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对文言文翻译

时间:2020-8-11 作者:hulupan.com

文言文翻译

142:兼罪

以前(有一天),韩昭侯喝醉酒然后睡觉,负责皇上帽子的人看见皇上寒冷,所以给皇上添加一件衣服在上面。(皇上)睡醒感到愉悦,问左右侍从:“谁添加衣服的?”,左右侍从说:“负责帽子的人”。皇上于是定罪给了管帽子和管衣服的人——判管衣服的人有罪,是因为它没有做到他要做的职责;判管帽子的人有罪,是因为它越权作了不属于职责范围的事。不是不讨厌寒冷,是因为越权办事的危害比寒冷更加可怕啊!

143.郢书燕说”比喻曲解原意,以讹传讹。

郢书燕说

一天夜里,楚国京城郢都的一个人在家给燕相国写信。因为烛焰偏低,飘忽不定的烛光夹著文房用具淡淡的影子,显得有一点昏暗,所以这郢人对侍者说了一声:“举烛。”明灯高照,写信就看得清楚了。谁知他在烛光不亮,心中犯急,脑子里想著“举烛”,嘴里念著“举烛”的时候,竟然不知不觉把“举烛”二字也写到信里去了。过后他没有检查就把信交给了侍者。

燕相国收到那郢人的信以后,反覆看了好几遍。他始终觉得信中的“举烛”二字非常费解。久闻四海之内唯楚有才,难道这就是一种莫测高深?燕相国想到这里,忽然灵机一动。他若有所悟地说:“举烛的意向是崇尚光明,而崇尚光明的人必定会推举光明磊落、才能出众的人担当重任。照这样看,郢人致书突出‘举烛’二字,其用意原来是为我献策!”

燕相国把这一想法告诉了燕王,燕王听了十分高兴。他以相国的政见为原则,广招贤士,从而使燕国政通人和,日益强盛。

144.原文:

子思言苟变于卫侯曰①:“其才可将五百乘②。”公曰:“吾知其可将;然变也尝为吏,赋于民③,而食人二鸡子④,故弗用也⑤。”子思曰:“夫圣人之官人也⑥,犹匠之用木也,取其所长,弃其所短;故杞梓连抱而有数尺之朽⑦,良工不弃。今君处战国之世,选爪牙之士⑧,而以二卵弃干城之将⑨,此不可使闻于邻国也。”公再拜曰:“谨受教矣⑩!”

译文:

子思向卫国国君提起苟变说:“他的才能可统领五百辆车。”卫侯说:“我知道他是个将才,然而苟变做官吏的时候,有次征税吃了老百姓两个鸡蛋,所以我不用他。”子思说:“圣人选人任官,就好比木匠使用木料,取其所长,弃其所短;因此一根合抱的良木,只有几尺朽烂处,高明的工匠是不会扔掉它的。现在国君您处在 战国 纷争之世,正要收罗锋爪利牙的人才,却因为两个鸡蛋而舍弃了一员可守一城的大将,这事可不能让邻国知道啊!”卫侯一再拜谢说:“我接受你的指教。”

注释:

①: 子思:姓孔,名伋,孔子之孙,战国初期哲学家。卫侯:卫国国君。

②: 将:率领。乘(shèng):古代马车的单位名称。一车四马为一乘。

③: 赋:收税。

④: 鸡子:鸡蛋。

⑤: 弗:不。

⑥: 圣人:明智之人。官人:用人.官,任用

⑦: 杞(qǐ):树名,即杞柳.梓(zǐ):树名.连抱:合抱

⑧: 爪牙:指猛将。

⑨: 干城:保卫国家。干,盾牌,引申为保卫。城:城郭

⑩: 再拜:连拜两次。表示尊敬。谨受:虚心接受

145.【原文】

庄子送葬,过惠子之墓,顾谓从者曰:“郢人垩慢其鼻端(1),若蝇翼,使匠石斲之(2)。匠石运斤成风(3),听而斲之(4),尽垩而鼻不伤,郢人立不失容(5)。宋元君闻之,召匠石曰:‘尝试为寡人为之。’匠石曰:‘臣则尝能斲之。虽然,臣之质死久矣(6)。’自夫子之死也(7),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与言之矣。”

【译文】

庄子送葬,经过惠子的墓地,回过头来对跟随的人说:“郢地有个人让白垩泥涂抹了他自己的鼻尖,像蚊蝇的翅膀那样大小,让匠石用斧子砍削掉这一小白点。匠石挥动斧子呼呼作响,漫不经心地砍削白点,鼻尖上的白泥完全除去而鼻子却一点也没有受伤,郢地的人站在那里也若无其事不失常态。宋元君知道了这件事,召见匠石说:‘你为我也这么试试’。匠石说:“我确实曾经能够砍削掉鼻尖上的小白点。虽然如此,我可以搭配的伙伴已经死去很久了。”自从惠子离开了人世,我没有可以匹敌的对手了!我没有可以与之论辩的人了!”

146.齐威王和魏惠王在郊外会猎。魏惠王说:“齐国也有宝贝吗?”齐威王说:“没有。”魏惠王说:“我的国虽然小,但是尚且有直径一寸左右的珍珠,能照亮车前车后各十二辆的珠子有十枚。象齐国这样大的国家怎么会没有宝贝呢?”齐威王说:“我所以认为的宝贝和大王你的不同。我的臣子有个叫檀子的,让他守南城,楚人就不敢为寇作乱,泗河旁的十二个诸侯国都来朝见;我的臣子有个叫盼子的,派他守卫高唐,赵国人就不敢往东在黄河上打渔;我的官吏中有个叫黔夫的,派他守徐州,燕国人就会面对徐州的北门祭祀求福,赵国人就会面对徐州的西门祭祀求福,迁移过来要求居住于齐国的有七千多家;我的臣子有位叫钟首的,派他防备盗贼,就会做到路不拾遗。这四个臣子,能照耀千里,岂止十二辆马车呢!”魏惠王脸上露出惭愧的神色。

147.其出处是《礼记·大学》

【解释】 焉:代词,相当这里。心思不在这里。指思想不集中。

【出处】 西汉·戴圣《礼记·大学》:“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

【用法】 主谓式;作谓语、定语、状语;含贬义; 指思想不集中。

【示例】 讲话时做腔做势,而又带着~的样子,这似乎都是纨绔子弟的特征,普遍而一律的。 ★柔石《二月》

148.昔者弥子瑕见爱於卫君。卫国之法,窃驾君车者罪至刖。既而弥子之母病,人闻,往夜告之,弥子矫驾君车而出。君闻之而贤之曰:「孝哉,为母之故而犯刖罪!」与君游果园,弥子食桃而甘,不尽而奉君。君曰:「爱我哉,忘其口而念我!」及弥子色衰而爱弛,得罪於君。君曰:「是尝矫驾吾车,又尝食我以其馀桃。」故弥子之行未变於初也,前见贤而后获罪者,爱憎之至变也。故有爱於主,则知当而加亲;见憎於主,则罪当而加疏。故谏说之士不可不察爱憎之主而后说之矣。

夫龙之为虫也,可扰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人有婴之,则必杀人。人主亦有逆鳞,说之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鳞,则几矣。

译文:

从前弥子瑕被卫国君主宠爱。按照卫国的法律,偷驾君车的人要判断足的罪。不久,弥子瑕的母亲病了,有人知道这件事,就连夜通知他,弥子瑕就诈称主的命令驾着君主的车子出去了。君主听到这件事反而赞美他说:“多孝顺啊,为了母亲的病竟愿犯下断足的惩罚!”弥子瑕和卫君到果园去玩,弥子瑕吃到一个甜桃子,没吃完就献给卫君。卫君说:“真爱我啊,自己不吃却想着我!”等到弥子瑕容色衰退,卫君对他的宠爱也疏淡了,后来得罪了卫君。卫君说:“这个人曾经诈称我的命令驾我的车,还曾经把咬剩下的桃子给我吃。”弥子瑕的德行和当初一样没有改变,以前所以被认为孝顺而后来被治罪的原因,是由于卫君对他的爱憎有了极大的改变。所以说,被君主宠爱时就认为他聪明能干,愈加亲近。被君主憎恶了,就认为他罪有应得,就愈加疏远。因此,劝谏游说的人,不能不调查君主的爱憎态度之后再游说他。

龙属于虫类,可以驯养、游戏、骑它。然而他喉咙下端有一尺长的倒鳞,人要触动它的倒鳞,一定会被它伤害。君主也有倒鳞,游说的人能不触犯君主的倒鳞,就差不多算得上善于游说的了。

《逆鳞》其实是作词者阿郎,长久以来一直很想尝试的主题,所以这次终于有机会碰到适合旋律可以发挥,让他十分兴奋!而这个有考究的歌名,其实是形容平时温驯的龙,身上有部份的鳞片是逆着生长的,相传如果误触了龙身上逆生的鳞片,龙就会暴怒,所以歌中的《逆鳞》,就是比喻每个人身上都有不能让人碰触的地雷区,而杰伦的《逆鳞》,象征的正是华人的自尊,如果被外人侮辱,或父母亲被毁谤, 小心龙的传人反击!

回答者: ahcao2008 - 经理 五级 2007-3-18 09:08

检举从前弥子瑕被卫国君主宠爱。按照卫国的法律,偷驾君车的人要判断足的罪。不久,弥子瑕的母亲病了,有人知道这件事,就连夜通知他,弥子瑕就诈称主的命令驾着君主的车子出去了。君主听到这件事反而赞美他说:“多孝顺啊,为了母亲的病竟愿犯下断足的惩罚!”弥子瑕和卫君到果园去玩,弥子瑕吃到一个甜桃子,没吃完就献给卫君。卫君说:“真爱我啊,自己不吃却想着我!”等到弥子瑕容色衰退,卫君对他的宠爱也疏淡了,后来得罪了卫君。卫君说:“这个人曾经诈称我的命令驾我的车,还曾经把咬剩下的桃子给我吃。”弥子瑕的德行和当初一样没有改变,以前所以被认为孝顺而后来被治罪的原因,是由于卫君对他的爱憎有了极大的改变。所以说,被君主宠爱时就认为他聪明能干,愈加亲近。被君主憎恶了,就认为他罪有应得,就愈加疏远。因此,劝谏游说的人,不能不调查君主的爱憎态度之后再游说他。

149.曾子(孔子的有名弟子)寝疾,病。乐正子春(曾子的弟子)坐于床下,曾元、曾申(曾子的儿子)坐于足,童子隅坐而

执烛。

童子曰:“华而睆(读音huan三声,浑圆、有光泽的样子),大夫之箦(读音ze二声,竹席)与!”子春曰:“止!”曾

子闻之,瞿然曰:“呼!”曰:“华而睆,大夫之箦与!”曾子曰:“然。斯季孙(人名,鲁国的权臣)之赐也,我未之能易也。

元,起易箦。”曾元曰:“夫子之病革(读音ji二声,急)矣,不可以变。幸而至于旦,请敬易之。”曾子曰:“尔之爱我也不

如彼。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毙焉,斯已矣。”举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没。

翻译:曾子病重躺在床上,很严重。乐正子春坐在床旁边,曾元、曾申坐在床脚下,童仆坐在角落拿着蜡烛。

童仆说:“华美而圆润,(那是)大夫(才能享用)的竹席啊!”子春说:“住嘴!”曾子听见这话,惊惧地说:“啊!”

(童仆又)说:“华美而圆润,(那是)大夫(才能享用)的竹席啊!”曾子说:“是的。那是季孙送的,我没有(及保┗坏?/font>

啊。(曾)元,(扶我)起来换竹席。”曾元说:“您的病非常严重啊,不能移动(您的身体啊)。幸好到了早晨,(等天亮)

一定遵从您的意思换了它。”曾子说:“你爱我不如他(童仆)。君子爱人用德操,小人爱人是用姑息迁就。我还有什么需求啊?

我能得到封建礼教的正道而死去,也就完满了。”扶着抬起(他的身体)然后更换竹席,(他)躺回席子上还没躺好就死了。

感:封建礼教的繁文缛节现在看来显得挺可笑的。还有个细节,让我觉得这故事是编造的:别人送你席子,不可能会铺到

你的床上去吧?曾子既然是能继承孔子思想的高徒,当然会比一个童仆更了解封建礼教的条框,宁死都要换掉大夫的席子的曾子,

又如何会知错而先犯礼呢?

不过,君子爱人以德,细人爱人以姑息。说得实在是非常好!我还想狗尾续貂补上一句:君子爱人以德,细人爱人以姑息,

小人爱人以钱财。

文言文翻译《眉、眼、口、鼻之争》与《头尾争大》

检举《眉、眼、口、鼻之争》

眉、眼、口、鼻四者,毕有神①也。一日,口为鼻曰:“尔何能,而位居吾上?”鼻曰:“吾能别香臭然后子可食故吾位居汝上。”鼻为眼曰:“子有何能,而位在我上也?”眼曰:“吾能观美恶,望东西,其功不小,宜居汝上也。”鼻又曰:“若然,则眉有何能,亦居我上?”眉曰:“我也不能与诸君厮②争得,我若居眼鼻之下,不知你一面皮安放?” (选自罗烨《醉翁谈录》)

[注释] ①神:灵性。 ②厮:相互。安,是哪里的意思

眉、眼、口、鼻四个都有灵性,一天,口对鼻子说“你有什么能耐,位置在我的上面?”鼻子说“我能识别香味和臭味,然后你可以才可以吃,所以我在你的上面”鼻子又对眼睛说“你有什么能耐,位置在我的上面?”眼睛说”我能看见好看的不好看的,观察东西,功劳实在不小,适合在你的上面”鼻子又说“如果是这样,那么眉毛又有什么能耐,也在我的上面”眉毛说“我不能和你们相互争夺,我如果在眼睛鼻子之下,就不是道你这一张脸皮往哪里放了”

《头尾争大》

从前有一大蛇,头尾自相争论。头语尾曰:‘我应为大。’尾语头曰:‘我亦应大。’头曰:‘我有耳能听声,目能视物,口能进食,加以行时在前,能御外侮,有如是等等优越条件,是故理应为大。汝无此能事,不可与我争也。’尾闻此言,心有未服,怒语头曰:‘汝之所言,未必为当,我虽无有耳目之视听,及口进食之功用。可是,我放汝行,汝方得前往,倘若我不与汝合作,任尔有偌大之功能,势必无用武之地,是故我亦应大。’头闻其言,心自思念,尾实无能,而妄自尊大,犹大言不惭,谓我之行,受其使令。头于愈思愈忿之下,于是,不与之理论,掉首即行。是时尾觉身旁有一树木,随即以身绕木三匝,使劲施术,不放头行。如是三日不已,头遂不得前去。因之,求食不得,饥饿垂死。头语尾曰:‘汝可放之,听汝为大。’尾闻言大喜,即时放之。头复语尾曰:‘汝既为大,听汝前行。’尾即前行,自为得意,不料未及数步,即堕入火坑,同归于尽矣。

翻译:

从前有一条蛇,有一天,蛇头与蛇尾巴吵了起来,抢着要做老大。

蛇头对蛇尾说:“我应当做老大,你要听我的。”

蛇尾对蛇头说:“我应当做老大,你要听我的。”

双方争执不下。蛇头又说:“我有耳朵能听,有眼睛能看,有嘴巴能吃。走动敏捷,我总是在前面,所以我应当是老大。你没有我这么大的本事,当不了老大。”

蛇尾说:“我想让你走动,你才能走动;如果我不想让你走动,看你怎么动。”说罢,把身子缠在树干上,死也不放。

三天三夜过去了,蛇头无法行动,不能觅食,饿得要命。

蛇头于是对蛇尾说:“好吧!好吧!你放开,我让你做老大就是了。”

蛇尾这才放开树干。

蛇头气呼呼地说:“好吧!既然你是老大,那么你走前面。”

蛇尾毫不示弱地说:“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看我的。”

说罢,兴匆匆地向前爬去。可是蛇尾既无眼睛,又无耳朵,不知道前面有些什么,没爬多远,就掉进一个火坑里,烧死了。

眉毛,眼睛,嘴和鼻子他们四个都有灵性.一天,嘴对鼻子说:"你有什么本领,可以在我上面?"鼻子回答:"我能识别香味和臭味所以才能在你的位置之上."鼻子对眼睛说:"你有什么本领,可以在我上面?"眼睛说,:"我能观察善恶美丑,遥望东方和西方,我的功劳不小,所以位置在你上面."鼻子又说,"如果这样,那么眉毛有什么本领,也在我上面呢?"眉毛说,"我不能和各位相互争辩比较.如果我在眼睛鼻子下面,不知道你的脸放到哪里?" 昔有一蛇,头与尾不能和衷合作,互相争论,皆要做上首,蛇头道:『我有耳朵会听,有眼睛会看,有嘴巴能吃东西;走路时候,也是我在前面,自然我该做上首,你并无此种能耐呀。』蛇尾道:『我允许你走路,你才得行动,我若不允许,只要找个小小树干,遶个三匝,不放你行动,你尚有何法?』说罢,当真遶树三匝,经三昼夜,牢牢不放。蛇头果然不能行动,因之不能觅食,饿得要死,只得低首乞和,说道:『算了罢,请你放行,让你做上首。』蛇尾听了,解放下来。蛇头又道:『你既为上首,该让你前行了。』蛇尾便大摇大摆倒行逆游起来,行不了几步,不知道前面有个火坑,堕入坑中,与头一同烧死。

口鼻眼眉争辩文言文翻译

口与鼻争高下。口曰:“我谈古今是非,尔何能居上我?”鼻曰:“饮食非我不能辨。”眼谓鼻曰:“我近鉴毫端,远观天际,唯我当先。”又谓眉曰:“尔有何功居上我?”眉曰:“我虽无用,亦如世有宾客,何益主人?无即不成礼仪。若无眉,成何面目?”(节选自《唐林语》)

嘴巴和鼻子争上下。嘴巴说:“我谈古论今,你有什么能耐待在我上面?”鼻子说:“所有的饮料食物没有我就不能分辨。”眼睛对鼻子说:“我近可以分辨毫毛尖端(那么细微的事物),远可以观察到天边,只有我当排名最先。”又对眉毛说:“你有什么功劳待在我上面?”眉毛说:“我虽然没有实际用途,但是如果没有眉毛,那成什么面目了啊?”

口鼻眼眉争辩文言文翻译

口与鼻争高下。口曰:「我谈古今是非,尔1何能居我上?」鼻曰:「饮食非我不能辨2。」眼谓鼻曰:「我近鉴3毫端4,远察天际,惟我当先5。」又谓眉曰:「尔有何功居我上?」眉曰:「我虽无用,亦如世6有宾客,何益7主人?无即不成礼仪8。若无眉,成何面目9?」

注释:

1 尔:你。

2 辨:不能辨别气味。

3 鉴:看到、审察。

4 毫端:原指人类或鸟兽身上的细毛末端,这裏比喻最细微的东西。

5 当先:应该处於首位。

6 世:原指世俗,这裏指一般应酬。

7 益:用处。

8 礼仪:为一些隆重的场合而举行的仪式。

9 面目:样子、容貌。

嘴巴和鼻子争上下。嘴巴说:“我谈古论今,你有什么能耐待在我上面?”鼻子说:“所有度的饮料食物没有我就不能分辨。”眼睛对鼻子说:“我近可知以分辨毫毛尖端,那么细微的事物,远可以观察到天边,只有我当排名最先。”又对眉毛说:“你有什么功劳待在我上面?”眉毛说:“我虽然没道有实际用途,但是如果没有眉毛,那成什么面目了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iang.zhang@163.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晨雨诗句-秋天晨雨的诗句 古诗

秋天晨雨的诗句 古诗 晨雨 朝代:唐代 作者:杜甫 小雨晨光内,初来叶上闻。雾交才洒地,风逆旋随云。 暂起柴荆色,轻沾鸟兽群。麝香山一半,亭午未全分。 晨雨 【朝代】宋代 【作者】郑樵 东方斜未彻,暝 …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