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葬不合礼法文言文翻译

时间:2020-8-11 作者:hulupan.com

殉葬不合礼法文言文翻译

陈子车在卫国死了。他的妻子和家宰打算用活人为他殉葬,决定之后,陈子亢来了。两人告诉陈子亢说:“他老人家有病,没有人在地下伺候他,希望能用活人为他殉葬。”陈子亢说:“用活人殉葬不合礼仪。尽管如此,兄长有病,应当有人去伺候,除了妻子和家宰外,谁还能做这事呢?如果不这样做,那正合我想法. 如果要这样做,那我就想用你们两个人来殉葬。”于是,陈妻和家宰便没有用活人殉葬。

陈子车死于卫,其妻与其家大夫①谋以殉葬,定而后陈子亢②至,以告曰:“夫子疾,莫养于下③,请以殉葬。”子亢曰:“以殉葬,非礼也;虽然,则彼疾当养者,孰若妻与宰?得已,则吾欲已;不得已,则吾欲以二子者之为之也。”于是弗果用。(《礼记·檀弓下第四》)

注释:①大夫:为卿大大处理家务的总管。下文的“宰”与此相同。②陈子亢:陈子车的弟弟,孔子的弟子。③下:地底下。

译文:

陈子车在卫国死了。他的妻子和家宰打算用活人为他殉葬,决定之后,陈子亢来了。两人告诉陈子亢说:“他老人家有病,没有人在地下伺候他,希望能用活人为他殉葬。”陈子亢说:“用活人殉葬不合礼仪。尽管如此,兄长有病,应当有人去伺候,除了妻子和家宰外,谁还能做这事呢?如果不这样做,那正合我想法. 如果要这样做,那我就想用你们两个人来殉葬。”于是,陈妻和家宰便没有用活人殉葬。

息庵翁传 文言文翻译

息庵翁,名叫志求,字文健,息庵是他的别号。他的先人是江西清江县人,后来到了明朝洪武年间到了苏州,就在苏州安家了。息庵翁的祖父贻令先生因为擅长书法而在吴中很有名。息庵翁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在他祖父身边磨墨,伺候祖父写字,仿着祖父的字体写字,字写得很有精神且遒劲。他祖父非常惊讶,就教授他写字的方法。息庵翁为人清廉、正直,不符合礼法规定的不说、不做,亲朋好友都特别尊敬他。

息庵翁特别喜欢看书,一旦知道别人有好的古籍善本,就马上去借阅。他把自己的小屋装饰好后独自居住,在桌上点一炉香,放一瓶水,早晚抄录借来的书籍。然而息庵翁心中有雄心壮志,为自己不能及时有所作为而感到羞耻,听到秋风就不禁为这萧瑟所感染,马上扔掉笔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等心情平复后却又继续抄书,最后也只是在家中郁郁不得志,他在雍正四年去世,被安葬在黄山。息庵翁由一个儿子、三个女儿,他的子孙都很贫困,他的坟因此得不到修缮儿破败,坟周围种的树也很少,后人也很少去拜祭,但是息庵翁一生所抄录的书籍却都完好保存。

墨翁是吴槐市里的人。曾经游走的了荆楚 这个地方,一次,他遇到了有人传授古带造墨的方法, 于是说:“吾 如果卖这种墨的话,就完全可以有钱读书了, 何必像现在这样急急切切地到处奔走呢?” 于是就回家了, 在自家门上写上了“造古法墨”几个字。 字身 操持杵臼等工具制墨 , 虽然他手背龟裂面色黑黄, 但是他的形貌奇特古怪, 穿着宽大的衣服,戴着高高的帽子。人们望见他, 全都认为他是一个奇特的人。 他 经常研磨很多墨汁,爱好给他人写一尺见方的字,所写的字非常壮美。 所制墨,有 一定的价钱。 报酬不合适,辄 不卖。 所以别人的铺子里人总是很满,而 他的店铺的人却很稀少。

有一乡客讥讽 他说:“ 你的墨汁做得虽然好, 可为什么卖不出去?”墨翁 说:“ 唉!吾 的墨用的是上好的材料,做墨用的力也 特别勤苦, 就因为它制作的艰难, 所以我不 想 卖出它太容易了 啊。 现在那些追逐利益的人, 用一些鄙俗的方法随意制作, 在用低廉的价钱诱惑百姓, 看它虽然像黑色的玉,试用它却如 土炭一般, 我私下认为这是可耻的事。假如我要是想 效仿他们这种制墨卖墨的行为 ,那就是 对外 打着卖古代墨汁的旗号,而 内里却拿着今天的不好的墨出卖, 这么做可以吗? 在说, 我的墨虽然卖不出去, 可是看我的箱子中, 那些黑黝黝的墨汁还在, 我有什么可悲伤的呢? ”那乡客 听到这些话后说:“ 我们这类人 吟诵着圣人的言论, 嘴里充满着高尚的品德,仅仅是装饰外表迎合世俗求得名誉的人,面对这位墨翁,难道不感到羞愧吗? 难道不感到羞愧吗?饰外以从俗徼⑩誉者,岂不愧是翁哉?”说完,叹息着离开了。

不合礼法的事不做,不合礼法的话不说,亲友都敬爱厚待他。 息庵翁,名叫志求,字文健,息庵是他的别号。他的先人是江西清江县人,后来到了明朝洪武年间到了苏州,就在苏州安家了。息庵翁的祖父贻令先生因为擅长书法而在吴中很有名。息庵翁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在他祖父身边磨墨,伺候祖父写字,仿着祖父的字体写字,字写得很有精神且遒劲。他祖父非常惊讶,就教授他写字的方法。息庵翁为人清廉、正直,不符合礼法规定的不说、不做,亲朋好友都特别尊敬他。

息庵翁特别喜欢看书,一旦知道别人有好的古籍善本,就马上去借阅。他把自己的小屋装饰好后独自居住,在桌上点一炉香,放一瓶水,早晚抄录借来的书籍。然而息庵翁心中有雄心壮志,为自己不能及时有所作为而感到羞耻,听到秋风就不禁为这萧瑟所感染,马上扔掉笔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等心情平复后却又继续抄书,最后也只是在家中郁郁不得志,他在雍正四年去世,被安葬在黄山。息庵翁由一个儿子、三个女儿,他的子孙都很贫困,他的坟因此得不到修缮儿破败,坟周围种的树也很少,后人也很少去拜祭,但是息庵翁一生所抄录的书籍却都完好保存。

帮我翻译这几句文言文 谢谢了 只翻译这几句就行!!谢谢诶~~

《汉书·龚遂传》译文完整版

龚遂字少卿,山阳郡南平阳县人.因为通晓儒学做了官,官至昌邑国王的郎中令,侍奉国王刘贺.刘贺行为举止大多不合正道,龚遂为人忠厚,刚毅有节操,一方面对昌邑王进行规谏,一方面也批评昌邑王左右大臣,引经据义,痛陈祸福,有时甚至到了落泪的地步,正言直谏没有丝毫懈怠.当面指责国王的过错,以至昌邑王掩耳起身离开,说"郎中令太会羞辱人了",以至国中人都害怕畏忌他.王曾经长期与驾车马的奴仆和炊事人员一起饮酒作乐,随意赏赐,没有节度,龚遂进去拜见昌邑王,哭泣着用膝盖爬行,左右侍从们见此情景都禁不住流下眼泪.昌邑王说:"郎中令为什么哭 "龚遂说:"我为社稷危亡而痛惜!希望给我机会诉说我的看法." 昌邑王让手下人回避,龚遂说:"大王知道胶西王做无道之事而灭亡的原因吗 "国王说:"不知道."龚遂说:"我听说胶西王有个谀臣叫侯得,胶西王的所作所为与桀纣一样,而侯得却认为可以与尧舜相比.胶西王很喜欢他的谄谀之辞,曾经与他起居一处,只听侯得的话,以至于落到身败名裂的下场.如今大王亲近众小人,沾染上各种恶习,这是存亡的关键做在,您不可以不谨慎啊.请允许我选择一些通经术有品行的侍从郎官与您共处,平时起居多诵读诗书,熟悉礼仪,应该大有益处."国王答应了.龚遂就选举郎中张安等十人侍奉国王起居.过了一段时间,昌邑王把张安等人全都赶走了.后来赶上昭帝驾崩,因为没有子嗣,昌邑王刘贺承嗣即位,他原先的官属都征召入京.原王相安乐升迁为长乐卫尉.龚遂拜见安乐,流着泪对安乐说:"大王即位为天子,一天比一天骄奢淫逸,提意见他也不再听得进了.如今丧期还未完,每天与宠臣们饮食作乐,斗虎豹,驾着虎皮车,举着九旒旗,驰驱于道,所作所为不合礼法.古代官制比较宽容,大臣可以辞官隐退,而今天却不能辞去;如果假装疯狂又恐怕被知道,落个身死而被世人耻笑.我该怎么办啊您是陛下原先的相国,理应极力劝谏.昌邑王即位二十七天,最终因淫乱而被废黜.原昌邑群臣因犯让"大王陷于恶行不道"之罪,都被处死,因这个而被杀掉的有二百余人,只有龚遂与中尉王阳因多次正言直谏而得以免去死刑,被剃去头发服徭役。

汉宣帝即位后,过了很长时间,渤海郡及其相临地区闹饥荒,盗贼四起,太守不能制止。宣帝要选一个能胜任的人,丞相御史推荐了龚遂,皇帝任命龚遂为渤海太守。当时龚遂已七十多岁,皇帝召见时,见他身材矮小,宣帝见到后,认为龚遂并非像人们说的那样,不免对他有轻视之感。宣帝问龚遂:“渤海郡一片荒乱,我十分担忧,你准备用什么方法平息那里的盗贼,而使我不再忧虑呢?”龚遂回答:“渤海郡地处偏远,没有沾沐圣上的恩惠教化,那里的百姓为饥寒所迫,地方官不知加以救济,致使陛下的子民偷盗陛下的兵器,在池塘岸边耍弄耍弄罢了。您打算让我去剿灭他们,还是去安抚他们?”宣帝听了龚遂的回答很高兴,说:“选贤良之臣前去,本来就是想对他们进行安抚。”龚遂又说:“我听说治理不守秩序的百姓,如同理顺乱绳一样,不能着急,只能慢慢来,才会达到目的。我希望到任后,丞相御史们对我的工作暂时不要按常规加以限制,一切事要允许我见机行事。”宣帝答应了这一要求,并特别赐给龚遂黄金,还为他增派了驿车。龚遂进入渤海郡的地界后,郡府的官吏们听说新上任的太守已到任了,便派兵迎接,而龚遂让他们都回去,并命令所属的县把专管追捕盗贼的官吏都撤除。那些手拿农具的人都是良民,官吏不得对他们问罪,携带兵器的人,才属于盗贼。接着龚遂独自一人乘车来到郡府,很快郡中就安定了下来,盗贼也停止了活动。渤海郡中还有一些结伙抢劫的人,听到龚遂的教令后,便自动解散,放下了手里的兵器而拿起了锄头和镰刀。这样偷盗抢劫之事便都平息了,老百姓开始安居乐业。龚遂于是打开粮仓,把粮食借给贫民,还选任了一些好官吏对百姓实施安抚管理。

龚遂发现齐地的民俗好追求奢侈的生活,喜欢从事工商之类的末技,不重视耕种田地。于是他便以身作则,追求俭仆的生活,鼓励老百姓务农,命令每人都种一棵榆树、一百棵薤、五十棵葱、一畦韭菜,每家养两头母猪、五只鸡。老百姓有持刀带剑的,龚遂就让他们卖掉,购买耕牛,并说:“为什么不带牛佩犊呢!”于是春夏之季老百姓都要下地劳作,秋冬之季检查督促老百姓收获,鼓励人们多积蓄农副产品。(龚遂)还巡视劝勉百姓努力耕作,(自此)渤海郡内,家家有积蓄,官民都富裕起来。老百姓也就不再打官司了.

过了几年,宣帝派遣使者征召龚遂回朝,议曹姓王的年轻人,请求跟随龚遂同去。功曹认为姓王的好酒贪杯恐怕误事,不同意让他去,龚遂不忍心违背王生的意思,于是带着他一同回到了京师。王某每天饮酒,不见太守。恰巧遇到龚遂被引入宫,王生又喝醉了,从后面高声喊道:“明府且慢,我有话对你说。”龚遂回头问缘故,王生说:”天子如果问起您是怎么治理渤海的,您千万不可有过多的陈述,只说:“都是圣主的恩德,不是我的功劳。”龚遂听了他的话,去见宣帝,宣帝果然问起龚遂是怎样治理渤海的。龚遂用王生的话回答了。天子喜欢他的谦让笑着说:“您怎么用称颂长者的话来称颂我?”龚遂于是上前说:“我本来不知道这么说的,是我的议曹教给我的。”宣帝因为龚遂年老不能任公卿,于是拜为水衡都尉,议曹王生为水衡丞,以褒奖龚遂。水衡官署在上林禁苑,任务是为宫廷提供陈设物品,采购为祭祀宗庙而用的牛羊等物品,宣帝很重用他,龚遂在官任上寿终。

附原文:

龚遂字少卿,山阳南平阳人也。以明经为官,至昌邑郎中令,事王贺。贺动作多不正,遂为人忠厚,刚毅有大节,内谏争于王,外责傅相,引经义,陈祸福,至于涕泣,蹇蹇亡已。面刺王过,王至掩耳起走,曰:“郎中令善愧人。”及国中皆畏惮焉。王尝久与驺奴宰人游戏饮食,赏赐亡度。遂入见王,涕泣膝行,左右侍御皆出涕。王曰:“郎中令何为哭?”遂曰:“臣痛社稷危也!愿赐清闲竭愚。”王辟左右,遂曰:“大王知胶西王所以为无道亡乎?”王曰:“不知也。”曰:“臣闻胶西王有谀臣侯得,王所为拟于桀、纣也,得以为尧、舜也。王说其谄谀,尝与寝处,唯得所言,以至于是。今大王亲近群小,渐渍邪恶所习,存亡之机,不可不慎也。臣请选郎通经术有行义者与王起居,坐则诵《诗》、《书》,立则习礼容,宜有益。”王许之。遂乃选郎中张安等十人侍王。居数日,王皆逐去安等。久之,宫中数有妖怪,王以问遂,遂以为有大忧,宫室将空,语在《昌邑王传》。会昭帝崩,亡子,昌邑王贺嗣立,官属皆征入。王相安乐迁长乐卫尉,遂见安乐,流涕谓曰:“王立为天子,日益骄溢,谏之不复听,今哀痛未尽,日与近臣饮食作乐,斗虎豹,召皮轩,车九流,驱驰东西,所为悖道。古制宽,大臣有隐退,今去不得,阳狂恐知,身死为世戮,奈何?君,陛下故相,宜极谏争。”王即位二十七日,卒以淫乱废。昌邑群臣坐陷王于恶,不道,皆诛,死者二百余人,唯遂与中尉王阳以数谏争得减死,髡为城旦。

宣帝即位,久之,渤海左右郡岁饥,盗贼并起,二千石不能禽制。上选能治者,丞相、御史举遂可用,上以为渤海太守。时,遂年七十余,召见,形貌短小,宣帝望见,不副所闻,心内轻焉,谓遂曰:“渤海废乱,朕甚忧之。君欲何以息其盗贼,以称朕意?”遂对曰:“海濒遐远,不沾圣化,其民困于饥寒而吏不恤,故使陛下赤子盗弄陛下之兵于潢池中耳。今欲使臣胜之邪,将安之也?”上闻遂对,甚说,答曰:“选用贤良,固欲安之也。”遂曰:“臣闻治乱民犹治乱绳,不可急也;唯缓之,然后可治。臣愿丞相、御史且无拘臣以文法,得一切便宜从事。”上许焉,加赐黄金,赠遣乘传。至渤海界,郡闻新太守至,发兵以迎,遂皆遣还,移书敕属县悉罢逐捕盗贼吏。诸持锄钩田器者皆为良民,吏毋得问,持兵者乃为(盗)贼。遂单车独行至府,郡中翕然,盗贼亦皆罢。渤海又多劫略相随,闻遂教令,即时解散,弃其兵弩而持钩锄。盗贼于是悉平,民安土乐业。遂乃开仓廪假贫民,选用良吏,尉安牧养焉。

遂见齐俗奢侈,好末技,不田作,乃躬率以俭约,劝民务农桑,令口种一树榆,百本薤、五十本葱、一畦韭,家二母彘、五鸡。民有带持刀剑者,使卖剑买牛,卖刀买犊,曰:“何为带牛佩犊!”春夏不得不趋田亩,秋冬课收敛,益蓄果实菱芡。劳来循行,郡中皆有蓄积,吏民皆富实。狱讼止息。

数年,上遣使者征遂,议曹王生愿从。功曹以为王生素耆酒,亡节度,不可使。遂不忍逆,从至京师。王生日饮酒,不视太守。会遂引入宫,王生醉,从后呼,曰:“明府且慢,原有所白。”遂还问其故,王生曰:“天子即问君何以治渤海,君不可有所陈对,宜曰“皆圣主之德,非小臣之力也”。遂受其言。既至前,上果问何以治状,遂对如王生言。天子说其有让,笑曰:“君安得长者之言而称之?”遂因前曰:“臣非知此,乃臣议曹教戒臣也。”上以遂年老不任公卿,拜为水衡都尉,议曹王生为水衡丞,以褒显遂云。水衡典上林禁苑,共张官馆,为宗庙取牲,官职亲近,上甚重之,以官寿卒。

第一句:刘贺行为举止大多不合正道,龚遂为人忠厚,刚毅有节操,一方面对昌邑王进行规谏,一方面也批评昌邑王左右大臣,

第二句:原昌邑群臣因犯让"大王陷于恶行不道"之罪,都被处死,因这个而被杀掉的有二百余人.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iang.zhang@163.net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白毛湖丽水红掌拨清波-作文300字谈谈白毛浮丽水红掌拨清波

作文300字谈谈白毛浮丽水红掌拨清波 《咏鹅》相传是骆宾王在七岁时写的一首,这是一首咏物诗。这首千古流传的诗歌,没有什么深刻的思想内涵和哲理,而是以清新欢快的语言,抓住事物(鹅)的突出特征来进行 …

Optimized by WPJAM Basic