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陶琰传文言文翻译

时间:2020-8-11 作者:hulupan.com

明史·范鏓传 文言文翻译

范鏓,字平甫,生卒不详,其先江西乐平人,迁沈阳,遂家焉。正德十二年(1517)进士。授工部主事。迁员外郎。嘉靖三年(1524),伏阙哭争“大礼”,下狱廷杖。由户部郎中改长芦盐运司同知,迁河南知府。岁大饥,开仓赈济,全活十余万,名由此显,迁两淮盐运使。条上盐政十要。历四川 参政,湖广按察使,浙江、河南左、右布政使。嘉靖二十年,擢右副都御史,巡抚宁夏。起抚河南,召为兵部左侍郎,奉诏经理两关。嘉靖二十八年四月十七日,兵部尚书赵廷瑞罢,命鏓入代,鏓以老辞,世宗责其不恭,削籍为民,久之乃卒。隆庆元年复官。

文言文明史陈寿传翻译

《明史陈寿传》译文

陈寿,字本仁,他的祖先是新淦人。祖父陈志弘,洪武年间代替兄长戍守辽东,于是入加入宁远卫军籍。陈寿年少时十分贫困,拾到别人丢失的钱,坐等到半夜,归还失主。跟从同乡人贺钦学习,考中成华八年进士,被授予户科给事中一职。巡视宣、大边防,弹劾罢免行为不端的镇守宦官。又曾因弹劾万贵妃的兄弟以及宦官梁芳、僧人继晓,被关入钦犯监狱。得到释放,积功升迁任都给事中。

弘治元年,王恕掌管吏部,提升陈寿为大理丞。刘吉恨王恕,暗示御史弹劾陈寿不熟悉刑律,希望以此归罪王恕。陈寿最终被调任南京光禄少卿,就地专任鸿胪卿。

十三年冬,陈寿凭借右佥都御史的身份做延绥巡抚。火筛多次进犯边疆,前任镇巡官全部获罪离职。陈寿到任后,聚集器械和粮饷,广泛派遣间谍,分别布置人马为十路,让他们互相策应救援,军威开始振奋。第二年敌寇各部大举进犯,先派一百多骑兵前来引诱。诸将请求攻击,陈寿不同意。他亲自出帐外,带领数十个骑兵,在胡床上指挥饮食。敌寇望见,对此感到疑惑,便引兵退去。官军诸路袭击敌人,斩首俘虏很多敌人。朝廷正派遣苗逵等大军到来,而陈寿已上奏捷报。孝宗嘉奖他,加俸禄一等。苗逵想乘胜捣毁敌寇巢穴。在延绥驻扎了很久,三万匹战马每天消费的草料无法计算。陈寿请求出去到边塞附近放牧,靠近水草,众人面露难色。陈寿便上马先行,众人都跟随他,节省军费数十万。当战斗胜利时,有人劝他写上子弟的名籍,陈寿说:“我的子弟连射箭和用矛都不懂,怎能和浴血奋战的将士共同受赏呢!”最终也不答应。

十六年,陈寿以右副都御史的身份掌管南院。正德年间,刘瑾假传圣旨逮捕南京科道戴铣、薄彦徽等人,陈寿直接上奏章解救。刘瑾大怒,令他辞去官职。不久因延绥仓储亏损获罪,被罚米二千石、布一千五百匹。陈寿家贫不能抵偿,上书皇帝陈述自己的情况。刘瑾察知陈寿贫困,特许免罚。宦官廖堂镇守陕西。廖堂贪婪残暴,杨一清认为陈寿刚毅果断,九年正月,起用他巡抚陕西。廖堂当初奉诏制造毛毡帐篷一百六十间,赢余白银数万两,打算送给权贵幸臣,陈寿传檄主管部门留作赈贷之用,又告诫廖堂不要借向朝廷进贡名义征收财物。廖堂发怒,打算排挤他。陈寿四次上书请求退休,没得到允许。廖堂的爪牙数十人分散在各府县盘剥百姓,陈寿命令逮捕他们,这些人全部逃回,气焰受到阻遏。这年秋天,陈寿被任命为南京兵部侍郎,陕西百姓哭喊着簇拥在他的车子周围,很长时间不能起行。过了一年,请求退休,就地进升刑部尚书,退休。

陈寿任给事中时,谈论时政直言不讳,唯独不喜欢弹劾别人。他说:“我父亲告诫我不要做刑部官吏,因为刑部官吏容易冤枉人。谏官冤枉人更加厉害,我不敢随便说话。”嘉靖元年,诏令陈寿进一品官阶,派遣主管官吏慰问,时年八十三岁。陈寿为官廉洁,做官四十年,竟无家可归。寓居南京时,他的居所不能遮蔽风雨。陈寿去世后,上书李充嗣、府尹寇天叙为他收敛尸身。又过了几年,亲朋故旧资助,才得以归葬新淦。

《明史 陈寿传》原文

陈寿,字本仁,其先新淦人。祖志弘,洪武间代兄戍辽东,遂籍宁远卫。寿少贫甚,得遗金,坐守至夜分,还其主。从乡人贺钦学,登成化八年进士,授户科给事中。视宣、大边防,劾去镇守中官不检者。又尝劾万贵妃兄弟及中官梁芳、僧继晓,系诏狱。得释,屡迁都给事中。

弘治元年,王恕为吏部,擢寿大理丞。刘吉憾恕,讽御史劾寿不习刑名,冀以罪恕。竟调寿南京光禄少卿,就转鸿胪卿。

十三年冬,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延绥。火筛数盗边,前镇巡官俱得罪去。寿至,蒐军实,广间谍,分布士马为十道,使互相应援,军势始振。明年,诸部大入,先以百余骑来诱。诸将请击之,寿不可。自出帐,拥数十骑,据胡床指麾饮食。寇望见,疑之,引去。诸道袭击,斩获甚多。朝廷方遣苗逵等重兵至,而寿已奏捷。孝宗嘉之,加录一等。逵欲乘胜捣巢。驻延绥久,战马三万匹日费刍菽不赀。寿请出牧近塞,就水草,众有难色。寿跨马先行,众皆从之,省费数十万。当战捷时,或劝注子弟名籍,寿曰:“吾子弟不知弓槊,宁当与血战士同受赏哉?”竟不许。

十六年以右副都御史掌南院。正德初,刘瑾矫诏逮南京科道戴铣、薄彦徽等,寿抗章论救。瑾怒,令致仕。寻坐延绥仓储亏损,罚米二千三百石、布千五百匹。贫不能偿,上章自诉。瑾廉知寿贫,特免之。中官廖堂镇陕西贪暴,杨一清以寿刚果,九年正月起抚其地。堂初奉诏制毡幄百六十间,赢金数万,将遗权幸。寿檄所司留备振,复戒谕堂勿假贡献名有所科取。堂怒,将倾之。寿四疏乞休,不得。堂爪牙数十辈散府县渔利,寿命捕之,皆逃归,气益沮。其秋,拜南京兵部侍郎,陕人号呼拥舆,移日不得行。逾年,乞骇骨,就进刑部尚书,致仕。

寿为给事中,言时政无隐,独不喜劾人,曰:“吾父戒吾勿作刑官,易枉人。言官枉人尤甚,吾不敢妄言也。”嘉靖改元,诏进一品阶,遣有司存问,时年八十有三。寿廉,历官四十年,无家可归。寓南京,所居不蔽风雨。其卒也,尚书李充嗣、府尹寇天叙为之敛。又数年,亲旧赙助,始得归葬新淦。

原文:

陈寿,字本仁,其先新淦人。祖志弘,洪武间代兄戍辽东,遂籍宁远卫。寿少贫甚,得遗金,坐守至夜分,还其主。从乡人贺钦学,登成化八年进士,授户科给事中。视宣、大边防,劾去镇守中官不检者。又尝劾万贵妃兄弟及中官1梁芳、僧继晓,系诏狱。得释,屡迁都给事中。

弘治元年,王恕为吏部,擢寿大理丞。刘吉憾恕,讽御史劾寿不习刑名,冀以罪恕。竟调寿南京光禄少卿,就转鸿胪卿。

十三年冬,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延绥。火筛2数盗边,前镇巡官俱得罪去。寿至,蒐军实,广间谍,分布士马为十道,使互相应援,军势始振。明年,诸部大入,先以百余骑来诱。诸将请击之,寿不可。自出帐,拥数十骑,据胡床指麾饮食。寇望见,疑之,引去。诸道袭击,斩获甚多。朝廷方遣苗逵等重兵至,而寿已奏捷。孝宗嘉之,加录一等。逵欲乘胜捣巢。驻延绥久,战马三万匹日费刍菽不赀。寿请出牧近塞,就水草,众有难色。寿跨马先行,众皆从之,省费数十万。当战捷时,或劝注子弟名籍,寿曰:“吾子弟不知弓槊,宁当与血战士同受赏哉?”竟不许。

十六年以右副都御史掌南院。正德初,刘瑾矫诏逮南京科道戴铣、薄彦徽等,寿抗章论救。瑾怒,令致仕。寻坐延绥仓储亏损,罚米二千三百石、布千五百匹。贫不能偿,上章自诉。瑾廉知寿贫,特免之。中官廖堂镇陕西贪暴,杨一清以寿刚果,九年正月起抚其地。堂初奉诏制毡幄百六十间,赢金数万,将遗权幸。寿檄所司留备振,复戒谕堂勿假贡献名有所科取。堂怒,将倾之。寿四疏乞休,不得。堂爪牙数十辈散府县渔利,寿命捕之,皆逃归,气益沮。其秋,拜南京兵部侍郎,陕人号呼拥舆,移日不得行。逾年,乞骇骨,就进刑部尚书,致仕。

寿为给事中,言时政无隐,独不喜劾人,曰:“吾父戒吾勿作刑官,易枉人。言官枉人尤甚,吾不敢妄言也。”嘉靖改元,诏进一品阶,遣有司存问,时年八十有三。寿廉,历官四十年,无家可归。寓南京,所居不蔽风雨。其卒也,尚书李充嗣、府尹寇天叙为之敛。又数年,亲旧赙助,始得归葬新淦。

(节选自《明史·陈寿传》)

[注]1中官:宦官。2火筛:明朝时,一个北方的少数民族的首领。

译文:

陈寿,字本仁,他的祖先是新淦人。祖父陈志弘,洪武年间代替兄长戍守辽东,于是入加入宁远卫军籍。陈寿年少时十分贫困,拾到别人丢失的钱,坐等到半夜,归还失主。跟从同乡人贺钦学习,考中成华八年进士,被授予户科给事中一职。巡视宣、大边防,弹劾罢免行为不端的镇守宦官。又曾因弹劾万贵妃的兄弟以及宦官梁芳、僧人继晓,被关入钦犯监狱。得到释放,积功升迁任都给事中。

弘治元年,王恕掌管吏部,提升陈寿为大理丞。刘吉恨王恕,暗示御史弹劾陈寿不熟悉刑律,希望以此归罪王恕。陈寿最终被调任南京光禄少卿,就地专任鸿胪卿。

十三年冬,陈寿凭借右佥都御史的身份做延绥巡抚。火筛多次进犯边疆,前任镇巡官全部获罪离职。陈寿到任后,聚集器械和粮饷,广泛派遣间谍,分别布置人马为十路,让他们互相策应救援,军威开始振奋。第二年敌寇各部大举进犯,先派一百多骑兵前来引诱。诸将请求攻击,陈寿不同意。他亲自出帐外,带领数十个骑兵,在胡床上指挥饮食。敌寇望见,对此感到疑惑,便引兵退去。官军诸路袭击敌人,斩首俘虏很多敌人。朝廷正派遣苗逵等大军到来,而陈寿已上奏捷报。孝宗嘉奖他,加俸禄一等。苗逵想乘胜捣毁敌寇巢穴。在延绥驻扎了很久,三万匹战马每天消费的草料无法计算。陈寿请求出去到边塞附近放牧,靠近水草,众人面露难色。陈寿便上马先行,众人都跟随他,节省军费数十万。当战斗胜利时,有人劝他写上子弟的名籍,陈寿说:“我的子弟连射箭和用矛都不懂,怎能和浴血奋战的将士共同受赏呢!”最终也不答应。

十六年,陈寿以右副都御史的身份掌管南院。正德年间,刘瑾假传圣旨逮捕南京科道戴铣、薄彦徽等人,陈寿直接上奏章解救。刘瑾大怒,令他辞去官职。不久因延绥仓储亏损获罪,被罚米二千石、布一千五百匹。陈寿家贫不能抵偿,上书皇帝陈述自己的情况。刘瑾察知陈寿贫困,特许免罚。宦官廖堂镇守陕西。廖堂贪婪残暴,杨一清认为陈寿刚毅果断,九年正月,起用他巡抚陕西。廖堂当初奉诏制造毛毡帐篷一百六十间,赢余白银数万两,打算送给权贵幸臣,陈寿传檄主管部门留作赈贷之用,又告诫廖堂不要借向朝廷进贡名义征收财物。廖堂发怒,打算排挤他。陈寿四次上书请求退休,没得到允许。廖堂的爪牙数十人分散在各府县盘剥百姓,陈寿命令逮捕他们,这些人全部逃回,气焰受到阻遏。这年秋天,陈寿被任命为南京兵部侍郎,陕西百姓哭喊着簇拥在他的车子周围,很长时间不能起行。过了一年,请求退休,就地进升刑部尚书,退休。

陈寿任给事中时,谈论时政直言不讳,唯独不喜欢弹劾别人。他说:“我父亲告诫我不要做刑部官吏,因为刑部官吏容易冤枉人。谏官冤枉人更加厉害,我不敢随便说话。”嘉靖元年,诏令陈寿进一品官阶,派遣主管官吏慰问,时年八十三岁。陈寿为官廉洁,做官四十年,竟无家可归。寓居南京时,他的居所不能遮蔽风雨。陈寿去世后,上书李充嗣、府尹寇天叙为他收敛尸身。又过了几年,亲朋故旧资助,才得以归葬新淦。

明史.毛忠传,文言文的翻译

毛忠(1394-1468年),字允诚,原名哈喇,西部人,曾祖父归附明朝,世代承袭,毛忠手臂力量过人,擅长骑马射箭,屡立战功,可以用赐姓毛。

毛忠的曾祖父哈喇歹在洪武初年归附明朝,从一名士兵升到千户,后来战死。祖父拜都跟从征讨哈密时,的战死。父亲因骁勇而充宝任总旗,任到永昌百户。[ 1 ]

毛忠继承官职时,已经经过了二十年,手臂力量过人,善于骑马射箭。他曾跟随明太宗朱棣北征。宣德五年(1430年),毛忠出征讨伐曲先叛敌时有功。

宣德八年(1433年),毛忠出征也不刺山,擒获敌伪少师知院。

宣德九年(1434年),毛忠出征脱欢山,宣德十年(1435年)征讨黑山敌寇,擒获了他们的首领。毛忠先后分别得到升一级,官至指挥同知。[ 2 ]

正统三年(1438年),毛忠随从都督蒋贵征讨朵儿只伯,为头冲锋陷阵,俘获很多,升为都指挥愈事。

正统十年(1445年),毛忠以守卫边疆的功劳,进升为同知,并得到皇上赐姓。

正统十一年(1446年),毛忠跟随总兵官任礼收捕沙洲卫都督喃哥的部落,他要迁到边境内。,毛忠进升为都指挥使。

正统十三年(1448年),毛忠率领军队到罕东,生擒喃哥的弟弟伪祁王锁南奔和其他的部众,他被升为都督愈事,这个时候才赐名为忠。不久他充任右参将任,协助守卫甘肃。[ 3 ]

景泰初年(1450年一?),侍郎李实出使大漠以北,回来后说毛忠多次派使者勾结瓦剌。下诏命令把他抓去京城。毛忠到达后,兵部审判了它的罪行,请求处以死刑的刑罚。第二景皇帝朱朱祁钰不允许。兵部请求将他贬官,发往福建戴罪立功。皇上于是派遣他到福建,但他们的官阶照旧,让甘肃守臣将他们的家属迁到京城。当最初毛忠出征沙漠时,曾抓获番僧加失领真贡献给朝廷,第二英宗赦免了他而不诛杀,后来加失领逃到瓦刺,为了先前所用,恨毛忠,想陷害他,就宣传说毛忠和也先交通,而朝廷不了解,之所以把他派到福建。第二英宗在塞外却知道这件事,因此他复辟后,立即把毛忠召回。而毛忠在福建也屡有斩首之功,于是升他为都督同知,担任任左副总兵,镇守甘肃。接见他时,相对其他安慰周到,赐给玉带、织金蟒衣。[ 4 ]

天顺二年(1458年),贼寇大部队入侵甘肃,巡抚芮钊上奏弹劾众将领误事的罪。部落里的意见认为毛忠功劳足以赎罪,对他置之不理。

天顺三年(1459年),毛忠以在镇番攻破寇贼的功劳,进升为左都督。

天顺五年(1461年),孛来用几万骑兵分别抢西宁、庄浪、甘肃等方法,进入凉州。毛忠鏖战一昼夜,箭射完了,力气用尽,而敌人来得到更多,军中将士都大惊失色。毛忠意志更坚,他安抚将士,又殊死搏斗。敌人见最终不完,而我军援军也到了,就撤军而去,毛忠终于得以保全军队而返回。[五]

天顺七年(1463年),永昌、凉州、庄浪塞外各番人很多次制造边患,毛忠与总兵官卫颖分别头讨伐。毛忠首先击败了巴哇等大家族。昝咂、马吉思等族,另外的将领攻打不下。,毛忠又将其击败。论功时,毛忠只会增加俸禄一百石,而卫颖却得到世袭诰券,毛忠向朝廷提出意见,于是得以封为伏羌伯。[ 6 ]

成化四年(1468年),固原寇贼人满四占据石城造反。韶令毛忠调兵讨伐,与总督项忠等个人夹攻敌人老巢。毛忠由木头沟直抵炮架山下,多有斩杀和俘获。敌人稍稍退却,毛忠亲自冒着箭石接连夺取山北、山西两座山峰。而项忠等人的军队也攻克了山的东峰,进到石城的东、西两个门。贼人处境非常窘迫,相对痛哭。突然起了浓雾,另外的哨点起烟火报警,牵制了毛忠的部队,贼人于是合力攻击毛忠。毛忠奋力作战不停,被流箭射中而死,终年七十五岁。侄子毛海、孙子毛铠甲前来相救,的战死。

明史张泰传 文言文 翻译

七录(《明史·张溥传》)

(张)溥幼好学,所读书必手钞,钞已朗诵一过,即焚之,又钞,如是者六七始已。右手握管处,指掌成茧。冬日手皲日沃汤数次,后名读书之斋曰:“七录”。

译文:

张溥从小就爱好学习,凡是所读的书一定要用手抄,抄写后朗读一遍,然后就焚烧它,又重新抄写,象这样反复六七遍才停止。他右手握笔管的地方,指掌上长了老茧。冬天手指冻裂了,每天要在热水里洗好几次,后来他把他读书的房门命名为:“七录”。

明史崔恭传文言文翻译白话文

崔恭,字克让,是广宗人。正统元年考中进士,被授以户部主事的官职,去管理延绥仓库,都说他很有才能。因杨溥举荐他,升为莱州知府。内地送到辽东的布匹,都是贮藏在郡的仓库里的,时间长了就会腐烂,看守布匹的人很多都因为这个导致家庭破产。崔恭另建造三十个敞房贮藏这些布匹,规定按年送到外面去,其他的就充当莱州府的军饷,于是放回了看守的人员八百人。也先侵犯京师,崔恭派几千民兵支援京师。朝廷决定建造临清城,发布告征充劳役的人。崔恭认为现在正是春天,人民都缺少粮食,请求朝廷等到秋天收过粮食后再征。崔恭在莱州府六年,莱州的人都把他比作汉代的杨震。

景泰年间,越级提拔为湖广右布政使。各司所用的物品,都是从老百姓那里取的。崔恭和手下的人作了约定,都免掉了。公安、监利的流民随意相互杀人,崔恭下令愿意入到当地户籍的人就可以随意入,要不然到秋天的时候就遣回原籍,于是那些人就安定下来了。不久,又调到江西左布政使,这里有个广利库,官吏们私自侵吞了五十两银子。崔恭将这件事告诉了巡抚韩雍,于是看守这个仓库的人都被判了罪。崔恭在江西核定了均徭法,根据轻重,每十年一次劳役,这便成了定例。

天顺二年,宁王朱奠培不遵法度,崔恭上书参劾了他。朝廷削减了宁王的护卫数,宁王稍微有所收敛。崔恭升为右副都御史,代替李秉巡查苏州、松江等府。按照规定,崔恭推荐地方上的老人向朝廷讲述利害,陈述革新的办法。崔恭和都督徐恭一起疏通仪真的漕河,又疏通常、镇河,避免了长江的险情。做完这些后,就大力治理吴淞江。从昆山的夏界口,到上海的白鹤江,又从白鹤江到嘉定的卞家渡,最后到庄家泾,一共疏通了一万四千二百多丈的河道。又疏通曹家港、蒲汇塘、新泾这几条河流。人民靠这个得到了好处,把曹家港看作“都堂浦”。原来的时候,周忱奏告朝廷定了耗羡的规定,李秉改成了按照轻重来增加减少。这个规定很平常,但难于核算,官吏们感到非常麻烦。于是崔恭免掉了李秉的,一切都按周忱原来定的。

吏部缺少一个右侍郎,李贤、王翱都举荐崔恭。朝廷召了崔恭加以任用。崔恭作了“劝惩簿”,这很有名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王翱很看重崔恭,崔恭转为左侍郎。崔恭在父亲死了丁忧后重新复为原职。宪宗当了皇帝后,崔恭向朝廷请求退休不做官,朝廷不允许。成化五年,尚书李秉罢官。商略想用姚夔,彭时想用王概,但是作言官的北方人都说实际上是彭时起跑了李秉,在朝廷上大吵大闹。彭时推说有病不出来,侍读尹直认为因为彭时、王概都是自己同乡,怕因此受到惩罚,连忙告诉了商辂,以崔恭代替了李秉。过了五个月,崔恭因母亲去世回家守孝。除了孝服后,起复到南京吏部任职,崔恭参劾罢免了几个部门的没有才能的几个人。成化十一年春天,朝廷让崔恭参与处理国家大事。当了三年,就退休了。又过了两年,崔恭去世。朝廷赠给他太子少保的名誉官职,给他的谥号为庄敏。

明史,伍文定传文言文翻译

翻译

伍文定,字时泰,湖北松滋人。他的父亲伍..当过贵州参议。文定自己考中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他臂力过人,擅长骑马、射箭,议论事情慷慨激昂。当初做常州推官,办事精明、勤快,很会断案,被称为强干的小吏。魏国公徐亻甫与百姓争抢田地,文定把田判给了百姓。刘瑾得到徐亻甫送的重礼后,就制造大案,巡抚艾朴以下十四个人都被逮捕了。文定已经升调为成都同知,也被抓进京城的大牢中,结果被罢官为民。刘瑾败亡以后,他重新起用到嘉兴做官。

江西姚源的盗贼王浩八等流窜到浙江开化抢劫,都御史俞谏传令让文定与参将李隆、都指挥江洪、佥事储珊一起讨伐他,驻军华埠。而都指挥白弘与湖州知府黄衷另外在马金扎营。盗贼刘昌三攻破营寨,活捉了白弘,官军受到了很大打击。浩八攻打华埠,江洪、文定打败了他,追到孔埠。李隆、储珊也追到池淮,破坏了敌人的巢穴,接着又进攻淫田。江洪率奇兵深入敌区,中了盗贼的奸计,与指挥张琳等都被俘。文定等将因为殿后得以生还,盗贼也就此逃回江西去了。俞谏等把文定忠于职责、勇敢作战的事迹上报朝廷后,朝廷诏令主管部门对他加以奖励。后来他升任河南知府,设计擒获了大盗张勇、李文简。因为才干优裕,能干大事,所以调往吉安。期间又定计平定了永丰和大茅山的盗贼。后来,又帮助巡抚王守仁平定了桶冈、横水。

宸濠叛乱发生后,吉安的百姓、士绅们争先恐后地逃跑或躲藏。文定把逃亡的斩了一个,群众才安静下来。然后他把守仁迎入城中。知府刑王旬、徐琏、戴德孺等先后到来,一起讨伐宸濠,由文定当大将。在二十五日那天的战斗中,文定亲身冒着箭头和滚石的威胁向前,大火烧着胡须也不退后一步。宸濠之乱被平定,他战功最大,被提升为江西按察使。张忠、许泰到南昌,想顶他的战功,而守仁已经拿获宸濠带到浙江去了。张忠等失望后非常恼恨。文定出来拜见,就把他给绑了。文定骂道“:我不顾诛杀九族为国家平定反贼,有什么罪?你们是天子的心腹,侮辱国家的忠臣义士,为反贼报仇,依法该斩了你们。”张忠更加恼火了,就把文定棰倒在地上。文定后来上书皇帝请求解职,武宗没有回答他。

不久他升任广东右布政使。尚未赴任,世宗皇帝即位。他上书检举张忠等人的罪状,并且说:“过去张忠、许泰与刘晖到江西来,张忠自称是天子的弟弟,刘晖自称天子的儿子,许泰自称威武副将军,与天子是同僚。他们侮辱朝廷命官,诬害善良百姓,提出千万般要求,侵夺了百万余资财,致使江西到处是饿死的尸首,盗贼汹汹而起。现在即使一刀刀割了他们三个,也不足以向江西百姓谢罪。现今首恶江彬、钱宁都已经法办了,这三个人实际上是他们的党羽。请赶快杀了他们,用以显示法律的威严!”又请求把没收宸濠的资产,发还给江西,作为建设江西的费用;慎重地清理冤案,释放张忠、许泰所陷害的无罪者,及宁王家族中没参加阴谋反叛的人员。世宗一并采纳了他的建议。

评定功绩,文定升为右副都御史,负责督办操江事务。嘉靖三年(1524)讨伐海盗,拿获了董效等二百多人,世宗颁发敕令奖励了他。不久因病请回家疗养去了。六年应召入京,做了兵部右侍郎,冬天升为右都御史,代胡世宁主持都察院的事务。

云南的少数族人首领安铨造反,打败了参政黄昭道,攻占了寻甸、嵩明。第二年,武定的民族首领凤朝文也起来造反,杀害了同知以下的官吏,与安铨联合起来包围云南。世宗诏令加封文定为兵部尚书兼前职,让他统辖云南、四川、贵州、湖广的军队讨伐叛乱者,让侍郎梁材督理军饷。正好芒部叛乱酋长沙保的儿子普奴也兴兵作乱,朝廷一并交由文定来镇压。文定没到云南,安铨等已经被巡抚欧阳重打败,于是文定调头去征伐普奴。左都御史李承勋极力说四川、贵州破缺不堪,不应当再动兵,于是召文定回京提督京营。文定到湖广,上书请假回家祭祖。过后,四川巡按御史戴金又上书说“:叛贼作乱开始的时候,大势头还可以招安。可是文定打定主意要进军,完全不珍惜机会。大车大马运输粮草,白白浪费了几十万石。等朝廷诏书命令作罢时,他还不肯停下来。又尽力述说土酋阿济等的罪过,使得当地军民纷纷传言,差一点又出个乱子。我认为文定应当治罪。”尚书方献夫、李承勋借此诋毁文定好大喜功,劳民伤财,于是命令他退休了。

文定以忠臣义士自相期许,遇到事情,敢想敢干,不与时俯仰,见风使舵。芒部叛乱一事,他恨那些小丑们几次造反,反复无定,所以想为国家弘扬威武,却被议事的大臣们从旁给阻挠了。当时朝廷一心要姑息偷安,因此他没能成就这桩功业。九年(1530)七月他死在家中。天启初,才被追谥为“忠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iang.zhang@163.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揠苗助长文言文中的然解释-《揠苗助长》文言文意思

《揠苗助长》文言文意思 古宋国有个人担忧他的禾苗不长高,就拔高了禾苗,一天下来十分疲劳,回到家对他的家人说:“今天可把我累坏了,我帮助禾苗长高了!”他儿子听说后急忙到地里去看苗,然而苗都枯萎了。 …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