。这是说天旱民饥,而官方不恤。曾巩在这里颇有为民请命之意。最后说:"试起望遗村,霾风振墟落“,面对民间疾苦,曾巩是无能为力的。

曾巩一生,历任地方官职,鞠躬尽瘁,似乎没有什么抱怨。几次上书,皆以侍亲为言。但在诗中,有时也微露不满。例如《东轩小饮呈坐中》云:

二年委质系官次,一日偷眼看青山。念随薄禄闲垂首,似见故人羞满颜。及门幸得二三友,把酒能共顷刻间。海鱼腥咸聊复进,野果酸涩谁能删。谈剧清风生尘柄,气酣落日解带镮。瑰材壮志皆可喜,自笑我拙何由攀。高情坐使鄙吝去,病体顿觉神明还。简书皇皇奔走地,管库碌碌尘埃间。功名难合若捕影,日月遽易如循环。不如饮酒不知厌,欲罢更起相牵扳。

又如《人情》诗云:

人情当面蔽山丘,谁可论心向白头!天禄阁非真学士,玉麟符是假诸侯。诗书落落成孤论,耕钓依依忆旧游。早晚抽簪江海去,笑将风月上扁舟。

在这样一些诗里,曾巩流露了更真切的情感。曾巩不是诗人,但在诗里却更体现了他的"全人“。

①曾巩:《元丰类稿》卷15《上欧阳学士第一书》。

②《宋史》卷319《曾巩传》。

③《元丰类稿》卷51《墓志》。

④《元丰类稿》卷17《学舍记》。

⑤《宋史》卷319《曾巩传》。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iang.zhang@163.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揠苗助长文言文中的然解释-《揠苗助长》文言文意思

《揠苗助长》文言文意思 古宋国有个人担忧他的禾苗不长高,就拔高了禾苗,一天下来十分疲劳,回到家对他的家人说:“今天可把我累坏了,我帮助禾苗长高了!”他儿子听说后急忙到地里去看苗,然而苗都枯萎了。 …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